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飞来横福
    王瑞下令后,尹大弟一挥手,四个亲卫队士兵便冲了过去,将县丞李清哲和县尉金想日拖了出来。

    四人将李清哲和金想日推倒在地,也不管他们在叫喊什么,手起刀落,便将两个敢跳出来挑战王大人权威的小瘪三砍死在地。

    “敢挡我登州军道路者,诛灭全家!”尹大弟过去割下两人的脑袋,血淋淋地提到介川城的一众官吏面前,气势汹汹地吼着。

    文启贤万万没想到这大明伯爷会突然翻脸,刚才还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的两个同僚,瞬息之间便丢了性命。

    他赶紧磕了一个响头,惊魂失魄地叫道:“伯爷!将军!一切但以将军命令为准!”

    “文知县莫慌!我大明天军只诛奸贼而已。凡是顺我天军者,均为大明顺民!都起来吧,头前带路!”王瑞挥着手命令道。

    就在大军进城时,一个百人小队以箕耳为向导,杀气腾腾地赶往县丞李清哲和县尉金想日家去。

    李家和金家还没有搞明白怎么一回事,登州军的士兵便在队正的指挥下冲了进去。随着砰砰啪啪的枪声响起,李家和金家的男女老少统统倒在了血泊之中。

    应箕耳的要求,李清哲的一个十六岁的女儿和金想日的一个二十岁的小妾被留了下来。这家伙都二十二岁了,还没找到老婆呢。

    现在一朝翻身成了大明天军的带路人,他便寻思着是不是给自己先整两个女人。这一个人的日子实在不好过呀。

    不过,虽然两个美人留下来了,能不能让他得手,却是需要咱们的王大人批准才行的。

    介川县衙大堂内,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高坐正中,微笑着看着跪在堂下的二十多个介川官吏。

    “现在这介川县丞和县尉因为冒犯我大汉天威,已被我汉军诛杀。现在,本伯便来说说,谁可接替他们的职位!”王瑞话音一落,众人的眼光全都转向了朴德久和箕耳。

    在他们看来,毫无疑问,这两个职位一定是这两叔侄的。

    不过,王大人喝了一口案台上的茶水后,便又悠悠地说道:“这箕子朝鲜,以后便是我汉家之地。所以,这接替县丞县尉职位的人,一定要通过我登州军的科举考试。内容很简单,就是要会写汉文,讲汉话,通汉礼!这介川的人,谁都可以来报考,通过考试就可以为官为吏。”

    介川的一众官吏闻言后,纷纷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官职和身家性命保住了。当不了县丞县尉,还是可以保住原来的一切。

    “你们也不要想着不关自己的事。你们也得参加这科举考试!考得差者,就地免职!考不及格者,降级使用。留给你们的学习时间不多,一个月后就得开考了。”

    王瑞坏笑着望着众人。尼玛,看你们要不要学汉语!

    “啊!”介川官吏们的表情立即变得五彩缤纷,有人欢喜有人忧虑。

    欢喜的人不用说了,他们就是那种汉学渊厚的人。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好好温习一番,如果再找人教导一下,说不定这县丞县尉的位置便成了自己的。

    而听不懂汉话,现在都得靠着箕耳翻译的人,就差不多要哭了。尼玛!这汉话汉字有这么好学的么!

    不过,现在改朝换代了。木有办法!要想保住自己现今的身家职位,就得拼命地学习这难学的汉字汉语。

    待众人情绪安定下来,王瑞又指着朴客道:“朴客朴德久,本为大汉箕子子孙,着令其恢复祖姓。改名箕客箕德久 ̄德久心向故国,于困苦中不忘故族,吾心甚慰!为表其功,今令其暂代德川知府,驭民一方!”

    “啥?这蹉跎半生的老头儿朴客就这样成自己的上司了?”朴官原来的这帮同僚上司都傻眼了。妈的,这他娘的简直就是飞来横福啊!

    他朴客朴德久有何德何能?转眼之间就成了数县一府的知府黄堂大人?真是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许多人忍不住在心中后悔,怎么自己以前就不好好找个汉人儒生做老师呢?如果这汉语汉话学得好,这荣华富贵岂不是自己的了吗!

    “大人公侯万代呀!小人何德何能?竟能得伯爷眷顾,以老残之躯高坐黄堂?小老儿唯有鞠躬尽瘁以报伯爷 ̄客代我全家,多谢伯爷赐名!”

    朴德久见王瑞这一次公开声明,感动热泪盈眶,立即跪下磕了几个响头。

    “箕知府快快请起!以后这德川之事,还得老先生多多尽力呀!”王瑞得意地笑着道。

    这左右他人命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感觉,实在是太他娘的爽了!

    等着箕德久又磕头拜谢后,王瑞又再转向箕耳道:“荣俊!你尚年轻,可愿跟着本伯历练一番?”

    “箕耳多谢伯爷赏识!能跟在伯爷身边,实乃小人三生之幸!”箕耳赶紧翻身下拜。

    有了王瑞这句话,以后他的命运就彻底和登州军联系在一起了。这荣华富贵,自不待言。

    王瑞正要叫他起来,不曾想这家伙又期期艾艾地说道:“主公,小……小人还有一事相求!”

    “哦!荣俊有何要求?都可一一道来!”王瑞大度地点着头鼓励着他。众人也都一脸羡慕嫉妒恨地望向了他。

    “多谢主公!”箕耳又是一通下拜磕头,这才红着脸道:“李清哲的女儿和金想日的小妾,颇有几分姿色,又甚为可怜,被小人恳求天军留了下来。小人、小人想请主公将这两人赏予小人……”

    “哈哈!真是人不风流枉少年!允了!金想日的那个宅子,本伯就赏给你了!你今晚便去洞房花烛吧!”王瑞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才不怕箕耳有要求,有了要求才好控制嘛。不过,这高丽棒子也太他娘的眼光太短浅了。不知道去了德川府城后,美女更多吗?

    “谢过主公!主公真是箕耳这一世的贵人。”箕耳又砰砰地给王瑞磕了几个响头。

    他以前就是一个酒楼跑堂的小二,没想到这阴差阳错地当了登州军的“带路党”后,居然一下子就迎娶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白富美”!

    而且这还是一下娶俩,凭空白地就得了一座三进的高屋大院,成了大明天军统帅身边的红人。说是从此登上了人生巅峰也不为过。

    “哈哈!大家今晚就是箕耳的府上吃酒席吧!”笑着对介川的官吏们说道。

    “恭喜箕耳先生x喜箕耳先生!”以文县令为首的介川官吏们纷纷拱手向箕耳行礼道贺。

    “哈哈,还是要谢过伯爷才是。大家今晚就去荣俊府上喝杯喜酒吧!”箕耳喜得乐不可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