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 正好练兵
    “大人,是真的吗?”肖剑和三麻子一激动,铮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哈哈,看你们这激动的。当然是真的!”王瑞招呼肖剑等人坐下,又四处走走说说,最后才在士兵们感恩戴德的目光中离去。

    等王瑞几人回到义州州衙大院时,陈铭和龙尽虏等人正饿着肚子在等他呢。

    “兄弟们,大家辛苦了,开始吃东西吧!”王瑞走到正堂内坐下,也不多话,直接招呼大家开始吃饭。

    等大家都填补了一下肚子,王瑞才道:“现在满虏撤兵走了,至少在一年、两年之内,他们是再也不敢南下了。所以,趁着这个短暂的和平时间,咱们先把朝鲜拿下!”

    “好呀!”、“有仗打啦!”军官们都兴奋了起来。

    没有轮换回去的军官,虽说在义州呆的时间久点,也和满虏打过几仗,但一直打得不过瘾。

    本来还以为这次能和满虏大军好好打上一仗呢,没想到王大人到了后,只是一通炮击,满虏的那什么狗屁大汗就跑来求和了。

    而新跟着王大人过来的将官们呢,自从去年京师勤王之后,他们基本上都在天天操练,好久都没有上过战场了。

    所以,现在听说有仗打了,所有的人都兴奋了起来。这便是登州军和其他的明军大相径庭的地方。

    大家别以为上阵杀敌是军队的天然使命,等你被拖欠克扣军饷、吃不饱穿不暖时,你肯定就不会这样想了。

    而且,可能都会和现在的明军一样,打仗前先趁机问上面要回一点军饷和开拔银。

    “啊!”范震被不远处巨大的炮声吓了一大跳。

    从第一轮的那一发,再到第二轮的三发,登州军的大炮发射得太快了。这种快捷的速度,完全超越了范震的想象。

    “轰、轰、轰!”,三发威力巨大的开花弹在满虏镶白旗大旗位置爆炸开来,多铎的这杆一丈八尺高的贝勒大旗斜斜地倒了下去。

    伴随着镶白旗大旗的倒下,无数的残肢断臂被大炮爆炸的冲击波抛到了空中,炮弹落点周围更是腾起一片血雨。肉泥和血点散落后,三缕青烟袅袅升起。

    “先生以为我登州军的大炮威力如何?”王瑞意味深长地询问道。

    “果然威力巨大,如同天崩地塌!”亲眼见识了登州军炮弹爆炸的威力后,范健吓得脸色惨白,喃喃地嘀咕着。

    “将军的登州军果然是天下无敌!这大炮一炮轰出,立马就十里糜烂啊!恭喜将军、贺喜将军!”范健将手中的望远镜递回给王瑞,弯腰下去,深深施了一礼。

    “同喜同喜!这也是先生的大炮!”王瑞客气地将范健扶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我的大炮?将军何出此言。”范健有点困惑。这明明是摆在你登州军阵地上的大炮,咋就成了我的了呢?

    “主子!学生不敢!”范健听王瑞这么一说,立时吓得跪到了地上。

    三国演义的评书他听过无数次了,那盗书的蒋干没有死在周瑜的手上,最后也死在曹操的手上了啊!

    再说了,谁知道王大人说这话是不是考验自己的呢?

    虽然这王大人说起话来满面带笑,对所有人都和蔼可亲,但是范健知道,这位爷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他可不敢再“犯贱”了。

    刚到义州时,他还想着要保持一个使者的气节。可在见识了登州军的强悍,再加之又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后,范健现在面对王瑞时,那是发自内心的惧怕了。

    “范先生?!你这是为何?咱们登州军,所有人都是兄弟,早就废了跪礼,以后切莫如此客气!”王瑞脸上带着亲切动人的微笑,一把将范健扶了起来。

    “主、主子!这、这可如何使得?”范健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眼眶中噙满了泪水。

    如果说之前他想投诚王瑞是因为看到了登州军的强大实力。这一刻,他是发自内心深处地感动了。

    在辽东跟着老爹做汉奸这些年,虽然黑孩(黄台吉)颇有点礼贤下士的明主风范,可架不住满虏绝大多数人都是野蛮粗鄙之人。他范家可没少受欺负。

    比如多铎那个狼崽子,简直就是把范府当成了自己的后院,随时跑来拖一个女人就去奸银!

    忍侮受气这么多年,就在范健差点都要认命了时,没想到歪打正着地被派来出使义州。特别是登州军炮兵在他的指引下炸了镶白旗的大旗后,他的心思就活泛了。

    现在王瑞这一声先生之称,这一套关于兄弟的说法,是真的打动了他。用后世的话说就是,他被咱们王大人的人格魅力征服了。

    “跟我王瑞站在一起,为我大汉民族奋斗的,就是某的兄弟!就当得起!对了,范兄弟,以后可不许再叫我主子了!”王瑞拍着范健的肩膀道。

    “这,这……,这称呼……”范健有点尴尬,他可以不叫王瑞主子,可也不敢跟王瑞兄弟相称啊!

    “哦!先生可有字?”王瑞想,他这范氏也算是书香门第吧,这范健肯定是有个字的。

    想起这“书香门第”的说法,王瑞就想起前一时空在网上看到的关于范文程的资料。

    这老狗自称是范公仲淹的后代。其实范公的后代一直分布在湖南长沙一带。真不知范公泉下有知,会不会掀开棺材板出来打人。

    “回大人的话,家父赐字尔霍,范尔霍!”范健毕恭毕敬地回答道。他在心理嘀咕,自己刚到义州时,可是这样自我介绍过的啊。

    “二货?二货!范兄弟,你这字可不好!这样,本伯给你赐个字,以后你收到这个称呼的书信时,就代表着这是我发出的讯息。”王瑞想了想后说道。

    这要叫人家当双面间谍,怎么也得给个暗号不是?

    “多谢大人赐字!学生谢过大人!”范健激动万分,拱身深深行了一礼。

    “嗯,这个……”王瑞思考了起来,这暴一下叫他赐字,他还真不知道该给范健取个什么字。

    “叫个什么呢?就叫……,就叫范伟吧!”王瑞想起前一时空,有个搞笑演员。有点二货、有点装逼,把他的名字拿来给范健用,刚好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