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智慧(天国的大门已经打开,看,那智慧的光芒啊,亮瞎了!)
    副标题之二本章主旨:才不要智商不到五十的主角呢!(我也想开脑残光环啊,可是我的眼睛不允许啊啊啊~残念!)

    经过犬冢獠的一番引导性分析,解开了眼前难题关键所在,包括迈特凯在内都变得跃跃欲试起来,颇有一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既然确定笼罩在整个学校的s级幻术不可能出现内心所顾忌的问题,那么抢先进去争取一个好的排位,继而争取到好的成绩不就是理所应当的了吗。

    可惜已经经过慎之又慎权衡利弊,早早在出门的时候就对此次毕业考核有了全面计划的犬冢獠又怎么可能轻巧的放过这个刷存在的机会。

    既然决定了要展现别具一格出类拔萃的智慧,将自己塑造成本届之中首屈一指的智囊,就要全力以赴好好的去执行。一如他在父母牺牲之后毅然决定成为一个忍者之时到今天为止一刻不馁的做的那样。

    “阿斯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就在大家重新恢复了信心,放下顾虑,准备一鼓作气的时候,犬冢獠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兜头盖脸的浇了下来。

    “什么?还有什么问题吗,獠君?”

    优秀少年阿斯玛先是明显的迷惑,旋即思考后完全没有头绪,感觉再次被自己给鱼唇到了,于是就有些不高兴的瞪着犬冢獠。

    阿斯玛明显带着恼意的眼神很明确的表达了他此时内心的声音,“如果不给我一个说个过去的答案。让我两次在小伙伴面前出丑的家伙你给我等着!”

    “好吧,好吧,了解了,你们这些凡人的智慧。”

    明确的通过目光接收到了阿斯玛的心意,犬冢獠有些无奈。

    果然不能用惯性的思维来考虑事情,由于有着穿越自带记忆的关系,总是很自然而然的将阿斯玛他们带入成年之后,也就是太子鸣人活跃的年代里阿斯玛他们已经成熟的阶段之中。

    这样一来,自然就忽略了现在的阿斯玛他们还都只是刚过了玩忍者游戏,两只脚才刚刚踏进了贪吃零食的年龄而已。都只不过是小鬼罢了,怎么可能都能跟得上他新瓶装旧酒的思维。

    “看你们刚才的表现,已经找到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但是,阿斯玛,我不是还问了关于长老们的问题吗,你还没有回答我。”

    虽然没有听懂犬冢獠凡人的智慧这种意境高远的嘲讽,但并不妨碍阿斯玛将目光中的恼怒加大加粗,可惜在阿斯玛酝酿足够,即将爆发的最后时刻,犬冢獠明确了他的问题,没有给他将要来到的爆发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这个吗?你一说到确实值得在意,在考试临近的这一段时间,小春长老确实比平常到家里来的频率要高出不少。但这跟我们现在的考试有什么关系吗?”

    犬冢獠言之有物,陷入了一阵思索回忆的阿斯玛便就忘记了先前的恼怒,毕竟从本质上来讲,他是个豁达的优秀少年,不然也不会变成日后那个络腮胡子沧桑的大叔,静下来之后弥漫在每一个毛孔里面的都是淡然的懒散。

    只是阿斯玛这次确实有些不明白犬冢獠问这些问题目的是什么,完全想不到跟眼前考试有什么隐藏的,却必不可少的关联所在。

    “是的,有关联,而且关联还很大。时间不早了,我们进去吧,边走边说。”

    犬冢獠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但他却并不想再继续在目前的场合做更深入的分析,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回头招呼阿斯玛一行,大步往校门里面走去。

    得到了阿斯玛肯定的答复,犬冢獠已经多少洞悉了三代目此次说得上大动干戈,不惜出动s级幻术来弄整一场毕业考试的真正目的。所以,不能再继续在公开场合做讲解。

    忍者的耳目何其敏锐,像之前的那个问题,虽然只是他们几个人在小声交流,但依然不能避免被其他人听了去。就在犬冢獠向阿斯玛确认第二个问题的短短片刻的间隙,就已经有十几个不认识的其他班级学生抢险跑进了校门去了。

    甚至有不少人在跨进校门的同时还回头送给犬冢獠一个充满着鄙视跟敌意的挑衅笑容,仿佛是在为自己的捷足先登欢呼,继而狠狠的报复犬冢獠使用盘外招的不道德行为。

    犬冢獠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有人急着去做炮灰,非亲非故的,而且明明是偷听之后得到的信息,能够让他们的信心继续支持他们走下去,而非裹足不前。不知道感激就罢了,有点羞耻的话,悄悄的进村就好,却不知死活的偏偏要挑衅,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好走不送!

    真以为三代目弄这么大阵仗,连s级的幻术都出动了,真的就那么简简单单的能够通过了?

    何况,从始至终,犬冢獠只是默认了不知火玄间给出的解释,但实际上并没有亲口承认任何东西。

    真的当s级的术是什么简简单单的阿猫阿狗么?哪怕只是幻术,到了s级那也是一种超脱了,怎么可能简单的起来。

    犬冢獠一行六人一狗,在汇集在门口的学生们的注视下,悄然的跨进了学校大门。

    进入校门的瞬间,扑面迎来一股森凉,仿佛是忽然进入了极致气候一般,让猝不及防的肌肤密密麻麻的泛起了鸡皮疙瘩。

    即便早有准备的犬冢獠一行人依然没能够幸免,尤其是是犬冢獠,暗自戒备之下,仍是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恶寒冲击的头晕目眩,暗暗压下了腹中翻涌的呕吐感,这才开始打量起周围来。

    阿斯玛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即便是最为粗神经的阿凯也是一阵脸色变换才缓过气来。仍旧结着解除幻术虎印的夕日红更是脸色一片煞白,显然是不服气的她想要跟这个鉴定为s级的幻术争锋一番却吃了暗亏。

    “都停下来。红也别试着破解这个幻术了。三代大人既然会将这个术光明正大的布置在学校,自然考虑过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突破它。来,说说你的感觉吧红,亲自进来体验了一番,有没有察觉到什么?比如夕日真红前辈的气息。”

    通过周围环境确认了幻术的一些表面特性,确实是不同时间进入的人不会相互之间见面,四下里只有他们六人一狗,犬冢獠才不疾不徐的宽慰过红,又问了一个让大家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完全没有父亲的气息。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很混杂,好像不是一个人的查克拉,而且也不全是幻术查克拉,不然也不会直接把我的查克拉反弹回来了。”

    虽然不明白犬冢獠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平复下来的红还是基于先前犬冢獠的表现,很详细的将自己的感受讲了出来。

    “不是一个人的查克拉吗?了解了。”

    嘴上说的了解,但犬冢獠的眉头却在大家相见之后第一次凝了起来,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贯通的思维节点。

    阿斯玛本还想要继续询问之前未完,关于小春长老的问题,但见犬冢獠凝眉沉思的模样,悄悄将疑问压了下来去,跟其他人一起,静静等待起来。

    不知不觉之间,犬冢獠似乎已经得到了一行人的领导权。

    “对了,这个幻术有很明显的针对精神的作用。”

    就在一片沉默的安静之中,夕日红忽然想起了一点刚才未能细细体察出来的重点。

    “针对精神吗?这下就对了!”

    感受着仍然没有静止下去的呕吐感,犬冢獠剧烈活动的思维豁然贯通起来,一抹笑容悄然爬上了唇角。

    “我已经看破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