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日向德间终于到达战场(你问开始了吗?不,已经结束了。)
    撞进教室之中的犬冢獠同时放出了查克拉感知,没有丝毫停顿,直冲查探到的置换结界节点,那里已经有扭曲旋涡开始出现。

    他现在还不想跟日向家的人正面交手,这不符合事先拟定好的计划。

    只是,当他踏上扭曲旋涡的时候,那种被传送的拉扯感觉并没有出现,犬冢獠心中顿时一沉。

    “随机的置换传送忽然就对我没有效果了。之前跟白丸分开的传送就很奇怪,现在可以确定了,果然是有人动手脚了。”

    看着大步跨过门扉的废墟,一身凌然走进教室的日向伊吕波,犬冢獠心思电闪,面沉如水。

    “你跑不掉的,在这双白眼之下。”

    日向伊吕波一身凌然,带着强大的自信,跃起踩着阶梯般的课桌扑向犬冢獠,双掌直取要害。

    “只是不想现在就将你淘汰而已,也太高看自己了吧,日向的。”

    日向伊吕波合身扑来,凌然中满含坚毅。确认已经无法避免战斗的犬冢獠没有慌乱,飞起一脚将身前的椅子踹了出去。

    “嘭~”

    挥掌之间将飞来的椅子劈碎,但只是这片刻的阻碍,犬冢獠已经从容的闪开了日向伊吕波的攻击,四肢并用,仿若野兽一般直接爬上了天花板。

    视线因为拍碎座椅的碎片遮断了片刻,等日向伊吕波在这转瞬的遮眼之后再看前方,已经失去了犬冢獠的踪迹,难免产生了瞬间的迟滞。

    便就是这么瞬息之间的变化,产生了他难以预料的后果。

    “拟兽忍法—蹴杀!”

    犬冢獠从天而降,手握虎爪,在日向伊吕波重新锁定他的身影的同时,已经将秘术锐化成尖爪的五指扣在了日向伊吕波的脖颈之上。

    “结束了。”

    电光火石之间,一场战斗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了。

    “不,结束的应该是你!你已经陷入了我的领域之中!”

    要害被制,日向伊吕波却没有就此罢休,绷紧的冷峻面容上反倒漏出了一丝冷然的笑容。

    “你应该一直逃下去才是对的。八卦六十四掌!”

    日向伊吕波的自信此刻沸腾,达到了巅峰,一切都已经胜券在握。没有人能够逃脱日向的八卦领域!

    只是,气势如虹,嘴炮暴烈,日向伊吕波却只有眼神跟脸上的表情响应了他的信心,五官协动着招展出鄙弃一般的骄傲蔑视,可实际上别说六十四掌,便连一掌也没有打出去,八卦的架势都没能够摆出来。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上一刻被犬冢獠制住的模样。

    “自信是好的。但自大就很不好了。日向家的,看来你的才能也就只能支撑你到这里了。”

    犬冢獠好整以暇的将扣着日向伊吕波的手收了回来,伴随他的手离开日向伊吕波的脖颈,五指之间有一抹绿色的查克拉光泽被拉扯了出来,在空中闪耀了几下之后消失。

    “怎么可能?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了,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家伙,可恶!”

    前一刻还在志得意满,此刻却愕然之后悚然发觉除了五官表情,从犬冢獠触及的脖颈一下身躯已然不再能够控制,明明还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存在,但事实上却连转动一下脖子都不行。

    日向伊吕波震愕,惶恐,哪里还有半点自信的意气风发,满心之外,唯一能做的便是将白眼的能力竭尽全力的维持,借助着血继限界的视野,将愤然中含着不安的目光死死落在犬冢獠的脸上,仿佛是要用目光将犬冢獠格杀,有似乎是想要从犬冢獠的表情之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像你这么自信的人,恐怕从来都没想过去了解一下木叶医院的必备忍术吧。别紧张,日向可是木叶顶级的豪门,我可不敢对你乱来呢。只不过是简单的截断了你脖子上的控制神经而已,很快就会好的。”

    犬冢獠拍了拍日向伊吕波的肩膀,好像是抚慰他的不安与恐慌,没有一点因为轻而易举取得胜利的高傲。

    “感谢日向名门的荣耀和三代目的关注吧。”

    留给不甘的日向伊吕波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犬冢獠拍了拍衣服,将身上的灰尘抖落,这才好整以暇的准备再次离开。

    “犬冢獠,找到你了,来堂堂正正的战斗一场吧!”

    伴随着一声怒吼,已经坍塌成废墟的房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裹挟,劈头盖脸向犬冢獠砸来。

    紧随其后的是夺门而入的日向德间,他愤怒的心气像是火一般在燃烧着。

    “德间小心,他会切断控制神经!”

    依然开着白眼的日向伊吕波看见日向德间出现,欣喜之余首先想到的便是大声提醒,将关于犬冢獠的情报分享了过去。

    “又来了一个吗。真是麻烦。”

    兜头盖下的门扉残骸夹着呼啸,偌大的笼罩范围让犬冢獠几乎没有什么躲避的空间,看见不依不挠,一副誓不罢休模样的提掌大步奔来的日向德间,犬冢獠心里多少泛起一些无奈腻歪的同时,下定决心不再跟他们纠缠。

    必须快点去跟白丸汇合才可以,否则孤身一人不停的被日向家的人纠缠,时间越长暴露的可能就越大,这完全不附和他的筹划。

    “风遁—烈风掌!”

    “呼——”

    犬冢獠的手萦绕着浓郁的查克拉,猛然向着前方兜头而来的大堆残骸挥去,呼啸的烈风随着手臂挥动凭空产生,将前方的飞来的残骸瞬间笼罩。

    本向着犬冢獠激射而去的残骸只抵挡了片刻,旋即统统被呼啸的大风裹挟了去,反向迎着日向德间盖了过去。

    一心想要快些离开的犬冢獠便嫌这样还不够,回身一个箭步蹿出,在日向伊吕波惊呼声中一把将之捋起,抡臂甩向了日向德间,脚下不做半点停留,用力一跃,撞开教室的窗户闪身而去。

    “卑鄙的家伙,你就只会逃跑吗!混蛋~”

    残骸溅落的吵杂里,日向德间不甘的咆哮滚滚而出,震动着整个学校,只可惜丝毫不能挽留犬冢獠离开的步伐。

    有着成熟心态的犬冢獠不会因为日向德间这样一点点不成气候的嘲讽就停步不前。他现在要放对的是木叶的忍者之暗志村团藏,要在取得三代目等人关注,得到前往战场的保障之余,不引发多余的觊觎才是目的。

    面对木叶的忍者之暗,即使不能力敌也要智取,至于日向德间等人的纠缠,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何须在意。等汇合了白丸跟阿斯玛他们,有的是方式方法解决这徒增厌烦的纠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