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日向德间正在赶往战场
    “所以,综上所述,本次由三代目火影大人亲自关注,乃至亲自布置的毕业考核将由转寝小春长老全权负责,核心主旨是为了选拔符合能够即刻踏上战场的人员。”

    掷地有声,笃定非常的简述完了最终的总结,不去管沉思的众人,犬冢獠也不给反问的机会,直接解除了忍术。

    既然已经将想要述说的事情交代清楚,犬冢獠便不想再继续无谓的消耗查克拉。

    至于其他的例如疑问什么的,完全可以去到外面之后继续讲,没有必要持续无所谓的消耗。毕竟这场考试中需要用到查克拉的地方还很多。

    笼罩的幻术与结界之下的学校一切如旧,耳边还能听到白丸之前吼叫的余音。犬冢獠在空间里面说了那么大一段话,但实际上的时间却真的如同他所说的,不过是短短的一个瞬间而已。

    尽管不是很清楚术的原理,除了消耗巨大之外,也没能从犬冢獠口中得到更多详细的信息,但无疑,这是个很厉害的术。尤其是,这个术还是犬冢獠自己研发的,这就很了不起了。

    能够在这种年龄独自研发出全新的忍术,纵然是整个木叶的历史上也是寥寥无几。

    不过,经过犬冢獠的剖析后,大家都陷入了沉思,即便意识从空间之中回归,眼见景色骤然置换之下,也没有将这沉思打断,也就更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再关注犬冢獠的这个忍术了。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通过了毕业考试,接下来就是直接分配指导老师然后上战场了,是吗?”

    静静的听犬冢獠一口气将所有的分析说完,久久才回过神来的静音来不及钦佩,更多的反倒是忽然浓郁起来的担忧。

    虽然选择成为了一位忍者,但当真的一毕业就要面对战争这种残酷的事实的时候,恬淡的静音依然不能免于发自真心的恐慌。

    战争啊,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真的将要面对的时候,还是觉得猝不及防,有些慌乱恐惧在不停的蔓延着。

    汪汪的眼睛闪着光,定定的凝视着犬冢獠,静音的脸上布满了挣扎,渴望着从犬冢獠哪里得到一些抚慰。

    听罢静音的话,阿斯玛他们也终于从沉思中拔了出来,毕业考试的最终目的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不过是怎么准备和应对的事情。只是想到毕业之后将要面对的战争,刚刚解开突然袭击般的考试目的的喜悦心情忽然的就沉重了起来。

    战争啊…

    “想那么多是没有用的。战争已经来了。”

    犬冢獠看上去依然很淡薄,仿佛战争的沉重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即便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体验过战争的味道。

    “啊獠…”

    看见犬冢獠淡薄到有些冷酷的模样对待静音的担忧,阿斯玛觉得有些不妥,出声想要说些什么。

    “而且,我认识的静音才不会因为这种已经注定的事情无谓的烦恼。”

    犬冢獠没有给阿斯玛插嘴的机会,话语声尚在耳边回响,他已经骤然挥手抹过了静音细嫩的脖颈。

    “嘶~”

    一片错愕之中,破开的咽喉喷溅出鲜血,静音不敢置信的眼睛瞪大着,整个人都凝固了。

    “獠你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一片惊愕之中,神经最为粗壮的迈特凯最先反应过来,双手抱头,发出凄厉的嚎叫!

    “无法接受吗?情绪到是模拟的很完美呢。你们也都去陪她吧!白丸。”

    随手收回了手中的苦无,犬冢獠仿佛是真的疯了,携手白丸发动了必杀的秘术。

    “忍法——通牙之术!”

    狂暴的龙卷轰然横扫而过,在地上留下一道狰狞的凹痕,将学校的大门整个崩塌。

    “怎么,你不动手吗?”

    等一切尘埃落定,白丸紧贴着犬冢獠身前,呲着白玉一般的牙齿,紧盯着除了犬冢獠以外仅剩的那个站立着的人影。

    碍眼的烟尘之中,隐约的还能看得出来那个除了犬冢獠之外,第二个站立着,跟他对峙的身影是阿斯玛的模样,但却从神情举止中看不到半点阿斯玛的影子。

    “我不会对你出手的。你的对手是德间。”

    吐掉了叼着的千本,在说话的时刻伴随着一阵扭曲,阿斯玛的模样被一个白眼的日向家静秀的孩子取代。

    “日向德间啊。”

    烟尘落定,犬冢獠站在一片狼藉之中,听了对面日向家孩子的话,有些饶有兴致起来。

    “那么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叫犬冢獠。”

    “日向孝。”

    “日向孝吗。谢谢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虽然是敌对关系,但看上去日向孝并非不好沟通,于是犬冢獠有些得寸进尺的又想要知道更多。

    然而不出所料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日向孝的白眼已经打开,只站在那里,静静的盯着,没有动手的意思,也没有再交流的倾向。

    见日向孝不声不响,只是做着看守一般的戒备,似乎是不想让他离开这里,好像就是要守着他,一直等待日向德间到来。完全不担心周围的幻术影响和结界阻隔。

    “白眼还真是好用的血继限界。连s级的幻术加上结界都不能迷惑视线。这对在场的其他考生来说,真是个不小的打击。”

    一阵沉默的对峙,犬冢獠展颜漏出了笑容。尽管日向孝没有回答他的疑问,但这一阵的观察跟回忆依然让他看穿了问题所在。

    正如犬冢獠所说,结界对白眼来说效果太弱,几乎相当于不存在阻碍,而精神幻术对精通穴道控制的日向家来说,直接就是处于免疫等级之下,完全没有影响。

    到不是s级的幻术对日向家来说太弱,只是目前这个幻术之所以被鉴定为s级,是因为它的范围及叠加的数量,从质量方面来讲,根本达不到影响白眼的等级。有这样的优势,日向孝才敢做出一副无视周边的困守作态。

    日向孝开着他的白眼,除了开始的两句话,没有再跟犬冢獠又任何交流,让犬冢獠的话都变得像是自言自语,有些无趣。

    对峙之中,地面的狼藉悄然开始扭曲,犬冢獠拍了拍白丸,让她取消了戒备。

    “已经陪你等的够久了,日向德间还没有赶过来,我就不陪你浪费时间了,我们下场考试见吧。”

    言罢,犬冢獠带着白丸横移了几步,站定在狼藉扭曲的中心。

    “你走不了的。在这里,你走不出白眼的监视!”

    日向孝终于开口说了两人见面之后的第三句话,语气之中满含着的都是强大的自信。

    “再见!”

    犬冢獠没有反驳争辩,只是轻轻挥了挥手,仿佛告别,然后随着扭曲的狼藉瞬间消失。

    “嗯?”

    骤然没有了犬冢獠的身影,日向孝脸色一变,猛然跑到了已经恢复原样的扭曲中心,却只见到一片平坦,哪里还有半点犬冢獠的影子。便连地上的木屑残骸,地面凹痕,静音等人的尸体都一并没了踪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