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十里相送
    ,!

    “伯爷!多留一天呀!咱让老婆子今天就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给伯爷炖锅鸡汤喝呀。”带队来的朝鲜老头儿叽里哇啦地用手比划着,竭力想劝王瑞多留一两天。

    “老人家说什么?”王瑞转向箕耳问道。没办法,王瑞听不懂朝鲜话,这个老者对汉话也只会一点皮毛。

    “主公!老人家说……”箕耳一五一十地将老头儿的话复述了一遍,自己已经感动得掉下了泪来。

    王瑞听完后,也非常的感动。这老百姓,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他们都是心里明晃晃的。

    王大人抬起头来,学着温大影帝的神情,悲怆地仰望着星空,努力回想着前世自己最敬爱的奶奶去世时的情形,很快便两眼噙满了泪水。

    四周的人都被他的这幅表情感动得无以复加,那怕是最自以为理智的文启贤也一样的被他感动万分。毕竟这些百姓的言语和作为,都是自发的。

    王瑞估摸着导演可能要喊卡时,才低下头来,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

    当然,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导演,王大人也更不是什么演员。他只不过是将后世那些狗屁政客的拙劣表演借鉴了一番。

    “王某何德何能?竟然得百姓如此眷顾!王某愧不敢当呀!众位乡亲快快请起!”

    王瑞此时完全进入了“表演”状态,语带哭声,说得情真意切,就跟前世他奶奶去世时差不多。

    “哥,别伤悲……”、“姑爷……”一旁的秦小靖和小珠儿早已是梨花带雨,一左一右抱着王大人的手臂劝说着。

    “伯爷!多留一天呀!咱让老婆子今天就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给伯爷炖锅鸡汤喝呀。”带队来的朝鲜老头儿叽里哇啦地用手比划着,竭力想劝王瑞多留一两天。

    “老人家说什么?”王瑞转向箕耳问道。没办法,王瑞听不懂朝鲜话,这个老者对汉话也只会一点皮毛。

    “主公!老人家说……”箕耳一五一十地将老头儿的话复述了一遍,自己已经感动得掉下了泪来。

    王瑞听完后,也非常的感动。这老百姓,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他们都是心里明晃晃的。

    王大人抬起头来,学着温大影帝的神情,悲怆地仰望着星空,努力回想着前世自己最敬爱的奶奶去世时的情形,很快便两眼噙满了泪水。

    四周的人都被他的这幅表情感动得无以复加,那怕是最自以为理智的文启贤也一样的被他感动万分。毕竟这些百姓的言语和作为,都是自发的。

    王瑞估摸着导演可能要喊卡时,才低下头来,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

    当然,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导演,王大人也更不是什么演员。他只不过是将后世那些狗屁政客的拙劣表演借鉴了一番。

    “王某何德何能?竟然得百姓如此眷顾!王某愧不敢当呀!众位乡亲快快请起!”

    王瑞此时完全进入了“表演”状态,语带哭声,说得情真意切,就跟前世他奶奶去世时差不多。

    “哥,别伤悲……”、“姑爷……”一旁的秦小靖和小珠儿早已是梨花带雨,一左一右抱着王大人的手臂劝说着。

    “伯爷!多留一天呀!咱让老婆子今天就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给伯爷炖锅鸡汤喝呀。”带队来的朝鲜老头儿叽里哇啦地用手比划着,竭力想劝王瑞多留一两天。

    “老人家说什么?”王瑞转向箕耳问道。没办法,王瑞听不懂朝鲜话,这个老者对汉话也只会一点皮毛。

    “主公!老人家说……”箕耳一五一十地将老头儿的话复述了一遍,自己已经感动得掉下了泪来。

    王瑞听完后,也非常的感动。这老百姓,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他们都是心里明晃晃的。

    王大人抬起头来,学着温大影帝的神情,悲怆地仰望着星空,努力回想着前世自己最敬爱的奶奶去世时的情形,很快便两眼噙满了泪水。

    四周的人都被他的这幅表情感动得无以复加,那怕是最自以为理智的文启贤也一样的被他感动万分。毕竟这些百姓的言语和作为,都是自发的。

    王瑞估摸着导演可能要喊卡时,才低下头来,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

    当然,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导演,王大人也更不是什么演员。他只不过是将后世那些狗屁政客的拙劣表演借鉴了一番。

    “王某何德何能?竟然得百姓如此眷顾!王某愧不敢当呀!众位乡亲快快请起!”

    王瑞此时完全进入了“表演”状态,语带哭声,说得情真意切,就跟前世他奶奶去世时差不多。

    “哥,别伤悲……”、“姑爷……”一旁的秦小靖和小珠儿早已是梨花带雨,一左一右抱着王大人的手臂劝说着。

    “伯爷!多留一天呀!咱让老婆子今天就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给伯爷炖锅鸡汤喝呀。”带队来的朝鲜老头儿叽里哇啦地用手比划着,竭力想劝王瑞多留一两天。

    “老人家说什么?”王瑞转向箕耳问道。没办法,王瑞听不懂朝鲜话,这个老者对汉话也只会一点皮毛。

    “主公!老人家说……”箕耳一五一十地将老头儿的话复述了一遍,自己已经感动得掉下了泪来。

    王瑞听完后,也非常的感动。这老百姓,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他们都是心里明晃晃的。

    王大人抬起头来,学着温大影帝的神情,悲怆地仰望着星空,努力回想着前世自己最敬爱的奶奶去世时的情形,很快便两眼噙满了泪水。

    四周的人都被他的这幅表情感动得无以复加,那怕是最自以为理智的文启贤也一样的被他感动万分。毕竟这些百姓的言语和作为,都是自发的。

    王瑞估摸着导演可能要喊卡时,才低下头来,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

    当然,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导演,王大人也更不是什么演员。他只不过是将后世那些狗屁政客的拙劣表演借鉴了一番。

    “王某何德何能?竟然得百姓如此眷顾!王某愧不敢当呀!众位乡亲快快请起!”

    王瑞此时完全进入了“表演”状态,语带哭声,说得情真意切,就跟前世他奶奶去世时差不多。

    “哥,别伤悲……”、“姑爷……”一旁的秦小靖和小珠儿早已是梨花带雨,一左一右抱着王大人的手臂劝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