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意想天开
    ,!

    “大山先生言之有理!这股东江败军打满虏打不过,却想以不足万人之数来攻我德川,真是意想天开!”

    朴成烈听到文士的话后,也点着头赞同。对于这个从大明逃亡过来的中年文士,他是非常信服的。

    以前他不过是安州海边的一个小小百户,这六七年来,在这个汉人文士的出谋划策运作之下,他居然奇迹般地升任了德川守备。

    说起来,朴成烈还是这个汉人文士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朴成烈叫人将饿晕在海边的文士带回百户所去用米粥喂食,这家伙早就化成海边枯骨了。

    朴成烈将他救活后,这人就留在了他家里,做了他的家仆。经过一些时日之后,朴成烈才了解到,原来他无意中救回来的汉人乃是一个传奇。

    这人姓王名大山,王大山。他是南直隶海州人,天启元年的进士。

    王大山高中之后,很幸运地出任了淮盐产区大丰县的知县。在这个时代,能够当这淮盐产地的县太爷,那可是妥妥的肥缺。

    别样不说,这一县之地得有多少跟这盐业有关的富商大户?这些人还不得上赶子地巴结着他这县太爷!这从古至今,那朝那代官商勾结总是最好发家致富的。

    可是这王大山却是一个例外。他先生家没发财没发,却差点把自己的命玩丢了!

    说到底,他就是一个贫苦人家出身的书呆子,一心一意地只为老百姓作想。狗血的是他还偏偏对大明律例特别熟悉。这当了知县后,一心想要为民作主的王大山就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他按律当官的历程。

    结果嘛,可想而知。穷苦老百姓倒是得到了好处,可是却把盐商地主们全部都得罪了一个遍。

    这些盐商巨富可不同于一般的地主老财,这些人哪一个背后没有实力人物去撑着?跟后世的房地产一样,你去动动试试?不弄死你才怪!

    这日王大山带了衙役又去一家盐场查看,在路上很不巧地遇上一伙倭寇。当然,这些倭寇都是给盐商巨富们打工的。

    好在衙役中有几个得力的好手,拉着王大山边抵挡边逃。在付出所有衙役的性命之后,王大山成功地逃到了海边的一条船上。

    到了这个时候,王大山终于明白,他惹上了他根本就惹不起的人。王大山也不敢上岸,因为岸上还有很多倭寇打着灯笼火把在寻找着他。

    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无法无天的倭寇。王大山知道,他只要敢上岸,一旦被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

    无奈之下,王大山只能继续在船上躲着。因为精神上又惊又怕,白天又一直在逃命,弄得王大山这个文弱书生疲惫不堪,很快便沉沉睡了过去。

    他这一睡就睡了一天多,等到他醒来时,才发觉自己已经随同这艘船到了朝鲜西海岸边。

    好在贩运海盐的海商没有为难于他,只是在安州海边靠岸时才将他扔到了浅滩上。

    可怜的王大山也不会游泳,在呛了好几口海水后,终于被海浪卷到了海滩上。又累又饿的王大山再也支撑不住了,就这样在海滩上沉沉睡了过去。

    “大山先生言之有理!这股东江败军打满虏打不过,却想以不足万人之数来攻我德川,真是意想天开!”

    朴成烈听到文士的话后,也点着头赞同。对于这个从大明逃亡过来的中年文士,他是非常信服的。

    以前他不过是安州海边的一个小小百户,这六七年来,在这个汉人文士的出谋划策运作之下,他居然奇迹般地升任了德川守备。

    说起来,朴成烈还是这个汉人文士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朴成烈叫人将饿晕在海边的文士带回百户所去用米粥喂食,这家伙早就化成海边枯骨了。

    朴成烈将他救活后,这人就留在了他家里,做了他的家仆。经过一些时日之后,朴成烈才了解到,原来他无意中救回来的汉人乃是一个传奇。

    这人姓王名大山,王大山。他是南直隶海州人,天启元年的进士。

    王大山高中之后,很幸运地出任了淮盐产区大丰县的知县。在这个时代,能够当这淮盐产地的县太爷,那可是妥妥的肥缺。

    别样不说,这一县之地得有多少跟这盐业有关的富商大户?这些人还不得上赶子地巴结着他这县太爷!这从古至今,那朝那代官商勾结总是最好发家致富的。

    可是这王大山却是一个例外。他先生家没发财没发,却差点把自己的命玩丢了!

    说到底,他就是一个贫苦人家出身的书呆子,一心一意地只为老百姓作想。狗血的是他还偏偏对大明律例特别熟悉。这当了知县后,一心想要为民作主的王大山就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他按律当官的历程。

    结果嘛,可想而知。穷苦老百姓倒是得到了好处,可是却把盐商地主们全部都得罪了一个遍。

    这些盐商巨富可不同于一般的地主老财,这些人哪一个背后没有实力人物去撑着?跟后世的房地产一样,你去动动试试?不弄死你才怪!

    这日王大山带了衙役又去一家盐场查看,在路上很不巧地遇上一伙倭寇。当然,这些倭寇都是给盐商巨富们打工的。

    好在衙役中有几个得力的好手,拉着王大山边抵挡边逃。在付出所有衙役的性命之后,王大山成功地逃到了海边的一条船上。

    到了这个时候,王大山终于明白,他惹上了他根本就惹不起的人。王大山也不敢上岸,因为岸上还有很多倭寇打着灯笼火把在寻找着他。

    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无法无天的倭寇。王大山知道,他只要敢上岸,一旦被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

    无奈之下,王大山只能继续在船上躲着。因为精神上又惊又怕,白天又一直在逃命,弄得王大山这个文弱书生疲惫不堪,很快便沉沉睡了过去。

    他这一睡就睡了一天多,等到他醒来时,才发觉自己已经随同这艘船到了朝鲜西海岸边。

    好在贩运海盐的海商没有为难于他,只是在安州海边靠岸时才将他扔到了浅滩上。

    可怜的王大山也不会游泳,在呛了好几口海水后,终于被海浪卷到了海滩上。又累又饿的王大山再也支撑不住了,就这样在海滩上沉沉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