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箕子儿孙
    “大人!小人全族血脉流落于朝鲜千年,今日能一睹我天朝战神风采,死而无憾哉!”

    朴荣俊才刚刚站起来,便又痛哭流涕地对着王瑞一个长揖。其情真意切,仿佛是见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父母兄弟。

    “义士何需如此?本将军今日统雄兵前来,便是要复我大汉故土,重建汉东三郡。君之全族,从此入我大汉温暖怀抱焉!”

    王瑞也站了起来,向着朴荣俊深施了一礼。既然这人上杆子的要自认为汉人,表演得这样卖力,王瑞决定配合他一下。

    呵呵,这才是良才遇明主的场面嘛!

    “将军!我箕子朝鲜千万百姓,望大汉天军如枯术盼雨露耳!”朴荣俊继续着自己声情意茂的表演。让一旁的尹大弟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

    “嫖……嫖荣俊?快快为嫖义士赐座!”王瑞客气地招呼着身旁的尹大弟,让亲卫给朴荣俊拿来一个软垫。

    “朴某谢过大人!”朴荣寇是感激地接过垫子坐下,身后站着他那几个腿都在打着颤的堂兄弟。

    “义士,你可是姓嫖?”王瑞有点好奇地问道。

    你丫的,你嫖就嫖了,居然还将这样一个恶心的字用来作为姓,真是臭不要脸!

    “回大人的话,是朴!”朴荣俊急忙解说道。

    “哦。你可会写字?如能写字,可将你这名字写给本伯看看。”王瑞听在耳中,还是一个“嫖”字,便想着让眼前的这个嫖荣俊把自己的名字写出来。

    咱们的王大人非常好奇,居然他娘的,还真有姓“嫖”的!

    “回将军大人的话,小人能写少许汉字。名字嘛,自然也是能写的。”朴荣俊点头哈腰地站了起来回话道。

    “来、来、来!快快写给本伯看看!如果你真的能写会算,本伯便要安排你帮着做些差事!”王瑞笑容满面地吩咐道。

    王瑞心中充满了期待,他是真心的希望这个什么嫖荣酷写一点字。毕竟在这个时代,不要说在朝鲜,就是在大明本土,能写会算的人也不是很多。

    “哦?!如此,小人便献丑了!”朴荣俊自信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案桌边,信手便写下三个大字“朴荣俊”。

    “朴义士真是写得一手好字!彩!”王瑞看了后,忍不住夸赞了一声。

    这朴荣俊确实是一个人才,写出来的三个大字颇有点颜体的风采,一板一眼的,很是传神。

    看来,这小子也是师出名门。王瑞在心中暗暗叹道。

    “大人过奖了!小人这书法,是跟着我家表叔学的。”朴荣俊一五一十地报告道。

    “犯贱?二货?哈哈!你爹是范文程吧?你这名字可取得不怎么样!”王瑞轻蔑地嘲笑道。

    “哦!大人竟然听过家父名讳?是识得家父吗?”范健面露喜色。不过,他心中还是甚为不解:怎么我这名字就取得不好了呢?

    “哼!本伯不但知道你这做大汉奸的老爹名字,咱还知道他干过多少不知廉耻丑事。我且问你:见了本伯,为何不跪?”王瑞厉声喝问道。

    王瑞知道,满虏派了范文程这个大汉奸的亲生儿子犯险过来,一定是有什么花招要耍的。所以,他突然觉得,一定要把自己的气势拿出来,先吓吓这全家都是满虏奴才的泻奸。

    “大人……”范健面露惊恐,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他毕竟年纪尚轻,虽然在满虏之中颇有才名,但毕竟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生死大场面。被咱们的王大人一吓后,腿脚立即不争气地软了。

    “哼!狗汉奸。想不到你这厮浓眉大眼、英俊倜傥的,其实也是一个软蛋。我家主公问话,快快招来!”一旁的陈铭也跟着吼道。

    “大人!小的是生员,是有秀才功名的。”范健定定心神,拱手回话道。来之前,他那汉奸老爹范文程就叮嘱过他,让他保持风度,不要害怕。

    老奸巨滑的范文程知道,现实可不是三国演义,这让满虏闻之色变的征东将军一定不是简单的人。什么威压、欺诈,肯定是会轮番上演的。

    “你来见本伯所为何事?”王瑞笑着问道,却并不让他起身。

    “学生奉我家大汗钧令而来,只为救将军一命!”范健傲然起立,颇有几分古代的说客风范。

    呵呵,以为还是秦汉三国时呀!三国演义看傻了吧。王瑞心中暗乐,决定将这“犯贱”拿来调侃一番。

    穿越到了这古代,没网络没电视的,连起点的小说都看不了了,得自找乐趣啊。

    “啊z孩这个傻狍子还想救我一命?他恨不得食我肉、寝我皮吧?哈哈!”王瑞笑着道。

    “黑孩?黑孩是谁呀?”范健一头露水。这名字,他在满虏中也没有听过呀。

    “黑孩你都不知道?那你父子这汉奸做得可真够笨的!这黑孩就是你说的那满虏大汗黄太鸡啊!”王瑞耐心给“犯贱”解释道。

    这下轮到登州军的一众军官一头露水了。啥时候咱王大人的耐心这么好了呢?不应该哦。

    “哦哦,就是黄台吉大汗。学生便是奉他的命令来的。将军祸不远矣,尚不自知否?”范健歪着脑袋问道。

    哈哈,有点意思了!王瑞在脑子里将前世看过的三国演义电视剧回忆了一遍,觉得如果让这“犯贱”参演都不用带导演的。

    “哦?还请先生教我!”王瑞正正神情,微一拱手道。

    呵呵,上钩了!这粗鄙武夫,看来还真好蒙。这一刻的范健仿佛是苏秦张仪附体,逼格高得不要不要的。

    “将军客气!且听学生为将军道来。将军坐拥数万雄兵,战功赫赫,不觉得功高震主么?”范健装逼地摇着手中的羽毛扇笑道。

    “先生继续!”王瑞瞟了身边的一众军一眼,催促着范健继续分说。

    张扬、周云台等人一怔,神情明显有些不对。这些人的心情一下跌落到了谷底。难道将军大人要和满虏谈和?

    俺的将军大人,之前说好的驱逐满虏,杀光蛮夷呢?可不能中途放弃啊。

    龙尽虏刘玉书等人一看事情不对,这是要演砸的节奏啊。他们赶紧用眼神制止住几人。你丫的虽说是群众演员,可也得配合好表演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