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人心不足
    “啊!”眼睛瞪得圆圆的还有咱们的老大人刘之纶。

    怪不得之前看这女探子觉得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现在刘之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无数次进到悦来楼包间上菜的小丫头吗!

    真没想到,这样一个人居然是登州军潜伏在悦来楼里的特工。

    刘之纶不敢再往下细想,因为里面的隐情太过让人害怕了。一个军镇,对驻地的控制竟然到了这种程度!

    等他抬眼再看李明月时,他蓦然发现,那个低眉顺眼的小丫头完全变了一个样。

    此时的她意气风发、精神抖擞,尖细清脆的声音中充满了自信和激情。

    或许是第一次在一大堆男人中间说话,也或许是第一次见到马举这样的登州镇高级将官,她俏脸红扑扑的,分不清是激动还是害羞。

    “好,很好\详细。”马举很温和地对李明月竖起了大拇指。

    “下去吧!你的组正会重新安排你的工作。”一旁的李天昊也点着头道。

    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个已经暴露的特工,只能给她挪个地儿了。

    “老大人,是这样的吗?”等李明月退下去后,马举才转向刘之纶询问道。

    “哎,是是,是!登州军的暗探真厉害呀。”刘之纶又是叹息又是感觉庆幸。

    当时他为了稳住孙元化,也说过一些对王瑞和登州军有不少批评之语的。不过,马举好象对这些话并不介意。

    “只要开垦出自己的田地,撒上好的种子,汉家的土地上就会长出最茁壮的苗子!”马举自信地说道。

    当然,这话最开初出自于咱们王大人之口。他对咱们大汉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自信。

    而马举也是一起播下这些坚强、自信、勇敢种子的人,自然与有荣焉!

    “马大人,有些话,老夫也是为了……”刘之纶有点嚅嚅的。

    马大人?马举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打刘之纶跟着登州大军从京师南下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在称呼上对马举如此客气过呢。

    不过,马举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登州军软禁监控孙元化刘之纶这两个封疆大吏级大官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再加之登州军在登州城里,以及各地“打劣绅,分田地”的事,其实也和造反无异。

    这些离谱的事都做过了,似乎也就没有其它什么不能做的了。

    所以,现在在马举眼里,刘之纶不过就是一个可怜的小老头儿而已。

    “老大人也是为登州军和朝廷做想。这一点末将还是知道的。监军大人切莫担心,叛贼的消息,我军情司早已打探得清清楚楚。”

    作为一个传统读书人出身的将军,马举还是很顾及刘之纶的体面。

    马举安慰了刘之纶一番后,末了还邀请他一起继续听取李天昊手下特工收集到的其它资讯。

    “孙元化去了城西的致仕知府柳船志家。随后,即墨城里迁过来的举人杨猿庆也去了……”李天昊开始汇报道。

    柳船志,南直隶人士,万历年间的进士出身。

    他虽然是东林一脉,不过官运却不甚顺当。先是在河间府当了好些年的县令。后来又因得罪阉党官员被降罪免职。

    好不容易等到崇祯帝即位,起复为东昌府知府,算是填了一个肥缺。

    因为东昌府辖临清州,是大运河的一个中间位置,南来北往的货船客流都要经过这里。

    因此,整个临清州的经济都算活泛,客商货郎遍地。作为知府的柳船志自然也是捞了不少的好处。

    只是,他在这个肥缺上也没有呆几年,就被人挖出他曾经拜了“阉党五虎”之一的李夔龙为干爹。

    虽然老柳上窜下跳,求爹告娘的找了东林党的一干人为自己说项,要打响“荣誉保卫战”。

    不过,弹阂他的言官拿出了柳船志送给李夔龙的拜贴。这一“实锤”砸下之后,柳老贼就再也不敢造次。

    为他说话的马务运、俞鱼、茅大苟等人,一看事情不妙,也见风使舵地赶紧收了口。

    他们这些东林党人表面上说话光鲜无比,其实全都是唯利是图懦弱胆小的怂货。

    一见有实据证明柳船志拜过阉党头目李夔龙为干爹后,马务运首先就声明他根本不认识姓柳的老贼。

    墙倒众人推的结果就是,盛怒之下的崇祯直接将柳船志一撸到了底。

    丢了官的柳船志也没有返回老家,而是辗转到了莱州地界的浮山湾。

    因为他做东昌知府这几年,可没少听到关于浮山湾的消息,也没少收到官员和富商士绅们送来的浮山湾媳物事儿。

    颇有生意头脑的柳船志觉得,利用自己做过东昌知府的余威,做一做这从浮山湾贩卖玻璃镜子等奢侈品到东昌和南直隶的买卖,可能还是一个发财之道。

    事情确实也和他所想的一样,将浮山湾的各种玻璃制品、什么宝镜等媳物品运到临清和南直隶后,一般都能被客商们一抢而空。

    这个时代,可不同于后世,人人都能穿州过府地做长途贩运的生意。

    别样不说,光官府的各类关卡吃拿卡要,都是普通商贩们不能承受得了的。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柳船志这个致仕的官员却不是难题。

    虽然他的商队也要在路上出些“血”,但总的说来,还算是一路畅无堵的。

    因为在明代官员免职又复起的,实在是不要太多。鬼知道什么时候,这致仕的官员会不会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

    就这样,柳船志这个本来应该是丢了官的失意之人,却在浮山湾焕发了第二春。

    他不但短短的一年多时间赚了近四十多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还新纳了两房小妾。

    而且手上有了银两后,柳船志的交流也广泛了起来。什么这个知县、那个同知的,凡是在浮山湾有买卖的官员士绅们,都和老柳有了联系。

    比如这即墨县原来的县丞杨猿庆杨举人,就在半年前递了拜贴,登门奉上银两意图结交。

    这一来二去之下,两人还真成了意气相投的莫逆之交。说是意气相投,倒不如说他们都是这浮山湾的另类。

    从政治传统来讲,他们都是大明旧体制中的官员出身,自然还保留着各种高傲的架子。

    说他们另类呢,是因为他们都是这浮山湾大发展的受益者。

    柳船志自不用说,这一年多来赚得盆满钵满。杨猿庆这个本地的士绅也一样,光自己的粮食都比以前好卖了不少。

    加之他也趁势开了一家客栈,虽然比不了梁凤仙的悦来楼,但也在这浮山湾也算是有名的地儿。

    特别是因为他这举人老爷的身份,更是吸引了不少来浮山湾做生意的官绅商队的亲近感。

    对于他们这些官绅大族出来做生意的人而言,进了杨举人的“联香楼”,那就差不多是到家了。

    所以,“联香楼”也是浮山湾一个有名的销金之地。什么酒菜、说书先生、清倌人儿,一样的应有尽有。

    至于杨猿庆杨举人来说,自然也是赚得金银满仓的。

    不过,他和柳船志一样的人心不足,总觉得这每天日进斗金的生活少了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