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迥异
    天蒙蒙亮的时候,犬冢獠已经早早的收拾妥当,准备出发前往学校迎接即将到来的考试。

    端着特意调配好的食物,披着朝霞,犬冢獠来到了后院。在那里,他的伙伴已经早早的等待着了。

    徐徐的晨风之中,有一只大狗静静的站着。大狗浑身上下雪白一团,不见丝毫杂色,一身长毛油光雪亮,正在微风中轻轻飘动。

    尤其是,大狗从脖子上那一圈印长开来直到胸前,犹如狮鬃一样的长毛,每一次的随风拂动都犹如绸缎,华丽的叫目光不忍他顾。

    “今天说不定会很辛苦哦,所以白丸,多吃一点吧。”

    将手里装满了食物的餐盆放下,犬冢獠漏出些许笑容,伸手轻拍白丸硕大的威武脑袋。

    一人一狗,凑近在一起时,就越发彰显出了白丸那巨大的体型。此刻抬着头的白丸,并没有比犬冢獠低上多少,目测上去,两者之间的高度差距也不过是一掌之数而已。

    “呜呜~”

    雪团一样的白丸蹭了蹭犬冢獠的手,喉咙发出轻轻的如同呼噜一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依恋。

    他看上去很喜欢来自主人犬冢獠的抚摸。

    “快吃吧。”

    最后婆娑了一把白丸柔顺的长毛,看着白丸低头开始进食,犬冢獠回身到了走廊,安静的坐了下来。

    晨光洒落朝霞,清风驱散了昨夜残留的沉寂。

    苏醒的欢快渐渐充斥开来,犬冢獠安静的坐着,看着白丸大口又威猛的进食,全然没有受到独自寂静的家庭影响。

    父母早在数年之前的战争之中就已经牺牲,好在作为木叶的忍者以及犬冢家的成员,该有犬冢獠的一点都没有少。即使相对于整个犬冢家,他很特立独行。

    得益于木叶的制度保障,也得益于犬冢家约定俗成的规矩,哪怕被很多人认为异想天开不务正业,犬冢獠依旧获得了足够的成长资源。

    不过,这一切都到今天为止了。没有长存不断的恩惠与照顾,父母留下的遗泽,家族应有的照料,在今天都会迎来一个宣判与了结。

    成为忍者之后,自给自足当然是理所应当。如果没有通过决定此生命运的考核,被宣判没有成为忍者的资质,那么,之前基于成为忍者为前提的一切遗泽与照料当然就不会再有。

    世界大战都已经打了三次,竞争如此激烈且残酷的世界,没有资质的人,没有资格享受更多资源。

    不过,犬冢獠此刻却并非在思考能够成为忍者这样的问题。

    甚至说,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如果不能成为忍者会怎么样。

    不能成为忍者这样的预测,在犬冢獠面前一直都是个伪命题。

    作为有两世记忆的穿越众一员,掌控那么多的信息资源,如果还成不了忍者,有何面目再见江东父老。

    实际从战争爆发的时候,犬冢獠对于毕业考核的思考就随着时间的推移只剩下一个——到底要表现到什么样的程度?

    是优秀如卡卡西一样,五岁入学,当年毕业,散发出让人瞠目结舌的光芒?亦或者像那个冒失鬼宇智波带土一般,跌跌撞撞,勉勉强强的成为忍者,和光同尘,不引发任何侧目?

    清楚木叶内在错综负责关系的犬冢獠,就不同表现的个中差别待遇一目了然。

    耀眼如卡卡西,如果没有猿飞日斩的回护,恐怕也很难一路走到到六代目火影的地步吧?

    能够收拢到油女家跟山中家的精英成员作为手下,能量巨大的团藏怎么看都不可能放任他犬冢獠视而不见。

    倒也不是惧怕什么,只是很麻烦而已。何况在没有面对一切的力量之前,就胡乱张扬,那不是勇敢,而只是简单的愚蠢。

    自信只能用来鼓励自己,只有实力才可以用来抵御危险。

    “那么,最后再做一次整理吧。”

    朝霞映照万里,点燃一日生机。微风吹过走廊,轻轻拂动鬓发。犬冢獠眯了眯眼睛,开始做最后的得失思考。

    按部就班的默默生活了十年了,面对今日注定要吸引巨大关注的毕业考试,犬冢獠需要足够完备的权衡。

    是继续这样默默无闻的走下去,还是从今天开始骤然奋起,很值得他去深思。

    便在犬冢獠陷入最慎重沉思的时候,同样在木叶,同样的家族聚集之地,骤生怨恨的日向德间也并没有闲着。

    “拜托了,哥哥们!”

    晨曦映照的风中,日向德间郑重其事的向三位同族鞠躬拜请,然后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自顾自转身迎着霞光大步离开。

    “德间……”

    日向孝想要叫住日向德间,似乎有什么想要再说一说,却被身旁的日向伊吕波拉了回来。

    “让他去吧。”

    迎着日向孝不解的迷惑目光,日向伊吕波摇了摇头,没有解释更多,只是神色之间堆满了黯然。

    “分家的命运啊。”

    日向火门看着依然有些迷惑的日向孝,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手指不自觉的摸上了额头的绑带。

    “是……应为这个么。前几天德间也去了么…”

    看着日向火门的动作,终于恍然过来的日向孝也不可避免的陷入了低沉之中,纵然心底平善如他,面对日向分家必然的命运——笼中鸟,也同样不可抑制那股由自心底的创痛。

    原本不说远大光明,至少还自由的前途就这样被笼中鸟生生折断,纵然是心态再平和,也免不了需要宣泄。即使是日向孝自己,回想当初的境况,不也是免不了有一阵疯狂么。

    只是,德间现在选择的方式好像并不是很妥当。

    “可是,这样针对犬冢家的孩子,不会……”

    尽管明白了日向德间今日愤恨的源头,但本性良善的日向孝还是有些顾虑,却再次被几人中最年长的伊吕波打断。

    “孝,日向是木叶第一的豪族,不需要惧怕任何人!哪怕他姓犬冢。”

    用霸道的口吻平淡的说出这样的话,伊吕波不再解释更多,领着日向火门去追日向德间。

    日向孝略略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妥协了下去,没有再说更多,默默的追上了队伍,前往忍者学校。

    今年选择从忍者学校毕业的日向家族人,就只有他们四个了,终于在考试来临的最后时刻里,由日向德间发起,以日向伊吕波首肯,日向火门赞同,日向孝跟随而达成了一致。

    他们将在这一场决定人生的毕业考核之中,以日向之名,对犬冢獠发起围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