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另有打算
    “贤侄!你这眼界怎生如此浅显?这么快就忙着要女人要钱了?”箕德久对这个贪色贪财的侄子气不一处来。趁着帮忙布置的时间,抽了个空生气地质问了起来。

    “小、小侄这不都二十好几了嘛!这无孝有三、无后为大,小侄想着有这机会赶紧把婚成了,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个交代。”

    箕耳小白脸一红,神色有些尴尬,不过随即便给自己编了一个光面堂皇的理由。

    “哦。原来如此!为叔错怪你了。露些短处出去,也能让伯爷觉得你好控制。贤侄这招妙呀!”箕德久捋着山羊胡子,高深莫测地说道。

    如果他的这副作派让咱们的王大人看到,王瑞肯定会送他两个字:“砖家”!

    尼玛,印度阿三越过了边境,“砖家”说我后清是最大赢家;印度阿三毫发无伤地退走,他们又说我后清是最大赢家。反正左说右说,这些狗东西都能证明自己的主子是伟光正。

    这样的厚颜无耻之徒,他们不是砖家,谁是砖家呢?

    将金想日家大院的死尸和鲜血清理干净后,王瑞下令从登州军收缴的财物中划拔一部分给箕耳,算是赏给他的安家费用。文启贤等人给他又送了几个丫环婆子过来,箕耳这个家倒也安得有模有样。

    在登州军的大办支持之下,箕耳的婚礼办得很是隆重。白天还悲呼惨叫的金家大院,到了晚上一派张灯结彩!

    金想日漂亮的小妾,现在他是日不成了。就因为不失时宜地冒犯了大明天军神威,便被登州军毫不留情地破家灭门了。

    不过没关系,登州军的“小朋友”箕耳同志,很荣幸地接替了这个美妙的任务。

    酒席完后,三个新人正儿八经地拜了堂。虽说细节上有所疏漏,但整个流程还是弄得有板有眼的。

    第二日辰时,箕耳带着两个新妇前来给王大人请安。毕竟他现在投靠了登州军,眼前的这一切可全是王大人给的。

    不过,负责王大人安全的尹大弟可不敢让王瑞和秦小靖等人就这么单独地接见他们。再怎么说,这两个女人的家人都是被登州军诛杀的。天知道她们会不会奋起报仇呢。

    他坚持带了十多个大块头的亲卫兵侍立在大堂两旁,也不管样子好看不好看,就那么愣头愣脑地立着。由于他也是按照安保条令行事,王瑞虽说觉得这是小题大作,不过也只好对他听之任之。

    不过,等到箕耳带着两个玉人进得大厅,一众亲卫酗子们都两眼变得直勾勾的。原因无它,这两个女子确实颇为勾人。

    只见其中一个女子穿着流云素纹的锦白襦裙,不过却没有半点素净、苍白之感,却如九天仙女降临人间。

    她头上一支九凤朝天步摇,缀在乌黑发亮的发髻上,随着她轻迈莲步,显得格外婀娜多姿。

    不过,她的眼中却分明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爱怜。

    当然,王大人对于她的这种神态却是免疫的。他心里知道,这肯定是李清哲的那个女儿,指不定这个女人在心中如何仇恨自己呢。

    王瑞又将目光转向另一个女人。这是眉目含春,分外娇艳的女子,感受到王大人的目光注视到自己后,她也忍不住偷偷地瞄了王瑞一眼。

    原来,这就是相公口中仿若神明的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昨晚拜堂时,只是听到了王大人的声音,还以为是一个糟老头子,没想到却是一个年轻俊俏得不成样子的英武男子。

    王瑞身上的摄人气魄在瞬间征服了她,她忍不住在嘴角带上了一丝娇媚的轻笑。或许,这才是她少年时代一直梦寐以求的男人!

    “平身吧!我且问你们,登州军杀了你们的家人,你们可曾记恨?”秦小靖那壶不开提那壶地插话道。

    “啊!”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人不由得吓了一跳。

    她们的家人是被登州军杀了,她们也被强行许配给了这箕耳,不过说到记恨,她们却是一点这种心思都是不敢有的。

    话说回来,就是真要记恨,又能怎么样呢?她们不过是两个弱女子而已。特别是金想日的这个小妾,她是被金想日强抢来的。金家人全死了,算是给她报了仇了。

    “说话呀!”小珠儿在一旁娇声喝道。她对这两个性感狐媚的女人天然地带有敌意。

    “伯爷饶命!小女子万万不敢!”李清哲的女儿首先匍匐在地,吓得心胆俱裂。

    “小女子是被那金家老狗抢进家门的。登州军杀了这些金家贼人,小女子感激还来不及呢,那敢记恨!奴家谢过伯爷、谢过登州军的勇士们!”金想日的小妾毫不犹豫地迎着王瑞的眼光答道。

    “好了,好了 ̄耳,你可以管好家里的这两位夫人。下去吧!新婚燕尔,时间宝贵。咱们就在这介川多呆两天大后日便要出发,你好好享受一下这天伦之乐吧!”

    王瑞大度地挥制止住了秦小靖和小珠儿两人。这一打一拉配合得颇为娴熟。

    “伯爷!怎生为了小侄就逗留几日?”等箕耳带着两个新妇退下之后,一旁的箕德久有些不解地说道。

    他心想,这忠贞伯行事也太儿戏了吧?为了让箕耳多陪两天女人,就在这介川多呆两天?这德川还打不打呢。

    “哈哈!果然瞒不过箕知府!这介川城,咱们还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如果就这样走了,介川就不能真正控制在咱们手里。不知先生有何妙策?”王瑞微笑着道。

    “且容下官想想!”箕德久顺口又改了自己的称呼。现在是知府了嘛,当然要自称下官了啊。

    箕德久知道,王大人是在考究自己。当然,这也正是自己显露才华,投名状的时候。箕德久的脑子开始飞速地转动了起来。

    王瑞也不说话,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左右的亲卫士兵暗暗发笑。这帮家伙全都血气方刚的,肯定是心痒痒的了。

    “伯爷!下官有一个主意,可以将这介川城里的人全部收拢在一起。”箕德久待王瑞放下茶杯后,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哦!先生快快道来!如若果是妙计,某自当听而从之。”王大人抚掌大笑,一副明主作派。

    “老夫蹉跎半生,今日方遇明主焉!苍天有眼,不负我才。”箕德久心中感叹万千,几滴老泪刷刷地流了下来。

    “哥,你们演三国演义呢。”秦小靖压低声音,在王瑞耳边悄悄说道。

    王瑞闻言也忍不住发笑,不过他却对箕德久道:“老先生何需感怀!今日正是为我大汉民族效力之时!先生岂不闻姜太公遇文王否?”

    “主公,下官想着,可令这些介川官吏举报私通满虏之人。然后由举报者带队,前去抄灭这些通虏者。这样,这些举报者就不得不和咱们站在一边了。”箕德久拱手说道。

    “那不愿举报的呢?”一旁的秦小靖问道。

    “回夫人的话。不愿举报的人,便是那通虏之人,我军正可以将其收审抄家,一举扫灭不服。”箕德久想也不想,就口气坚定地说道。

    尼玛!果然姜是老的辣!你狠!

    不过,咱们的王大人却是另有一番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