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今日高兴
    ,!

    有了这一次参与之后,王大山开始觉得自己在逐步地融入登州军的圈子。

    他也不再计较王瑞在朝鲜的军事行动,是否有大明朝廷的钧令了。要严格说起来,他王大山也是大明的逃官,大哥莫笑二哥。

    这一天,王大山正和箕德久、箕耳等人一起处理德川府的事务。有汉协军的士兵来报,说是外面有一个朝鲜少年求见。

    一听有少年求见,王大山便知道来者是谁。进来的人果然是朴成烈最心爱的小儿子朴海镇,一个十四、五岁的文弱少年。

    “先生!弟子拜见先生!”朴海镇见到王大山后,立即恭恭敬敬地纳头下拜。

    “海镇!快快起来。”王大山放下手中毛笔,挥着手让他起立。他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朴家发生了什么变故?

    不过,他很快便否定了这一点。以他这些天对登州军军纪的观察,他相信朴家的安全还是能得到保证的。

    “先生……”朴海镇看看一旁的箕德久、箕耳等人,欲言又止。

    “镇儿,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事就如实道来!”王大山决定还是要对箕德久、箕耳等人开诚布公。

    他相信,凭他大明进士和知县的身份,加之和王瑞的亲近,真要有什么事,他也还是能到王大人面前求得一个人情。

    “先生,家父想带一家人南下汉城,派学生来请先生在天朝大人面前代为求情。”朴海镇又拱手行了一礼。

    “哦。此是为何?”王大山有点不解。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王瑞的全部战略,就是要占下这朝鲜全地,重设汉家郡县。在他看来,既便逃到汉东南部,以后还是在这登州军的势力范围之内。

    “这、这……”朴海镇看了看一旁的箕德久、箕耳等人,吱吱唔唔半天,却没有说出口。

    “你不用说了,为师知道了。”王大山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朴成烈在担心些什么。

    说到底,朴成烈是在担心登州军这一来不过是阵风。搜刮到一些钱粮物资,然后就走了!

    什么任命知府、什么重设汉东三郡,朴成烈是不太相信的。在他看来,这朝鲜虽然不大,但也有近千万民众,他登州军还真能强占了去?

    蛇吞大象的奇闻异事,他确实是听说过,但他却是不相信的。莫哄俺,俺也是读过书的!

    嗯,还是读的天朝汉家之书!朴成烈对天朝大明的文明也是十分向往的,以前王大山教授朴海镇等孩子时,他也跟着认真学习过。他也算是开了蒙的人。

    “那、那……,学生该如何回去回话?”朴海镇望着王大山,心中有些失望。

    “海镇!为师教给你的汉家礼仪呢?君子当泰山崩于前而不失色n况如此小事哉?”王大山见这小子居然敢轻视自己,不由得怒喝了一声。

    想到年,他王大山也是曾在东华门唱喏、皇极殿上面圣之人,汉家威仪岂容有失?

    “小子无礼!但凭老师吩咐!”朴海镇不由得大感惭愧,赶紧长揖下拜。

    “你岂回去!明日此时再来。为师禀过忠贞伯后,便有定计!”王大山挥着手打发走了他。

    好不容易挨到了午饭时,王大山面对王瑞称之为“无聊的胖大叔”做出来的可口饭食却一点都没有胃口。

    “来、来来!大山先生,尝尝这蜜汁猪脚!”王瑞亲手夹过一只香喷喷的烤猪手放进王大山的碗里。

    “伯爷……”王大山本想说朴家的事,却实在不知如何说出口。

    “这些天实在是怠慢先生了!也没能让大山先生吃点好的。”王瑞略带谦意地说道。

    “伯爷客气!伯爷洪恩厚待,学生感莫不尽。”王大山赶紧回了一礼。

    孟子曰:“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虽然王大人的很多做法王大山并不认可,但王大人表现出来的礼贤下士还是让他甚为感动。

    “快吃、快吃!”、“大山先生快吃!”王大人和秦小靖都笑容满面地招呼着。

    “大山先生有所不知,这蜜汁猪脚可是伯爷和满虏交战时沙场所创的。要先将猪脚煮得半熟,再加蜜汁用柴火烘烤,半个时辰方成。”送汤进来的胖厨师介绍道。

    “哦9有如此典故?快快给学生说说!”王大山一听就来了兴趣。

    “大人在京师郊外,抓获了几个满虏。为了震慑满虏,曾经命人锯满虏人脚烧烤,送与满虏大汗为菜。听说伯爷还送了满虏大汗一壶好酒呢!”

    这个“无聊的胖大叔”又无聊了起来,巴嗒巴嗒地讲起了王大人锯满虏人脚而烤之的典故。

    “啊、啊!啊……”胖大叔的话音刚落,听得张目结舌的王大山还没回过神,一旁抓着一支猪脚啃得起劲的秦小靖就扔了手中的食物呕吐了起来。

    尼玛9要不要人吃饭了!小珠儿赶紧心疼地拍着秦小靖的背,给她递上一杯水。

    “胖大叔,咱们这吃饭呢。您来说这个干甚呢!”小珠儿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好了,好了!你先退下吧。”王瑞苦笑着挥了挥手,先将这个无聊的胖大叔打发了出去。

    不过,虽然小珠儿又是给秦小靖拍背,又是让秦小靖喝水,但还是止不住秦小靖呕吐不停。

    “怎么?还不停了?”王瑞也很关切。再说了,王大山还在一旁呢,这老是呕吐可是一件失礼之事。

    “哥!我可能是有孩子了。”秦小靖突然低下了头,俏脸变成红红的。

    “哈哈!这是好事呀!怎么不早说?陈松!哦,大弟!给我们拿壶酒来!老子要喝上一杯,再啃只猪脚压压惊!”王大人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

    “恭喜伯爷x喜伯爷!”王大山一听后,也为忠贞伯高兴,起身长揖相贺。

    “哈哈,好呀!大山先生,趁着某今日高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本伯自当无不允之!”王瑞早就知道王大山有事要说,故而有此一说。

    今天朴海镇来德川府衙来求见王大山,早就有军情司特工和箕耳两拨人来报告过了。所以,王大人自然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伯爷!学生冒昧,可否让朴家人离开德川?朴家待学生恩义,学生常常思而报之,还望伯爷成全!”王大山又是长揖下拜。

    “啊!”王瑞闻言,却是故作惊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