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好生为难
    ,!

    “陈主官,有喜事儿呀!将军大人说要交给你一个美差!将军大人让我将这几个女子送过来!”

    陈松正在手忙脚乱地指挥着控制德川城里的军官和官吏时,一个亲卫营的小队长带着宋仲鸡的两个女儿和三个如花似玉的小妾来了。

    小队长满脸乐滋滋的,望着陈松促狭地傻笑着。

    现在登州军体系中,对王大人的称呼极为混乱。不同部门的、不同位置的人,通过这种不同的称呼,表达着他们对于王瑞的敬重。

    当然,他们也通过这种方式显摆装逼:看看,咱是什么时间就跟着王大人的老人了!

    这种称呼上的比量,甚至漫延到了王瑞的府里。

    比如李小芳和张北佳的两个贴身丫头,她们被李秀才收留时,还只是十二三岁的柴火妞儿。一直就跟在两个小姐屁股后面,每天“哥呀,哥”地叫着的啊。

    而秦小靖带来的丫头护卫呢,她们从一见到王瑞起,就是叫王大人姑爷的。既便是小珠儿这个通了房的丫头,现在见到王瑞都还改不了口。

    比如这小队长,辽东过来的老兵。所有的人都改叫“主公”了,他还是老样子:将军大人!

    陈松也不跟他计较这言谈上的事,因为这叫将军大人其实也没有什么错。他望着嘻皮笑脸的小队长骂道:”狗东西,啥喜事儿呀?还美差!”

    “美差!美差!绝对是美差!将军大人将五个美女交给您看管。”小队长促狭地眨着眼睛,用手指着带来的五个女子道。

    “拉倒吧!这也算美差?”陈松有点哭笑不得。

    “送过来做什么?主公有说过如何安置吗?”陈松看着一干美女一个头两个大。

    登州军是严禁欺男霸女的,不是说送了五个美女来就可以如何如何的。相反,陈松还得提防着出什么乱子。

    登州军虽说是军纪森严,但架不住军中全部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酗子呀!如果有人忍不住,把这些女子中的谁“咪西”掉了,那可不出大麻烦了吗。

    这些高丽棒子女人,弄了就弄了。不过,如果因此让自己手下这些不错的酗子有谁被开除了军职,甚至被杀了头,那才叫做一个冤呢!

    不过,他还是失望了。因为这个小队长想了想后说道:“将军大人没说啥呀!就说交给你好好看管!”

    “哎c吧!”陈松无奈地点头应承了下来。完全就没有这个小队长想象的欢天喜地。

    “那、那俺先回去复命了。”小队长一看情形不对,赶紧告辞开溜。

    “小女子见过将军!”小队长走后,宋慧娇带着妹妹走到陈松面前,娇滴滴地道了一个万福。

    看着娇媚动人的宋慧娇,陈松也忍不住砰然心动:妈的,真真是美女呀!

    不过,他还是很快便坚定了心神:“免礼平身!”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要出来独领一军的心思,对于这男女之事,他确实还没有多想。满虏未灭,何以家为?

    “二蛋呀!你过来!你去找个院子,先将她们安顿下来。”陈松叫过身边一个队长吩咐道。

    “陈营官!这任务、这任务能不能让其它队去办呀?”这个叫二蛋的队长脸憋得象老母鸡下蛋。

    他和陈松的想法一样,也是担心自家这帮手下的兄弟伙们犯错误。这猫儿见了鱼腥,它能忍吗?忍不了!

    “狗日的二蛋子!胆子肥了?敢抗命不遵了?”陈松有点气恼。

    “不、不是!俺不是怕兄弟们犯错误吗。俺是真的怕呀!你说,这些小娘子们一个个娇滴滴的,万一有兄弟那啥……犯下错误,不是冤死了吗?”二蛋抓住脑袋说道,他是好生为难。

    “没出息的东西!就是面对刀山火海,咱登州军的兄弟都没有皱一下眉头,还会怕这么几个女子吗?这是老子给你的军令,别磨磨叽叽的!”陈松不想再跟他废话。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二蛋挺胸收腹,双臂向前斜举,脚后跟响亮地一碰,行了一个标准的汉式军礼。

    “哎!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呀n况你陈主官还大几级。俺领命就是。对了,陈主官,你脑子好使,你帮俺想想:如何防止咱手下这帮毛头小子犯错误吧。”

    二蛋行完军礼,领下军令后,又恢复了他那嘻皮笑脸的模样。

    “你问老子?老子现在脑子也是懵的。”陈松还是没好气。

    正当陈松和二蛋愁眉不展时,在一旁等待登州军安置的宋慧娇却站了出来:“将军大人,小女子有一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

    “哦。有什么话,你就讲吧!”陈松现在着急着先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如果她自己能想出什么好主意,陈松也愿意从善如流。

    “好!将军大人是担心手下的勇士坏了军纪吧?”宋慧娇望着陈松调皮一笑。

    “是!姑娘就直说吧,你有什么良策?”陈松英俊的小白脸儿一红,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心肝砰砰跳得厉害。

    “将军可以调两个队来,将看护我们的士兵分成四组。一组守卫,一组巡逻,一组监视其它两组人。这样,谁都没有犯军纪的可能。”宋慧娇冲陈松眨着眼睛道。

    “哈哈c计策呀!姑娘妙计安天下,失了美人又**!”陈松在二蛋的肩膀上一拍,拽起了文。

    “失了美人又失……”宋慧娇闻言后俏脸绯红,拼命地搅动起了衣角。这,算是一个暗示么?

    想到这,宋慧娇忍不住又偷偷望了陈松一眼。眼前这军官虽然没有那个什么伯爷的英武大气,但也不失之英俊果敢。

    如能嫁个天朝的将军,倒也是一桩美事。宋慧娇不禁芳心暗许,娇媚的小脸蛋变得更加红扑扑的。

    “陈主官,你还是先安排吧!”二蛋着急地催着陈松。他一粗汉,巴不得啥事儿陈松都能安排好。

    “好!去给老子叫石头来!”陈松转眼就有了定计。

    “啊!叫他呀?!”二蛋脸色明显的不好看。

    这事儿源自一个玩笑。他俩都是同期跟着王瑞的老兵,但是名字呢,就是死对头。一个叫二蛋,一个叫石头。

    这鸡蛋碰上石头,能有什么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