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杀人收心
    ,!

    “主公,城里都安置妥当了……”陈松行了一个军礼后,就详细地将自己的安排报告了一番。

    “哦。不错!不过,工作还得深入。给我去唤箕德久、王大山等人进来。”王瑞一边点着头认可陈松的做法,一边吩咐亲卫兵去隔壁叫人。

    活儿不能让登州军全干完了。按王瑞的意思,怎么也得让箕德久、箕耳,特别是王大山等人,通过平定德川府的过程受到一次系统的锻炼。

    尤其是王大山,这个很接地气、刚正不阿的大明进士出身的落魄知县,正是王瑞求之不得的人才。

    所以,让他系统地了解并掌握登州军的这一套操作规范,就显得尤为必要。因此,这活儿得让他们牵头去干!

    “那几个女子安顿好了?”趁着亲卫兵去叫人的间隙,王瑞笑着问道。

    “回主公的话,安顿好了!属下让张石头和二蛋一起去执勤的,这样他们可以相互监督。主公放心吧!”陈松端正心神,拱手答道。

    “哦。那就好!怎么样?这些女子中,有你喜欢的吗?我让小靖夫人去给你说项!”王瑞亲切地说道。

    “主公!有个女子倒是对属下有意,不过我已经断然拒绝了!满虏未灭,何敢家为?”陈松单膝下跪道。

    “起来!”王瑞一声大吼。

    “喏!”陈松同样一样大喊,飞快地站了起来,脚跟一碰,站得如青松挺立。

    “哼!忘了老子的规矩了?军中无跪礼!什么满虏未灭?老子只是暂时没有那么多管理地方的官吏,所以才暂时让这些蛮夷多活两天而已。”王瑞不悦地骂道。

    “属下知罪!请主公责罚!”陈松激动得满脸通红。

    虽然被王瑞骂了,心中却是暖暖的。能被王大人骂,说明他还是受信任的。

    “小靖,你说!如何责罚这个小子?”王瑞忍住笑,转向秦小靖问道。

    “这个……”秦小靖犹豫了片刻,立时便有了主意:“哥,就把那宋家两姐妹打发给他吧!让他和她们多生几个大胖小子。以后长大了,好跟着咱的儿子去杀满虏!”

    “哈哈,还是咱们的小靖聪明!不过,老子补充一条,哪怕你觉得这两个女子再好,也只能做个小妾!正妻嘛,还是得娶咱们汉人女子!”王瑞霸道地说道。

    王大人两口子就这么嘻嘻哈哈地将宋仲鸡两个女儿的命运决定了。胜者为王,就是这样!

    “属下谢过主公!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陈松闻言大喜,激动地向王瑞和秦小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小靖,你和小珠儿帮着张罗一下,今晚就让这小子把新郎做了!早栽秧早打谷,早生儿子早享福!哈哈!”王瑞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嘞!”秦小靖闻言也是大喜,总算把那两个狐媚子打发掉了。她带着小珠儿便往外去。

    “主公,有什么喜事儿呀?”王大山和箕德久、箕耳等人正好此时走了进来。

    “给咱们的陈主官成个家……”王瑞笑着将刚才的事和众人说了一遍,众人又是一通道贺声。

    不过,这事儿听在王大山的耳中,却让他对王大人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以前他一直觉得:武夫嘛,都是贪财好色的。现在看这位忠贞伯王大人,确实颇有些与众不同。面对如此绝色美人而能让之于人者,肯定是心有大志的。

    “我来给大家安排一下这平定德川的事!”王瑞望着众人道。

    “谨遵主公命!”箕德久、箕耳这两叔侄一见王大人要谈正事,赶紧拱身行了一个礼。

    “这德川咱们算是拿下来了。不过,也别以为就可以一劳永逸了。要做的事还很多……”王瑞巴嗒巴嗒地说了起来。

    “最后9是要杀人!放开手杀,彻底将我大汉民族的威武传遍四方!”王瑞最后杀气腾腾地说道。

    “伯爷!您真这么杀,恐怕会让这德川府的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吧!”王大山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哈哈,咱就是要杀人收心!杀得越痛快,这德川府的民心就能越向着咱们!”王瑞自信满满地回道。

    “杀人收心?”王大山有点哭笑不得。武夫终究还是武夫,虽然这个武夫读过书!

    你这一通乱杀,还想收买人心?开玩笑吧!这要收心,不是该拉拢世家大族的么!

    “嗯 ̄知府,这如何操作,以及这其中的奥妙,咱们在介川都玩过一遍了。你来,给大山先生好好说说!”王瑞说得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牛饮了一口。

    “咱主公这杀人的计划呀,是有讲究的……”箕德久很得意,他早加入登州军体系几天,现在也算是老员工了。

    这得意的架子嘛,肯定是要在王大山这样的新人面前来摆的。

    “家里超过两百亩田地的,全部定为私通满虏之人,一录需要进行第二轮清查!家里有人能讲咱们汉话的,可以酢情处罚。家里没有人能讲汉话的,诛杀所有男丁,女眷分配给贫苦百姓!然后……”

    箕德久把王瑞在介川玩的那一套学了个全,现在讲出来还真有些有条有理。

    不过,王大山话只听了一半,他脑子就完全懵了。尼玛,这简直就是胡乱杀戮嘛!

    而且他很不理解,怎么家有田亩两百以上的就是通虏之人呢?不讲理啊!

    还有,这杀人的标准,也太特妈的狗血了。家里没有会讲汉话,就是通虏之人?这朝鲜有多少人会讲汉话呢?

    真要这样执行下去,这德川府的大家富户都得被杀光了吧?

    “忠贞伯!此事万万不可呀!世家大户,乃是国之根基,只可结以恩义,不可如此苛责啊!”王大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凄声劝诫着。

    上天有好生之德,如能救得这许多德川百姓,也算是一件大善事吧。王大山和后世的所有圣母婊一样,瞬间觉得自己很高大上。

    “哎!”王瑞拿这个迂夫子也很无奈,只好走下堂去,亲自将他扶起。

    不过,既定的策略,他还是不会放弃的。现在正处于复我汉家故地的战争中,杀几个异族,算个屁啊!

    王瑞记得,在前世,香港也是和平回归的。最后咋样?占中的占中,港独的港独!

    依王瑞看来,凡是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完全就直接可以扔进海里喂鱼!你丫的不是还怀念英国主子吗?自己游过去!

    当然,他当时也只能臆想而已。现在,王大人大权雄兵在握,岂可受他人限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