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王者荣耀
    “哦。知府大人言之有理。”文启贤无奈地回了箕德久一句。

    反正现在是箕德久在领头做事,真要有什么问题也得他先担着。谁叫他现在是知府了呢。

    想到这里时,文启贤禁不住又冒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感。他想起的是德川府知府宋仲鸡,这家伙一贯仗着自己兄弟在朝廷为官,对他们这些下属颐指气使的。

    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转到箕德久家了。这箕德久要真当上德川知府,那宋仲鸡肯定是要被干掉的。

    登州军干掉一个人的方式,还能有啥新奇的?肯定是破家灭门。这野心勃勃的大明军队统帅貌似杀起人来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活脱脱就是一个杀神!

    准备好名单后,箕德久和文启贤亲自送到了隔壁陈松的房里。

    陈松大喜,当即安排手下军官带着人分头行动。这仗没有打成,搜查逮捕的事总得做做吧。

    一刻钟之后,一队队衣甲鲜明的登州军士兵在介川官吏们的引导下开始四处出击,首先杀向介川城内的富户地主之家。

    大多数名单上的家庭都乖乖地打开了院门,任由登州军入内。毕竟登州军只是控制住人员,收缴各家的钱财物资,并没有胡乱杀人。

    不过,也有少数的人颇不甘心。他们关起门来,拿出家中的刀枪棍棒,想要负隅顽抗。

    但是,很不巧,他们遇上的是战无不胜的登州军。在登州军士兵们威力巨大的火枪和手榴弹面前,这些人家被当场作为通虏奸贼杀了个精光。

    另外一些小分队,则由官吏和衙役带路,往介川乡下的地主庄园杀去。在王瑞看来,大明那种“王权不下乡”的行政管制状态,绝对要坚决改变。

    三天之后,总计七百多人的地主和富户全部被集中到了介川城里,介川的老百姓们总算放下心来。这场天翻地覆的大变故其实对他们没有任何伤害。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是每个介川老百姓都兴奋了起来。因为一天几场的“批斗大会”开始了。

    平时那些欺男霸女、作奸犯科的地主老财和混混恶霸悉数被绑在了批斗大会的高台上。他们的罪行和劣迹被一一检举揭发了出来。

    什么强女干他人老婆、什么殴打下人,甚至于什么抢走了农民家一只鸡这样的小事,都被人一一控诉了出来。

    “杀了这些恶霸!”、“严惩土豪劣绅!”在登州军特工装扮的老百姓带领下,介川的穷苦农民气愤填膺地挥着拳头高喊着,恨不得将这些坏蛋全部杀个精光。

    通常这个时候,咱们的王大人便会盛装登场,在民众热烈的欢呼声中宣布对这些恶人行刑!将这些人家中的男丁全部杀个精光。

    “大汉万岁!”、“登州军万岁!”、“将军大人万岁!”台下狂热的朝鲜贫民跟着登州军士兵喊着山呼海啸般的口号,纷纷向前斜举着手臂向高台上的王瑞敬礼。

    这一刻,没有登州军和朝鲜人之分,他们全都是王大人的子民,可以在王大人的带领下去摧毁眼前的任何一个敌人。

    王瑞微笑着看着台下这些狂热的民众,心中得意万分。煽动利用民众的感情,登州军是玩得愈发得心应手了!

    “将军真乃世之雄主焉!”箕德久和文启贤见状后,全都发自内心地佩服不已,带领着介川的官吏跪拜在了地上。

    前面几天抓人杀人时,他们还把王瑞当成一个头脑简单的武夫呢。不过,却没想到登州军玩出了这么一出收卖人心的大批斗。

    而且登州军收买人心可不光是空口白话。而是拿出了不少钱粮物资的。当然,都是从被杀掉和批斗的倒霉蛋儿家里取来的。

    每次批斗大会完后,都有一个保留节目,那就是分发粮食。而且是按人头分。所以开批斗大会时,全介川的人差不多都倾巢出动了,场面搞得非常的宏大。

    “谢谢将军大人!大人公侯万代!”每个领到粮食的人,都操着刚刚学会的汉语,满含泪水地向着王瑞站立的地方磕头拜谢。

    而且所有参会的孝子,还可以额外领到一份油果子。据说,这是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亲自发明的“汉家果”!

    每次发放汉家果时,王大人和秦小靖都会亲自前去操作,一一将香喷喷的汉家果发到每个孩子的手里。这,正是属于他的王者荣耀!

    “哦。知府大人言之有理。”文启贤无奈地回了箕德久一句。

    反正现在是箕德久在领头做事,真要有什么问题也得他先担着。谁叫他现在是知府了呢。

    想到这里时,文启贤禁不住又冒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感。他想起的是德川府知府宋仲鸡,这家伙一贯仗着自己兄弟在朝廷为官,对他们这些下属颐指气使的。

    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转到箕德久家了。这箕德久要真当上德川知府,那宋仲鸡肯定是要被干掉的。

    登州军干掉一个人的方式,还能有啥新奇的?肯定是破家灭门。这野心勃勃的大明军队统帅貌似杀起人来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活脱脱就是一个杀神!

    准备好名单后,箕德久和文启贤亲自送到了隔壁陈松的房里。

    陈松大喜,当即安排手下军官带着人分头行动。这仗没有打成,搜查逮捕的事总得做做吧。

    一刻钟之后,一队队衣甲鲜明的登州军士兵在介川官吏们的引导下开始四处出击,首先杀向介川城内的富户地主之家。

    大多数名单上的家庭都乖乖地打开了院门,任由登州军入内。毕竟登州军只是控制住人员,收缴各家的钱财物资,并没有胡乱杀人。

    不过,也有少数的人颇不甘心。他们关起门来,拿出家中的刀枪棍棒,想要负隅顽抗。

    但是,很不巧,他们遇上的是战无不胜的登州军。在登州军士兵们威力巨大的火枪和手榴弹面前,这些人家被当场作为通虏奸贼杀了个精光。

    另外一些小分队,则由官吏和衙役带路,往介川乡下的地主庄园杀去。在王瑞看来,大明那种“王权不下乡”的行政管制状态,绝对要坚决改变。

    三天之后,总计七百多人的地主和富户全部被集中到了介川城里,介川的老百姓们总算放下心来。这场天翻地覆的大变故其实对他们没有任何伤害。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是每个介川老百姓都兴奋了起来。因为一天几场的“批斗大会”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