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斩来使
    “大汗,事情是这样的……”范健将早己想好的话给黑孩说了一遍。

    “哈哈!尔霍真乃本汗之苏秦张仪。来人呀,赐尔霍骏马一匹、黄马褂一件!封书房官。”黑孩闻言大喜,对范健赏赐了一番,又封了他一个小官儿。

    “大汗洪恩!我儿快快谢过大汗!”范文程一听黑孩封儿子为书房官,心中分外开心。

    书房官属于黑孩(黄台吉)所设的文馆,被称为文臣、生员或秀才。虽说没有正式官衔,但是因为天天守在黑孩身边,可是要极得黑孩信任的人才能得到这个职务。

    范文程和宁完我等人,都是从文馆中出来的,现在都算是地位显赫之人。怎么说呢?至少在辽东汉人之中,他们算是人上人了。

    “哼,就这样一点破烂玩意儿,便要打发老子?好歹你赏点金银珠宝啊!”范健心中有点不喜。

    妈的,你看看人家王大人!一出手便是黄金三百两。那才是妥妥的干货。

    虽然心中不快,范健却不敢表现出来。他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诚惶诚恐地道:“奴才谢过大汗!奴才不敢居功,此事能成,全赖大汗洪福。”

    “哈哈!免礼平身。对了,尔霍!你说那王瑞派了三个使者过来?还要在咱们这边开商铺?”黑孩接着问道。

    “是!奴才已经将他们带了过来,现在就候在外面等着大汗召见呢!”范健表功地答道。

    片刻功夫不到,二狗子和两个同伴便被传了进来。

    “登州军游击衔外事主办刘二狗,见过大金大汗!”二狗微一拱手,却并不下跪。

    “大胆狗奴才!如此粗鄙无礼。见了我家大汗,竟敢不跪?”宁完我一看二狗子等三人不愿跪拜,顿时觉得找到了破绽,立马跳出来大喊大叫。

    “我登州军中无跪礼,所以某等不识跪拜。”二狗子淡淡地说道。

    “南蛮,果然是粗鄙无礼!大汗,可令人打断他们的狗腿,看他们会不会跪。”宁完我向黑孩(黄台吉)建言道。

    “大汗,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三人敢孤身赴我大金汗的大帐,想来也是英勇之人。我大金最重英雄,可万万不能行那小肚鸡肠之事!”范文程赶紧出来劝告。

    “大汗,事情是这样的……”范健将早己想好的话给黑孩说了一遍。

    “哈哈!尔霍真乃本汗之苏秦张仪。来人呀,赐尔霍骏马一匹、黄马褂一件!封书房官。”黑孩闻言大喜,对范健赏赐了一番,又封了他一个小官儿。

    “大汗洪恩!我儿快快谢过大汗!”范文程一听黑孩封儿子为书房官,心中分外开心。

    书房官属于黑孩(黄台吉)所设的文馆,被称为文臣、生员或秀才。虽说没有正式官衔,但是因为天天守在黑孩身边,可是要极得黑孩信任的人才能得到这个职务。

    范文程和宁完我等人,都是从文馆中出来的,现在都算是地位显赫之人。怎么说呢?至少在辽东汉人之中,他们算是人上人了。

    “哼,就这样一点破烂玩意儿,便要打发老子?好歹你赏点金银珠宝啊!”范健心中有点不喜。

    妈的,你看看人家王大人!一出手便是黄金三百两。那才是妥妥的干货。

    虽然心中不快,范健却不敢表现出来。他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诚惶诚恐地道:“奴才谢过大汗!奴才不敢居功,此事能成,全赖大汗洪福。”

    “哈哈!免礼平身。对了,尔霍!你说那王瑞派了三个使者过来?还要在咱们这边开商铺?”黑孩接着问道。

    “是!奴才已经将他们带了过来,现在就候在外面等着大汗召见呢!”范健表功地答道。

    片刻功夫不到,二狗子和两个同伴便被传了进来。

    “登州军游击衔外事主办刘二狗,见过大金大汗!”二狗微一拱手,却并不下跪。

    “大胆狗奴才!如此粗鄙无礼。见了我家大汗,竟敢不跪?”宁完我一看二狗子等三人不愿跪拜,顿时觉得找到了破绽,立马跳出来大喊大叫。

    “我登州军中无跪礼,所以某等不识跪拜。”二狗子淡淡地说道。

    “南蛮,果然是粗鄙无礼!大汗,可令人打断他们的狗腿,看他们会不会跪。”宁完我向黑孩(黄台吉)建言道。

    “大汗,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三人敢孤身赴我大金汗的大帐,想来也是英勇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