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也要去
    经过近两日的监视后,龙尽虏和陈铭带着各自所领的骑兵队,在第三日下午全部撤回到了义州城里。

    而张二派出去的各支哨探队,也陆陆续续地赶了回来。至此,王瑞终于确定,满虏果然乖乖地退回沈阳去了。

    既然打得满虏暂时不得不和登州军划江而治,王瑞终于可以放开手脚来实施他的朝*鲜攻略了。

    当晚,王瑞下令全军召开庆功会,让在辽东与满虏血拼的登州勇士们都能乐呵乐呵。

    虽然在义州州衙大院内,也摆下了十多桌酒席,在义州的中高层军官都被通知前来出席。但王瑞本人却带着秦小靖,在几十个亲卫队员的护卫下,提前跑去了各个营地。

    在义州的登州军新兵营地,升为新兵队正的肖剑和三麻子正和士兵排队吃饭,突然食堂大门外传来一声大吼:“将军大人到!”

    众人一惊,纷纷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筷,齐刷刷地往大门口望去。加入登州军月余,他们从各级军官的嘴里听到了太多关于王大人的丰功伟绩。

    几乎所有的新兵,都充满了好奇,能让自己这些长官一说起来就满脸崇敬的忠贞伯王大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肖剑和三麻子也和所有的其他人一样。他们也充满了好奇心。

    自从几天前听说王大人来了后,肖剑就和三麻子私下里嘀咕着,如果有机会见到王大人,一定要敬王大人一杯。今天,王大人真的来了!

    只见首先进入食堂的,是一左一右两队士兵。他们穿着极为修身的漂亮军服,足下的皮靴油黑发亮,每个人的动作都是一样的矫健有力,脸上都带着慑人心魄自信。

    “三麻子!这些就是大人的亲卫。”肖剑羡慕地望着这些亲卫营士兵,显摆地向三麻子介绍道。

    很快,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穿着同样漂亮的军服,披着一件黑面红底的丝绒大氅,行走之间,分外气势雄伟。来人正是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

    “全体都有!”陈松洪亮的喊声传了过来:“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所有的将士都向前斜举手臂,声嘶力竭地大吼了起来。

    “大汉至上,汉军威武!”王瑞同样向前斜举手臂,声音激昂地大声吼叫道。

    “大汉至上,汉军威武!”肖剑、三麻子和同伴们一样,眼中含着热泪,用崇拜的眼光望着他们心中的“大汉战神”。

    “兄弟们,我来看你们了!”王瑞一边高喊着,一边面带微笑地扫视着食堂里的每个人,仿佛望到了他面前的每一个士兵,以至于当天晚上,士兵们都在宿舍里讲,将军大人首先看到了自己。

    “来,让我看看,大家今晚吃的什么?”王瑞走到一个士兵面前,端详起他碗中的东西来。

    两块巴掌大的肉块、一些炒菜还有一个鸡蛋。王瑞点了点头,笑着道:“嗯,还不错,看来没有人克扣军粮!”

    “哈哈,咱登州军,唯独这军饷军粮是没有人敢贪没的。”陈松在一旁笑着道。

    “都坐下吃饭吧!吃饱了,明天好去复我汉家故土。”王瑞挥着手示意大家坐下来吃饭。

    “多谢大人!”众人陆续坐了下来,继续狼吞虎咽地吃起了饭。这些人虽然加入登州军后,一直大鱼大肉地滋补着,但今天加了肉加了蛋,众人还是吃得很开心。

    “哪个是孤独一剑?”众人正吃饭间,王瑞又问了起来。

    “叫你呢?”三麻子用手肘碰了碰肖剑。

    “哦!”肖剑急忙放下碗筷,有点不好意思是站了起来:“大人!俺就是肖剑!”

    “肖剑!孤独一剑!哈哈,我听说过你。他们说你的功夫很不错c样的。”王瑞走过去拍着肖剑的肩膀道。

    “回大人的话,属下是学了些功夫。不过都是花拳绣腿,比不得我登州军的杀人技艺!”肖剑老老实实地说着自己这些日子来的心得。

    “哥,我有时间了,来找他比比!”秦小靖从王瑞身后冒了出来。她还是一幅争强好胜的武侠性子。

    “好,比比!”王瑞宽容地宛尔一笑。

    这是什么人?肖剑颇感意外。这人面色白净,看着象是女子。不,就是女子!那胸脯,高耸得就象山峰……

    果然,王瑞指着秦小靖介绍道:“这是我登州军浮山湾城管队正,本人的夫人秦小靖。”

    “新兵营甲大队队正肖剑,见过秦夫人!”肖剑赶紧举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心道,将军大人的夫人,咱哪敢和你比!比个毛线啊!

    “肖剑,本伯听说还有一个三麻子。是哪个呢?”王瑞问肖剑道。

    “回大人的话!他就是三麻子。”肖剑指着一旁的同伴道。

    “大人万、万岁!小的、小的见过大人!”三麻子一听王大人要找自己,赶紧站了起来,笨手笨脚地行了一个军礼,结结巴巴地说着话。

    “哈哈,你就是三麻子呀!哪里有麻子嘛?本伯看你长得很帅嘛!”王瑞亲热地拍了拍三麻子的肩膀。

    “大人,这个名字是俺爹娘取的。可惜,俺爹娘和弟妹全部被满虏杀死了!”三麻子想起死去的亲人,忍不住脸上挂满了热泪。

    “兄弟们,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和满虏有血海深仇。你们好好练习本事,早晚本伯要带着你们打回去!”王瑞挥着手高喝道。

    “打回去!”,“打回去!”食堂里的士兵纷纷跟着大吼了起来。

    等众人坐下后,王瑞寻了个凳子,就在肖剑和三麻子等人的面前坐下,笑着道:“满虏咱们暂时还没人手去打。不过,这朝*鲜嘛,可以咱们却是要打打的!”

    “大人,要打这朝*鲜了?”肖剑和三麻子一听有仗打,都变得非常兴奋。

    “是的,这朝*鲜是咱们汉人的故土,乃是我汉家古代的箕子所立。咱们登州军就是来复我汉人故土的。我军明天就出发!”王瑞解释道。

    “啊!将军大人,我们也要去!派我们队去吧。”肖剑和三麻子热切地请愿道。

    “好,我就派你们去!打这朝鲜高丽棒子,你们新兵营的兄弟便能行!”王瑞毫不犹豫地回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