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淘汰(得罪主角,只是失败而已就悄悄的庆幸吧。)
    “到此为止了。”

    等到日向德间从恍惚之中挣脱,阿斯玛的手里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肩膀,脖子上更是被白丸的犬牙咬住,另一边的堂兄日向伊吕波在迈特凯如水连绵的狂攻下左支右拙步步后退,终于被伺机而动的犬冢獠抓住机会,一把擒拿。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日向伊吕波被擒拿,仍然挣扎不休,不断喝骂。显然两次折戟在犬冢獠在他看来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手段下,让他很难心服口服。

    没有理会日向伊吕波的叫嚣,犬冢獠双手在他身上从上到下一阵急而不乱的拍打之后,他就软趴趴的成了一条肉虫,委顿在地上只剩下一双饱满着愤怒瞪大的眼睛还能转动,身体其他部分就半点也控制不来了。

    眼见最强的堂兄被拍成了面条,软的跟烂泥一样,目能视而口不能言,同样遭擒的日向德间蠕动了几下嘴唇,似乎有什么不甘的叫嚣要冲口而出,但最终为了不落气势,只是怒目而视,闭口不言。

    敢两个人就冲击七人一狗的队伍,这是何等的自信自负,现在失败了,也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这点担当他日向德间还是有的。

    左右无非是失败了而已,同为木叶的成员,又不可能生死搏杀,下次再找机会怼回来,一尝心愿就是。只是这股失败的苦涩味道,并不那么好受。

    “学校的幻境考试只是一个资格的初步测试。这场死亡森林的考试才算是真正关乎未来。我知道你心里有恨,但你选择我作为宣泄,不觉得偏激的有失公允么?你的现在不是由我造成,我只是看到了你身上存在的事实。”

    摧枯拉朽取得了绝对的胜利,本应该是宣扬的时候,犬冢獠却有些出乎意料的跟日向德间心平气和的沟通起来。

    “恶心的胜利者炫耀啊。不过是人多而已,你有什么值得骄傲?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输人不输阵,日向德间对犬冢獠的劝说嗤之以鼻。

    “只有更坚定,更成功的走到更远方,这才是你应该选择的道路。”

    对于日向德间的鄙弃视而不见,犬冢獠淡淡的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还不明白么,你跟我的矛盾是次要的。纵然你心里有什么想法跟报复,如果在这里就被淘汰,不能够成为忍者的话,纵然心比天高,脚下没有了前进的道路,也只是徒留下一腔怨愤而已了吧。”

    “闭嘴啊,你这个家伙。我绝不会倒在这里,也绝不会原谅你,更不会帮你!你这个混蛋!”

    日向德间读懂了犬冢獠的心思,但偏激的骄傲不允许他向犬冢獠做出妥协,即使局面无力为继也不弱分毫。

    “那就没有办了。死亡森林是一场严苛的残酷考验,既然不能说服你合作,也就只能请你停在这里了。期望日向的荣耀依然高照。”

    不管是否偏执,日向德间不肯妥协的态度毋庸置疑的坚定,犬冢獠没有更多的时间继续在这里消耗。之前的战斗动静不小,肯定已经引起了注意,他们需要快些离开,否则很可能会陷入到围攻之中。

    伸手拍在日向德间的额头,犬冢獠的查克拉喷吐而出。

    随着这一掌,日向德间眼中的愤怒猛然炽烈之后陷入一片散乱,顺着放开了嘴巴的白丸颓倒在地,已然晕厥了过去。

    “拿上他们的卷轴,我么走。”

    没有过多的言语,迅速的搜集卷轴,七人一狗将日向德间两人抛下,干脆利落的离开。

    “白丸,寻找日向孝的气息,带我们过去。”

    “呜嗷。”

    离开战斗现场一段遥远的距离之后,犬冢獠忽然开始吩咐白丸。

    “獠,这场考试很严苛吗?居然需要跟日向家的协作?”

    看犬冢獠对日向有点不依不挠的意思,阿斯玛不禁疑惑。

    “死亡森林太大,但人太少了。大蛇丸大人给出的信息很残缺,但重点已经出来了,需要集齐所有颜色的卷轴才具备通关的资格。能够通过第一关考核的学生估计只有不到两百人,甚至可能只有一百人。或许有人不止一个卷轴,但掌握在考生手上的卷轴绝对不会超过三百,即使按照每个颜色最平均的计算,最终能够集齐卷轴获取通关资格的也只有六分之一,不到五十人,而我们现在有七个人,所以不能不早作打算。”

    跟着白丸不停的在丛林中折转前进,犬冢獠将自己的分析娓娓道来。

    “即使我的推断有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而是以忍者小队为单位,也需要四个人拥有一套卷轴,而我们至少需要两套。“

    ”如果我们分开行动的话,到是有可能在五天时间内集齐卷轴。但是,能够通过第一关的考验来到这里就不可能有太傻的笨蛋,等他们认识了形式之后,自然不会再单独行动,这样我们分开之后个人的淘汰几率就会大大增加。所以我不建议分开。”

    “既然我们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团队,而我现在执行着首领的权利,就有义务不允许团队中的任何一个人被淘汰。因此,我们需要白眼的力量,而且我也有信心得到白眼的帮助。”

    犬冢獠的声音清清淡淡,却满含着坚定。既然享受了首领的权利,就要担负起相应的职责。虽然心里有多种多样的算计,可阴谋诡计却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做事情可以隐忍,可以筹谋,可以稳扎稳打,但一定要堂堂正正。

    “首领吗。”

    看着前头带领队伍跟着白丸前进的犬冢獠,夕日红微不可查的呢喃起来。

    最早的时候,只是出于对阿斯玛的了解和信任,所以才愿意跟阿斯玛一起听从犬冢獠这个平日在班级中平平凡凡,以不专心修习家传秘术,异想天开的去学习属性忍术,别样的特立独行而有一些关注度的同学的建议。

    直到这一路考试走下来,到现在,亲口听到犬冢獠堂而皇之的将首领的权责握在手中,本应该心里多少产生一些气愤的异议与恼怒的怀疑,但这些东西却在现实的冲击下没有了产生的土壤。

    看着犬冢獠那份谨慎中洋溢着的笃定般自信,从小独立的夕日红小小的心思中泛起了缕缕波澜——从来没有发现,特立独行又寡言少语,跟谁都淡淡的相处,一直都跟耀眼无关的犬冢獠,此时此刻仿佛正在闪耀着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