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分析(你们这群渣渣闪开,看我展现智慧之光!)
    犬冢獠领着白丸来到学校时,学校门口已经聚集起了一堆学生。

    他们窃窃私语,神情凝重,似乎遇到了什么艰难的事情。

    “是獠啊,你来了。”

    最先看到犬冢獠的是心思细腻的阿斯玛,于是首先迎上来打了招呼。

    只是阿斯玛的神色看上去不是很好。一改往日的沉稳自信,眉头颦蹙着,就连嘴里叼着的千本也被拨到了嘴角,紧紧的咬着。

    “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了吗?”

    看到阿斯玛一改平日的模样,犬冢獠心下微微一动,目光悄然的扫过校门周遭,只见所有人全然一副凝重模样,略微思索便有了眉目,不动声色的询问起来。

    虽然早就料到这次的毕业考核不那么简单,但目前初初接触的体验貌似会比不简单更不简单的样子。

    如此看来,原先做好的决定似乎会变得很顺利了。

    “你也来看看吧,红说现在整个学校都被幻术笼罩了。”

    阿斯玛让开了道路,示意犬冢獠先自己了解一下现场的具体情况。

    “整个学校吗!”

    犬冢獠抓住了重点,沉吟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顺着阿斯玛让开的道路,几步走到学校门前,悄然放出查克拉去感受,果不其然,整个学校看上去,朝阳照映,风吹叶动的,一切如常,然而这一切却都是假象,隐约的顺着查克拉传来一股异常的阴冷感觉,冻的手臂肌肤骤然起了鸡皮疙瘩。

    “感觉到了么,獠君。很不简单的幻术,我在父亲那里听到过。这种感觉,是最高等级s级的强大幻术,但具体到底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幻术我完全看不出来。”

    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一头诱人长发的夕日红,家学渊源之下,作为本届学生之中公认的幻术首席,悄声向着犬冢獠解释着已知的信息,大眼睛上秀气的柳叶眉皱成了大大的八字。

    小时候的红意外的很可爱啊,尤其是皱眉头的时候很是有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看上去更是可爱的有点犯规了。

    收回探知的查克拉,扫眼望见夕日红愁眉不展的揪心小模样,犬冢獠有种眼前一亮的惊艳感觉。

    旋即,犬冢獠微微瞥了一眼跟在红旁边,同样皱眉的叼千本优秀少年阿斯玛,想到日后那副络腮胡子的烟鬼模样,忽然觉得,鲜花插牛粪貌似很有道理。

    就是感觉有些替红惋惜不值就是了。络腮胡子烟枪是个短命鬼,甚至没给能够给红一个温馨的家庭就留下了个遗腹女英勇殉职。

    不过这都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现在他们都还只是孩子而已。何况,眼下的场合也不适合说这些东西。

    因而这般的念头,不过是一闪而过。

    “红的总结没有错。这个幻术确实是s级。”

    抛掉不合时宜的念头,犬冢獠领着白丸走进了阿斯玛一行人的小群体之中。看着面含担忧的静音,沉着思考的不知火玄间,以及最后一个一副跃跃欲试样子的体术专家迈特凯,轻声附和肯定了红的观点。

    “啊獠也是这么说嘛。嘛,看来还是要直接勇往直前的冲进去才对呀!男子汉就要勇于面对一切挑战,接下来就看我……”

    重重整理了一下脖子围着的红巾,热血已经止不住沸腾起来的迈特凯摆开架势就要埋头直接冲进去,不想旁边的不知火玄间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凯,安静一点,不要总是那么冲动,好好听獠把话说完。”

    头脑冷静的不知火玄间制止了迈特凯的无脑蛮干,他听出了犬冢獠话中的意犹未尽。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集体里面除了唯一列外的迈特凯,脑子都是正常在线,甚至还略微偏向聪明的人,经不知火玄间一提醒,转换过脑筋来之后都将目光聚集向了犬冢獠。

    “阿斯玛,我有一点问题想问你。”

    目光聚焦的中心处,犬冢獠没有急着回应这份殷切,反倒回身询问起了阿斯玛。

    “啊?獠是看出了什么吗?你想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

    阿斯玛被突然的询问弄的略微一愣,有些不明白有什么东西是自己遗漏了,却让犬冢獠发现。不过还是很豁达的表示知无不言。

    “这个问题可能对其他学生来说有点犯规。不过这也是我们的优势。阿斯玛,三代目大人对本届的毕业考试很关注吧?临近考试的这段时间,几位长老出入你家次数多吗?”

    先是稍稍感叹,犬冢獠忽然问了两个看起来跟眼前毫无干系的问题。

    “嗯?!”

    等犬冢獠的问题说完,阿斯玛先是迷惑不解,不知道为什么犬冢獠忽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但着迷惑只是短短的瞬间,转眼的片刻之后他目光骤然发亮,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

    啪的轻拍了一下巴掌,阿斯玛愁眉尽展。

    “原来是这样。”

    “明白了。”

    “嗯嗯!”

    紧随其后,之前还对犬冢獠这个质疑自己幻术能力的家伙有稍稍不满的夕日红,以及冷静的不知火玄间和恬淡的加藤静音都恍悟过来。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啊?你们有说什么吗?为什么忽然都一副什么都懂了的样子啊?”

    唯独一向热血沸腾,活力无限的迈特凯看着周围的小伙伴们的表现,迷惑更深乃至急切起来。头脑简单如他,这一刻也感觉到自己忽然就脱离了小伙伴的行列了,掉队产生的失落让他急于知道答案。

    “好了,不要急阿凯。我来告诉你吧,三代目大人对本届毕业考试非常关注的话,就不可能出现用s级幻术对付我们这些毕业生的事情了,对我们这些最多只掌握了b及忍术的毕业生来说,这可是超严重的失误来的。以三代大人多年的行事性格来分析的话,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操作失误的。虽然只是幻术,但是等级高到一定程度,即使再温和,也会出现不可逆转的严重后果的呢。”

    不知火玄间再次安抚了迈特凯,一段详实的解释之后,他看向犬冢獠的目光不自觉的多出了一丝丝钦佩。

    明明知道阿斯玛是三代目的儿子,却完全没有想到从这方面去着手搜集情报,导致他们这一群人在犬冢獠来到之前却只困守原地不得寸进,真是有些不应该。

    “原来是这样吗。原来还可以这样的。我知道了!不过啊獠,你这样真的很犯规啊,居然用这样的方法。”

    经过不知火玄间的解释,迈特凯稍作思索便豁然开朗,他的头脑简单却并不是苯,只是过于耿直而已,所以在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将使用盘外招有失公允的犬冢獠鄙视了。

    “利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方式在战斗之前收集到足够用以支撑作战计划的信息是忍者必备的基本能力,这是老师重点讲过的内容来的凯。”

    对于迈特凯这个热血笨蛋的鄙视,犬冢獠意外的表示了我不能接受,反手就一个斗转星移拍了回去。

    “呃~呃~啊哈哈哈,老师什么时候有讲过啊,完全不想不起来了啊,啊哈啊哈哈。”

    团队定位为逗哏的迈特凯很称职的完成了他今天的任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