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通过(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吶孩子,你们还差的远呢!)
    静音小心翼翼的跟着阿斯玛,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惊慌之后的敏感,随时都保持着对周围一切环境变化的最强戒心。

    阿斯玛稳健的与白丸分别走在静音的前后,将最好的保护给予了静音,口中的千本已经挪到了嘴唇正中,处于随时可以发射攻击的状态。

    他有些想要安慰受惊过度的静音,但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加上之前幻境幻术发动,变化成不知火玄间与夕日红的木人在静音放下了戒备的热情中骤然发难,差点将静音杀死的变故,让阿斯玛此刻除了跟白丸严防死守之外,没有更多的精力再去考虑说些什么样的安慰语言。

    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白丸忽然出现保护了静音,这个时候他们一行人中恐怕已经出现淘汰人员了。

    没能保护好静音的谴责也让阿斯玛不能说更多,只一门心思的防备着,不允许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本来已经取得了通关凭证的他们应该选择根据卷轴的提示前往下一个考场。但已经意识到本次考试非同寻常,只是两个人的话不知道后面的考试能不能继续如此顺利。

    思及犬冢獠之前精彩的信息分析以及玄间和红的能力互补,阿斯玛跟静音商议之后,又有白丸找了上来,意思明确的要带他们去汇合犬冢獠,所以便选择滞留了下来,原路返回到了幻术结界之中,去寻找伙伴。

    只是最先出现的红与玄间忽然的突袭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呜~”

    谨慎的行进之间,走在静音前方带路并警戒的白丸忽然停了下来,回头望着一侧,发出有些迟疑的声音。

    “静音,戒备!”

    瞅见白丸迟疑的模样,阿斯玛瞬间掏出了手里剑,摆出了最高的戒备状态,将心思集中的极致。

    “终于找到了。静音,阿斯玛!”

    白丸目光注视的地方本是一片假山,然则伴随着欣喜中略带疲惫的声音,犬冢獠从假山中穿过,走了出来。

    “嗖~”

    回应犬冢獠的不是热情的迎接,而是静音毫不犹豫投掷出去的手里剑。

    惊惧未曾完全消退的静音此刻敏感异常。

    “别想再骗我了,我不会再上当了!獠才没有这种阴暗的查克拉!”

    放出的感知在第一时刻察觉到眼前犬冢獠的异样,静音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攻击。

    “看来你们也经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呢。到是我有些急切,大意了。”

    侧身躲过了迎面而来毫不客气的手里剑,感受着手里剑的破风声中带来的静音的愤怒,看着一脸疑惑的白丸将静音后续的攻击挡住,有些警惕又有些迟疑的望着自己,犬冢獠心思一转便明白了过来。

    “灵写转印之术—封禁。”

    快速的结了一个印,犬冢獠将覆盖在身,用来迷惑白眼的阴属性查克拉重新收束封印了起来,将静音他们熟知的阳属性查克拉重新释放。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恢复到正常状态,犬冢獠向白丸招了招手。

    “呜汪!”

    感知到犬冢獠忽然重新变回了熟悉的查克拉,静音跟阿斯玛还有些迟疑,毕竟之前的变故还记忆犹新,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与时俱进之后又有了新的花样变化,但白丸嗅了嗅鼻子之后,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大步跑了上去。

    “嗷呜!”

    有些兴奋的将硕大的脑袋在犬冢獠身前好好的蹭了一阵,白丸摇动了脖子上长长的柔顺白毛,从里面抖落出一卷卷轴,叼起来递给了犬冢獠。

    “这是什么?”

    看着有些邀功模样的白丸,犬冢獠伸手好好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一边询问见到白丸确认了他的身份而放下警惕靠近过来的阿斯玛跟静音。

    “下一个考场的凭证,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在教室里会随机得到。你手里的是白丸抢到的。”

    白丸确认了犬冢獠的身份,于是直接发动攻击的静音就有些不好意思,只得由阿斯玛来回答犬冢獠的问题,他说着,同样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类似的卷轴。

    “你的是蓝色的吗。静音的呢?”

    瞅见阿斯玛拿出来的卷轴是蓝色,而白丸给自己的是烟色,犬冢獠顿时留意了起来。

    “我的是白色。”

    尽管有些不好意思,但因为犬冢獠的询问,静音还是将自己的卷轴拿了出来,正是一个通体洁白的卷轴。

    “可以打开吗?”

    三个卷轴,三个不同的颜色,犬冢獠的眉头一挑,已然确定这中间另有玄机。

    “打不开,卷轴上有自毁的封印式,打开就会爆炸。白丸抢卷轴的时候,有人不甘心所以直接将卷轴打开了,然后就炸了。”

    阿斯玛说着,有点囧囧的看了眼还在邀功撒娇,享受犬冢獠抚摸的白丸。

    以前完全没有看出来,白丸会是这么暴躁的忍犬来着,即使是现在这幅模样,也完全看不出来当时冲上去强抢卷轴的凶残模样呢。

    见识过了白丸战斗时的真面目,再看现在的白丸,阿斯玛有些话憋在心里有点难受。

    “呵呵~”

    知道白丸秉性的犬冢獠只能回了阿斯玛一个干干的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回答阿斯玛更多。

    “我想我们还是先去找到凯他们吧。然后想办法将我们的卷轴全部统一成一个颜色比较好。”

    “好的,我们回来也是为了跟大家汇合。后面的考试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但光从现在来看,也不会太简单。大家在一起行动的话,也会更好。”

    阿斯玛没有再问为什么要将卷轴都统一成一个颜色。

    虽然不知道犬冢獠遇到了什么,在他们已经通关的情况下,还没有取得凭证。

    但他们依照犬冢獠之前的分析,调整好了心态,没有陷入到幻境结界中模拟的战场氛围里,很是顺利的便取得了通关的卷轴凭证,只是在后来重新回来时因为警惕松懈而被偷袭了一次。

    第一场的考试有了犬冢獠的信息分析,过得算是顺风顺水,因而也越发确信了对于犬冢獠做决断的信心。

    “那么我们就开始行动吧。白丸,首先重点寻找迈特凯的位置。”

    静音虽然沉默着,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之前发动攻击的难为情,到没有对阿斯玛跟犬冢獠达成的一致有什么反对意见,于是犬冢獠便开始吩咐白丸,首先去找因为头脑直爽,到现在都可能还没有得到卷轴的迈特凯,以免时间拖延产生不必要的意外导致阿凯被淘汰,那样的话,他们团队的体术能力可就要打折扣了。

    至于解除了查克拉迷惑之后,会被日向德间他们再次追踪的问题,已经汇合了白丸跟阿斯玛两人之后,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尽管之前的置换结界失效让犬冢獠警惕到他可能已经引起了某些不必要的关注,但现在有了帮手之后,犬冢獠有信心将之前引来的关注重新摸削,即使不能摸削,最差的状态也会将对于他真实实力的关注降到最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