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匪夷所思
    ,!

    “将军,我们只要坚守不出,守上十天半个月还是无虞的。”王大山安慰朴成烈道。

    “是、是是!先生所言极是。敌军远来,定不能持久。咱们只要守上些时日,敌军便只能无功而返。”朴成烈点着头道。

    登州军队列前阵,陈松望着还算雄壮的德川府城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

    武器装备上巨大的代差,登州军独步天下的训练操典,让他充满了自信。如果这样一个小城他都不能打下,那就只能去后勤连找那个无聊的胖大叔了。

    找胖大叔干啥?当然是让他打发一块豆腐,找个角落撞死算了。

    “转向了?”朴成烈和王大山都很困惑。

    明明登州军是往西城门方向来的,结果走到中途,他们却直愣愣地往两个城门中间的城墙去了!

    真是日了狗了。这帮傻子是要徒手去爬这两丈二尺高的城墙吗?

    正在困惑间,城下的登州却在大约五百米外停下了。

    “传令炮兵连!立即布置阵地,对城墙进行炮火覆盖!”陈松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啾!”片刻功夫之后,第一发迫击炮便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呼啸着直奔德川西城墙而去。

    “这,这是什么?”朴成烈指着天空上的汹点大惊失色。

    他再没见识,也知道这是炮。至于是什么炮,那就只得请教这从大明来的大山先生了。谁叫人家是从天朝上国来的呢。

    “不好!是炮!”王大山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虽说这不是他听说的什么声震天地、糜烂十里的大炮,但估计也是什么小炮吧。

    “轰!”王大山的声音刚落,第一枚迫击炮就在德川城墙上爆炸了。

    顺着爆炸声响起,炮弹落点周围的朝鲜士兵被炸得七仰八翻的,当时就有四个人丢了性命。

    “打得好!咱登州军的炮兵兄弟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陈松由衷地赞叹道。

    “啾、啾、啾!”、“啾、啾、啾!”调整好射距的登州军炮弹密集地尖叫着,象惊起的苍蝇一样,直冲城墙而去。

    “轰、轰、轰!”、“轰、轰、轰!”迫击炮的射速极快,几乎只用了几息的功夫,密密麻麻的炮弹就在德川西城墙上次第炸开。

    “啊!”、“哦!”、“阿妈呀!”伴随着一阵凄惨的哭喊声,大半个西城墙上的朝鲜兵全部被炸得手肢乱飞,尽数丢了性命。

    “快!快叫士兵躲到城垛后!”王大山的反应还算清醒,赶紧给朴成烈出着主意。

    “快!快躲到城垛后!”朴成烈赶紧慌里慌张地下令。

    得到命令的朝鲜兵也终于明白了过来,妈的,这伙敌军还真是凶残无比呢。那就先躲起来吧!

    现在,敌军是不是该射箭,该搬了云梯上来了吧?蹲下来后躲避炮弹时,朴成烈和王大山都忍不住偷偷地探出脑袋去观察这支奇怪的敌军。

    “啾、啾、啾!”、“啾、啾、啾!”登州军的炮弹仍然对着被炸得空无一人的城墙发射不停。

    “出击!”眼见城墙上的朝鲜军被打得没有半点还手之力,陈松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一,一二一!”担任先锋队的登州军开始踏着整齐的步伐,一往无前地向着城墙脚下走来。

    “这、这……,他们是要干什么?”王大山也被弄得一头雾水,根本看不明白。

    “将军,我们只要坚守不出,守上十天半个月还是无虞的。”王大山安慰朴成烈道。

    “是、是是!先生所言极是。敌军远来,定不能持久。咱们只要守上些时日,敌军便只能无功而返。”朴成烈点着头道。

    登州军队列前阵,陈松望着还算雄壮的德川府城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

    武器装备上巨大的代差,登州军独步天下的训练操典,让他充满了自信。如果这样一个小城他都不能打下,那就只能去后勤连找那个无聊的胖大叔了。

    找胖大叔干啥?当然是让他打发一块豆腐,找个角落撞死算了。

    “转向了?”朴成烈和王大山都很困惑。

    明明登州军是往西城门方向来的,结果走到中途,他们却直愣愣地往两个城门中间的城墙去了!

    真是日了狗了。这帮傻子是要徒手去爬这两丈二尺高的城墙吗?

    正在困惑间,城下的登州却在大约五百米外停下了。

    “传令炮兵连!立即布置阵地,对城墙进行炮火覆盖!”陈松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啾!”片刻功夫之后,第一发迫击炮便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呼啸着直奔德川西城墙而去。

    “这,这是什么?”朴成烈指着天空上的汹点大惊失色。

    他再没见识,也知道这是炮。至于是什么炮,那就只得请教这从大明来的大山先生了。谁叫人家是从天朝上国来的呢。

    “不好!是炮!”王大山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虽说这不是他听说的什么声震天地、糜烂十里的大炮,但估计也是什么小炮吧。

    “轰!”王大山的声音刚落,第一枚迫击炮就在德川城墙上爆炸了。

    顺着爆炸声响起,炮弹落点周围的朝鲜士兵被炸得七仰八翻的,当时就有四个人丢了性命。

    “打得好!咱登州军的炮兵兄弟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陈松由衷地赞叹道。

    “啾、啾、啾!”、“啾、啾、啾!”调整好射距的登州军炮弹密集地尖叫着,象惊起的苍蝇一样,直冲城墙而去。

    “轰、轰、轰!”、“轰、轰、轰!”迫击炮的射速极快,几乎只用了几息的功夫,密密麻麻的炮弹就在德川西城墙上次第炸开。

    “啊!”、“哦!”、“阿妈呀!”伴随着一阵凄惨的哭喊声,大半个西城墙上的朝鲜兵全部被炸得手肢乱飞,尽数丢了性命。

    “快!快叫士兵躲到城垛后!”王大山的反应还算清醒,赶紧给朴成烈出着主意。

    “快!快躲到城垛后!”朴成烈赶紧慌里慌张地下令。

    得到命令的朝鲜兵也终于明白了过来,妈的,这伙敌军还真是凶残无比呢。那就先躲起来吧!

    现在,敌军是不是该射箭,该搬了云梯上来了吧?蹲下来后躲避炮弹时,朴成烈和王大山都忍不住偷偷地探出脑袋去观察这支奇怪的敌军。

    “啾、啾、啾!”、“啾、啾、啾!”登州军的炮弹仍然对着被炸得空无一人的城墙发射不停。

    “出击!”眼见城墙上的朝鲜军被打得没有半点还手之力,陈松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一,一二一!”担任先锋队的登州军开始踏着整齐的步伐,一往无前地向着城墙脚下走来。

    “这、这……,他们是要干什么?”王大山也被弄得一头雾水,根本看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