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脆弱而敏感
    窗外烈日炎炎,室内的氛围紧张中涌着激动。

    明天就要毕业考试了。

    身为忍者学校的一员,立志以成为强大的忍者为目标,数年的学习与修业,终于要到了最后紧张又满怀期待的一天。

    是为这数年辛苦努力的心血争一个开花结果的甘美,还是遭受现实残酷的打击最终黯然收场,带着不甘或者惆怅沦于平凡。年纪大多不过刚刚跨入两位数的准忍者们都还是孩子,即使再怎么成熟,此刻也只是紧张又满怀着难以自禁的激动,他们也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点什么,却根本没有足够的阅历与智慧拨开云雾将一切都瞧个明白。

    尽管只是一场每年都会有的毕业考试,尽管心底的忐忑朦胧的给出了一个答案,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通透。

    明日的一场看似惯例般的考试却是此刻还热情洋溢的准忍者们人生中的第一道分水岭,甚至是很多人此生的分水岭。

    成龙成虫,全都在明天宣判。

    “獠君一点也不紧张吗?”

    当老师宣布了最后一节课结束,明天即是毕业考试的那一刻,周围的小伙伴或是激动,或是紧张,或是忧愁,都陷入了积极的讨论之中时,环顾之后,阿斯玛看到自己数年的同桌犬冢獠一如往常的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假寐,不由得开口询问,语调里含着一丝担忧。

    “阿斯玛你不也很淡然么。而且,紧张要是有用的话,每年还淘汰那么多人干什么。”

    犬冢獠眼睛也没有睁,只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嘁,我觉得阿斯玛说的意思是,你这种成绩平平的家伙,至少有点紧迫感比较好。说不定今年被淘汰的人里面就有你一个。犬冢家也是木叶的大族,你要是成为第一个被忍者学校淘汰的犬冢族人,啧啧……”

    阿斯玛还没有说话,坐在犬冢獠左手边的日向德间抢先一步接过了话头,说道最后,一脸的臭屁样子。

    “臭小鬼,顾好自己吧。这次的毕业考试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事情。”

    虽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但日向德间的每一句话里都是饱满的豪族高傲及不屑,于是犬冢獠放弃了假寐,睁开眼睛瞥了一眼过去,不喜不怒之余,到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声。

    “简不简单,对你这个犬冢家别具一格的人物都是注定了结果的了。”

    日向德间不甘示弱,反口相激。

    “通过贬低别人来彰显自己么。真是一目了然就能看透的心思,幼稚的小鬼。”

    对不识好人心的日向德间,犬冢獠不想再说更多,懒懒的站起来,最后扔下一句话,自顾自的准备离开课室。

    “这就要逃跑了么?也是,像你这种家伙……”

    见犬冢獠起身,依旧心有不甘的日向德间仍然不肯善罢甘休,正要发动新一轮的讽刺,却不料犬冢獠猛然回身,原本迷蒙的双眼仿佛利剑,猛地扫来,硬生生将他的后半句话斩断。

    日向德间被犬冢獠锐利的目光唬的一愣,心下莫名的凝滞了刹那,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就有些恼怒。

    在班级之中以日向之名全面压制了更胜一筹的死对头宇智波一族,身为精英班顶点之一,居然会被一个小家族的不守规矩的家伙吓住,当真是耻辱。

    “怎么,你是想打一架吗?”

    心间羞恼的日向德间霍然起身,一双白眼死死瞪着比他高出一头的犬冢獠,无有半分惧色。

    以小于毕业班平均年龄的年纪,凭借自身实力站定在顶点之中,日向德间面对这个班级里面的任何一个都不会犹豫。

    日向豪族,就应该有这样的自信与骄傲。

    然而,犬冢獠却并没有动手的打算。他只是盯着日向德间在看,目光虽然锐利却清澄,不带有任何别样的意思。

    “真是,脆弱而敏感的自尊心吶。”

    片刻的对峙之后,不等阿斯玛劝解,犬冢獠却收回了目光,再次回身而去,大步离开了教室。

    只是这一次,日向德间没有再出言反驳乃至挑衅,整个人恍若呆愣似得,直到犬冢獠已经离开了许久也没有回过神来。

    此刻的日向德间,突然有了一种赤身在犬冢獠目光下的骇然。

    那双锐利而清澄的目光,在随着他的主人转身的最后一刻,仿佛刀锋般骤然锋利,割裂了他额头上的绑带,将那个叫他咬牙切齿的咒印曝光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然后留给他浓稠的怜悯。

    虽然知道那都是错觉,但日向德间的心弦依旧在此刻崩断。

    “那个混蛋!”

    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口角之争而已,却最终演变成了可以预见的更严重的事态。

    因日向德间的歧视而起,因犬冢獠的怜悯而变得剧烈。

    “哎~”

    看着拳头已经攥紧到发白的日向德间,阿斯玛劝说的话到了唇边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延绵已经数年的忍界大战,纵然因为木叶的强大还能够拒敌在外,但那份残酷酝酿出来的压抑早已经充斥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叫人们的心态变得愈发躁动起来。

    这样的环境与状态里,小小的口角之争最终变作了相互之间的痛恨也就不是什么不能够理解的事情了。

    离开了课室,犬冢獠又变作平平淡淡的模样,仿佛万物都不萦绕在心,一路走回了犬冢家的聚集区。

    闻到了熟悉的,只有犬冢家才会存在的,大量犬科动物聚集才会充斥的气息,莫名的就让犬冢獠安心了下来。

    “这就十年了啊,不知不觉的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了吗。”

    走进自己的小院,回身放眼去望犬冢家鳞次栉比,充满了家族特色的粗豪房屋建筑,犬冢獠忽然变得默然下来。

    作为有着上辈子记忆的重生者,纵然已经十年时光流逝,可面对眼下的世界,他敏感而脆弱的心态,其实并不比压抑在战争阴翳下的日向德间好上多少。

    “算了,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还是考虑一下明天的考试到底怎么表现吧。”

    阳光下的片刻伫立,犬冢獠有些性意阑珊的收拾了心情,转身回屋。

    昨日已经凝练成了记忆,活在当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