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一网打尽
    ,!

    “彩!知府妙计,可安天下!不如命令官吏们将这介川占地两百亩的富户悉数写出。再对这些人一一进行甄别处理!”王瑞一拍巴掌,为箕德久叫起好来。

    “主公圣明!甄别标准就按照能否写汉字、说汉语来。如此一来,既可分出谁是我汉家儿女,又可以取得通虏者的财货物资补充大军。”

    箕德久受到王瑞鼓励后,心中大喜,忙不迭的又献出一条毒计。

    “箕知府所言有理。不过,我登州军今日前来可不是象满虏强盗那般,一心一意为了抢掠的。本伯是此来重设汉东三郡,这汉东地界的老百姓就是我大明之民。只要学汉字、说汉语、习汉礼,便可以归化为我大汉之民。”

    王瑞微笑着说道。弄得箕德久满脸懵逼:你这不是为了财货女子,又是为了什么呢?

    箕德久望着王瑞,知道王大人还有话说,便静静地等着他装逼。

    “老子不相信你就不贪恋这些财货女子。”箕德久在心中嘀咕。

    不曾想,王大人却道:“将这些财货一分为三吧,三成补充军用,三成作以后的官府开支,另外那四成全部用作普济贫民之用。就在城门口开设粥厂,凡是穷苦之人都可以去吃。这些汉东的汉家箕子遗民受了苦呀!”

    听到王大人这一番声情并茂的话后,箕德久被感动得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哽咽着泣不成声。

    我靠,表演有点过猛了!王瑞心中暗道。他有点无法断定这老家伙是真情流露,还是故作姿态讨自己欢心了。

    “主公真是爱民如子!天降主公于世,我汉东百万乡亲有福了。不过,既他们身为我汉东百姓,又凭空得了主公的恩惠,那就得有所表现。”箕德久收敛起脸上的激动神情,好象又想起了什么新的主意。

    “哦!先生可有妙计献来?”王大人其实早就定计,但是他故意不说出来。反而专门留待箕德久献计,特意让他有完整的参与感。

    只要他全程了,就由不得他以后不全心全意地忠诚于自己。

    “主公!只需在粥厂边设几个教汉话的老师,每个来领粥的人都要学会一句汉话才能领粥。这样一天两顿下来,就可以学会两句汉话。多领上些时日,会讲汉话的人就会更多了。”

    箕德久眼睛放着光,滴溜溜地乱转着,又说出了一个王瑞特别赞赏的主意。

    “好!便依箕知府所言。这事,就交给你来主理吧!大弟,传我的命令,让陈主官和各级军官前来议事。对了,顺便再将介川知县和那帮朝鲜官吏也叫来。”王瑞转向一旁的尹大弟吩咐道。

    一刻钟的功夫之后,陈松带着各级军官、文启贤带着十多个介川官吏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各位,刚才箕知府向本伯建议,还需肃清这介川城里通虏之人……。”王瑞也不再和这些人商量,直接便将事情给布置了下去。

    “谨遵将军钧命!”堂下的登州军军官们立即齐刷刷地朗声答应。

    不过,以文启贤为首的介川官吏们却是有点迟疑。因为他们知道,做了这些事后,他们就彻彻底底地和登州军绑在一起了。

    好毒的计策!文启贤等人望向箕德久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哀怨:哥,你要投登州军献投名状你就投,你别把大家都拉下水呀!

    但是箕德久却管不了这些,此时的他得意万分。看着这些前天还是自己的上司和同事,瞬间变成了自己的下属,箕德久心里美得不要不要的。

    他高傲地昂着头,鼻孔朝天地俯视着跪在地上的这些介川官吏,口气不善地说道:“各位,怎么还不领命?难道要抗命不成?”

    “不敢!不敢!谨遵将军钧命!”文启贤赶紧磕头领命。

    尼玛!昨天被杀的李清哲和金想日还尸骨未寒呢。别他娘的惹事儿!

    “遵命!”,“谨遵将军钧命!”介川官吏们在文启贤的带领下,全都乱哄哄地磕着头,七嘴八舌地开口应承。

    “很好 ̄知府,带着他们下去办差吧。”王瑞挥着手把这帮家伙打发了下去。

    走到县衙外院偏房后,介川官员开始七手八脚地折腾了起来。磨墨的磨墨,书写的书写。

    写啥呢?当然是介川的富户地主。这个时候,那可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凡是有点钱有些地的人,悉数被这帮官吏写了出来。

    一个叫李宏基的捕快头子就在大喊:“把金家老三的名字写上去!这个狗日的胖子就是通虏的贼人!”

    “你是说金正摁吗?他家可没有多少钱啊!”一个负责书写的书办有点疑惑地抬着头反问道。

    “他家算不上。你没看他家的人,全都饿得皮包骨头了吗?可能杂粮都吃不饱吧。”另一个吏员也插话道。

    “那就只抓这个什么叫金正摁的胖子吧!他全家都瘦得皮包骨头,他一个人是胖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他不是通虏之贼,谁是?不用争,写上!”

    箕德久一锤定音,直接给金正摁定了罪。他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不用讲,这家伙一定是在自己家中作威作福的。收拾他,不冤枉!

    其实开初让大家报这些富户和通虏之人时,大家心理上还是有所障碍的。因为大家都明白,这里离着满虏控制的地方还远着呢,那来什么通虏之人?

    不过,有人报出了第一名字后,其他的人很快就跟上了,而且还越写越兴奋。借着这分辨通虏贼人,正好把和自己不对付的人收拾了!

    不到半个时辰,两张黄灰色的土纸上便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介川地界上的富户地主,全部被一网打尽!

    “知府大人!这、这妥当吗?”文启贤的汉学也颇为不错。

    换句话讲,他其实和大明那些传统的儒生也差球不多。总觉得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人有所不妥。这不是要把所有的人逼反吗?

    “县令大人勿需多虑!我家主公高瞻远瞩,定能给我汉东三郡带来朗朗乾坤!我家主公仁泽四海,岂是我等小吏所能理解的?你就安心等着吧,以后介川之民都得以我家伯爷为神!”

    箕德久摆了摆手,根本不容文启贤多说。看文启贤的眼神,也好象是在看一个傻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