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日向德间依然没有赶到战场(为什么还没来?还讲不讲规矩啦!)
    “哗啦~”

    从扭曲的幻境之中跳出,白丸健壮的四肢粗一落定,脚下就是一阵滑落,大片的残碎木头从堆积的陡峭处滑落下去,让白丸不得不紧急中再次跃起,四下观望之后选了一片稳妥的地点驮着犬冢獠再次落定脚步。

    放眼去看,四周一片破败,偌大的空旷场地上堆满了已经残破报废,无法再度使用的木偶人,其中包括了先前被犬冢獠突袭杀死的静音等几人,此刻失去了必要的幻术加持,也漏出了本身的面目,堆进了大片的残骸之中,成了这破败景色的组成部分。

    这里似乎是专门用来处理被破坏的木偶人的场所。

    “白丸,还能找到阿斯玛他们吗?”

    没有去在意这些残破木偶,对布置在学校的幻术与结界已经基本看破的犬冢獠已经可以无视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问题,他需要的是重新找到被置换结界分散开的伙伴,在日向德间找到他之前。

    犬冢獠不是很想跟日向德间来一场争锋相对的战斗,那样会暴露太多自身的信息,目前只想将自己打造成智者的犬冢獠不想被别人知晓更多关于他的虚实。

    三代目如此关注并重视的毕业考试,犬冢獠没有理由相信围绕在三代目身边像是食腐豺狼,不放过任何可趁之机的团藏会不关注,所以尽量要降低自身的存在感,一直到拥有了拒绝的实力的时候就不用再这样耗费精力的装成猪了。

    “呜,嗷~”

    白丸低头四下嗅了嗅鼻子,冲略微有些急切的犬冢獠点了点头。

    “找到了吗,很好,我们这就过去跟他们汇……”

    得到白丸肯定的答复,犬冢獠眉头一展,看来虽然布置下来的幻术跟结界很是浩大,但实际上却只是片面的强化了精神针对跟战场氛围模拟,并没有真的像战场一样全面施加限制,白丸的鼻子依然能够通过空气中的气味找到阿斯玛等人,只是没等犬冢獠的话说完,他跟白丸之间忽然有出现了一个扭曲的旋涡,将他们直接扯了进去。

    “该死,空间置换不是固定,而是随机产生的吗?这次再不能和白丸分开了!”

    暗恼大意的同时,在扭曲置换的结界发动关头,犬冢獠最后努力伸手向白丸的方向抓了过去。

    远在火影办公楼的某个密室里,空旷的大厅四周成凹字型摆着三排桌子,此刻正由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端坐上首,左右两侧的长桌上分别以志村团藏和水户门炎为首,坐着奈良鹿久,纲手和自来也。

    凹字桌椅的正中空地上,摆放着一个类似棋盘的八角形祭坛,祭坛每个对应的角落都坐着一个结印的结界班忍者,正在维持并操控着这个祭坛。

    此时的祭坛上,仿佛三维投影一样,将整个忍者学校都等比例缩小下来,整个的反应了出来。

    “这么有意思的孩子,你们还是分开吧。”

    当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观察投影上反应的实时情况的时候,大蛇丸忽然走到了祭坛之前,双手中放射出查克拉,深入了投影中的某个节点猛然一抹。

    “这么有意思的孩子,你们还是分开吧。”

    暗哑的声音中有着病态般的兴奋,仿佛是恶鬼看到了什么感兴趣的小东西,忍不住就要去拨弄一下。大蛇丸蛇一样的黄瞳中闪烁过一点光芒,针尖般的散发开去。

    “你在乱搞什么大蛇丸!”

    没有等上首的三代目出声,三忍一体的纲手已经抢先出声,对大蛇丸忽然的作为予以呵斥。

    虽然不满大蛇丸在高层及重要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胡乱作为,但多年并肩的深厚感情还是让先后失去了弟弟跟恋人,正处于低沉的暴躁的敏感时期的纲手选择了抢先指责这样的袒护。

    失去了弟弟这个唯一的亲人,又没能救回相知相爱的恋人,因为战争饱经创伤的纲手暴躁着,消沉着,敏感而脆弱着,不想再看到任何自己在意的人有什么差错。

    “呵呵,不要紧张啊纲手。只是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孩子。”

    面对纲手表面呵斥,实际上却是回护的指责,大蛇丸只是笑了笑,伸舌头舔了舔唇角,没有争辩更多,在三代目出声之前,老实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面对着纲手坐了下来。

    “哦,大蛇丸看到了什么值得在意的孩子了吗?老夫到是比较在意那几个日向家的孩子,没有留意到呢。可否跟老夫说说,是哪一个孩子让你这么感兴趣吗。”

    人在中年,却把自己包扎的像个垂死之辈的团藏低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将三代目本要出口圆场的话再次打断。

    “大蛇丸!”

    见团藏突然出声询问,本就对他没有多少好感,甚至是恶感满满的纲手不自禁的就再度出声叫了大蛇丸的名字,摆明了是不想让大蛇丸给团藏方便。

    “呵呵呵~”

    大蛇丸仿佛是听进了纲手语气中的告诫,又似乎是装作没有听到团藏的询问,只是漏出招牌般叫人感觉阴森的笑,没有对两人做任何回应。

    “好了,都好好观察,将合适的学生都挑出来。叫你们从前线秘密撤回来就不要浪费时间,都安静。”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混乱,三代敲了敲桌子,将矛盾的苗头镇压了下去。

    见三代发话,团藏也不再准备追问,大蛇丸收了笑声,密室之中再度恢复了寂静,只剩下一双双目光紧盯着祭坛上的投影,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心思徘徊。

    “该死。”

    眼前的扭曲消失,犬冢獠手中只抓到了寥寥几根白丸身上的长毛,神色凝沉的出现在了学校的走廊上。

    最终他还是没能跟白丸待在一起。

    暗恼了一声,事已至此,犬冢獠没有让更多的急切填充心灵,默默将手中的狗毛收了起来,期望白丸能够循着狗毛跟他的味道尽管寻找过来的同时,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悠长的走廊里,透过玻璃投射在地上的阳光没有温暖,无所不在的压抑如同溺水般将人包裹着,寂静的仿佛声音已经死去,一切都很不友好。

    “碰~”

    毫无征兆的,犬冢獠猛然跳了起来,整个人合身撞开了一侧教室的大门跌了进去。

    “八卦——三十二掌!”

    紧随而来的是原先犬冢獠驻足的走廊墙壁轰然爆裂来,日向伊吕波带着一身煞气,轰然破墙而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