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狗头军师
    ,!

    “三千人。哦,不!我吃了些空饷,大约有一千五百多兵丁。”

    朴成烈见王瑞问话,知道他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赶紧老老实实地回答。

    “狗日的,和咱们大明那帮军将差不多。不过老子看你这德川城墙上人很多啊!不下六千人吧?”王瑞轻蔑地骂道。

    “可能有六千多人吧?大山先生组织的。俺弄不清详细的数字。”朴成烈抓着脑袋回答道,一不小心就把王大山的名字说了出来。

    “大山先生?是谁?让他出来见我!”王瑞对这什么大山先生充满了好奇。

    “这、这……,大人,你饶过他吧!你要什么,俺都给你!先生真的是一个好人啊!”朴成烈哭丧着脸,接连磕了几个响头。

    “呵呵!看你不出,你这样子虽然怂,不过还颇讲义气:话也讲得不错。好!只要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就饶过他!”王瑞豪爽地挥着大手道。

    王瑞话音刚落,一个身穿青绸儒袍的中年文士从跪着的人群中走了出来。只见他目光炯炯有神,面色平静,行走之间颇有点衣带飘飞之感。

    “站住!搜身!”尹大弟一声大吼,就要拦着王大山搜身。

    “学生乃是大明进士出身,岂是你一个武夫可以搜身的?真是斯文扫地!”王大山止住脚步,气得胡子发抖。

    “大明的进士出身?怎生到了这汉东的德川城里?!”尹大弟好奇地问道。这进士老爷,不该是在大明当官的么?

    “汉东?”王大山闻言后困惑不已,就没听说过这个地名啊。

    “汉东就是朝鲜!是咱们忠贞伯、征东将军、登州镇总兵王大人取的名!从此以后,这里就叫汉东了,要重归我汉家所有!”尹大弟傲然说道。

    “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山望向王瑞和陈松的位置,没发觉哪个人象是这样一个占据高位的人。

    原因无它,主要是因为王瑞和陈松都太年轻。王瑞久居上位,确实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可是他太年轻啊!

    按王大山的想法,能封伯、成为挂印将军、大镇总兵的人,怎么样也该得四十多岁吧。

    “对!这就是我家主公。”尹大弟抬手向王瑞拱了一下手,示意给王大山知道。

    “哦!”王大山一下子惊呆了。咱大明啥时候出了这号人了?如此年纪轻轻,就能封伯、就能成挂印将军、独领一镇?!

    “还愣着干吗?搜他身!”尹大弟一挥手,几个亲卫兵立即围了上去,毛手毛脚地开始搜查王大山身上有无武器。

    “嘿、嘿……”王大山有点尴尬,不过却并没有拒绝。他平抬起双手,任由亲卫兵们检查。

    王大山在脑海中反复思索着,也没有从记忆里找出什么忠贞伯征东将军的讯息。

    姓王?军门世家中,就没有姓王的人家啊。一个无根无底的人,是断断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做到这样的官位的。

    哪怕就是出生豪门,要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吧?

    “好了,你可以过去拜见我家主公了!”尹大弟见士兵们搜查完后向自己点了点头,知道这人身上没有带什么利刃暗器,这才放王大山过去。

    “学生王峰、字大山,拜见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山趋前几步,恭恭敬敬地向王瑞拱手行了一礼。

    “三千人。哦,不!我吃了些空饷,大约有一千五百多兵丁。”

    朴成烈见王瑞问话,知道他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赶紧老老实实地回答。

    “狗日的,和咱们大明那帮军将差不多。不过老子看你这德川城墙上人很多啊!不下六千人吧?”王瑞轻蔑地骂道。

    “可能有六千多人吧?大山先生组织的。俺弄不清详细的数字。”朴成烈抓着脑袋回答道,一不小心就把王大山的名字说了出来。

    “大山先生?是谁?让他出来见我!”王瑞对这什么大山先生充满了好奇。

    “这、这……,大人,你饶过他吧!你要什么,俺都给你!先生真的是一个好人啊!”朴成烈哭丧着脸,接连磕了几个响头。

    “呵呵!看你不出,你这样子虽然怂,不过还颇讲义气:话也讲得不错。好!只要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就饶过他!”王瑞豪爽地挥着大手道。

    王瑞话音刚落,一个身穿青绸儒袍的中年文士从跪着的人群中走了出来。只见他目光炯炯有神,面色平静,行走之间颇有点衣带飘飞之感。

    “站住!搜身!”尹大弟一声大吼,就要拦着王大山搜身。

    “学生乃是大明进士出身,岂是你一个武夫可以搜身的?真是斯文扫地!”王大山止住脚步,气得胡子发抖。

    “大明的进士出身?怎生到了这汉东的德川城里?!”尹大弟好奇地问道。这进士老爷,不该是在大明当官的么?

    “汉东?”王大山闻言后困惑不已,就没听说过这个地名啊。

    “汉东就是朝鲜!是咱们忠贞伯、征东将军、登州镇总兵王大人取的名!从此以后,这里就叫汉东了,要重归我汉家所有!”尹大弟傲然说道。

    “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山望向王瑞和陈松的位置,没发觉哪个人象是这样一个占据高位的人。

    原因无它,主要是因为王瑞和陈松都太年轻。王瑞久居上位,确实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可是他太年轻啊!

    按王大山的想法,能封伯、成为挂印将军、大镇总兵的人,怎么样也该得四十多岁吧。

    “对!这就是我家主公。”尹大弟抬手向王瑞拱了一下手,示意给王大山知道。

    “哦!”王大山一下子惊呆了。咱大明啥时候出了这号人了?如此年纪轻轻,就能封伯、就能成挂印将军、独领一镇?!

    “还愣着干吗?搜他身!”尹大弟一挥手,几个亲卫兵立即围了上去,毛手毛脚地开始搜查王大山身上有无武器。

    “嘿、嘿……”王大山有点尴尬,不过却并没有拒绝。他平抬起双手,任由亲卫兵们检查。

    王大山在脑海中反复思索着,也没有从记忆里找出什么忠贞伯征东将军的讯息。

    姓王?军门世家中,就没有姓王的人家啊。一个无根无底的人,是断断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做到这样的官位的。

    哪怕就是出生豪门,要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吧?

    “好了,你可以过去拜见我家主公了!”尹大弟见士兵们搜查完后向自己点了点头,知道这人身上没有带什么利刃暗器,这才放王大山过去。

    “学生王峰、字大山,拜见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山趋前几步,恭恭敬敬地向王瑞拱手行了一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