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辱使命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二狗子三人最后向王瑞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出发!”张二作为军情司的主官,由他发出了出发的命令。

    看着四人五马的身影消逝在鸭绿江北岸,王瑞眼眶中突然涌出了一滴热泪。回过头来,发现每个前来送行的军官和士兵眼中都饱含着热泪。

    “主公真是爱兵如弟!”方元微微一笑,拱手奉承道。

    “哎!他们深入虎狼之穴,是要九死一生的呀!”王瑞感叹着,带领众人往义州城回去。

    鸭绿江北岸,二狗子几人还在不断地回头张望。马儿跑下一个缓坡后,他们便再也看不见义州城外的人影了。

    “几位兄弟!别回头看了,看不见了。”看到几还在回头眺望,范矫心地提醒道。

    “不!看得见,将军大人就在我们的心里。”二狗子抹着眼泪道。

    “嗯嗯,看得见!学生也想着将军大人呢。”范健表着忠道。就凭今天这送别的一幕,范健就知道,这三人在王瑞心中拥有重如泰山的地位。

    “嘚、嘚、嘚!”、“嘚、嘚、嘚!”,四人正说话间,一支八人的满虏哨骑从不远处冲了过来。

    “戒备!”二狗子一声大喊,嗖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刀。另外两个军情司特工反应也极快,二狗子话音刚落,他们腰中的顺刀也拔了出来。

    “三位兄弟万勿慌张!交给学生来对付。”范健反应还算冷静,急忙招呼二狗子等三人不要乱动,自己则打马迎了上去。

    “主子们是哪个旗的?”范健大声喊道。

    “狗奴才,还敢问咱是哪个旗的!老子是大汗亲领的正黄旗。”带队的分得拔什库傲慢地应道。

    “啊!来得正好。奴才是大汗派去义州的信使,带了登州军的信使回来。快快护送我们去大汗的军帐!”范健也不甘示弱,拿出黑孩亲自交给他的金牌吼道。

    “哦!马尔雅,过去看看!”分得拔什库命令一个满虏哨探过来查看,另外六人仍然保持着紧张,弯弓搭箭对着范健四人。

    “主子,是真的!是大汗的金腰牌。”叫马尔雅的满虏哨探仔细将范健递过去的金牌看了几遍,这才对自己的上司报告。

    “哦,跟我们来吧!”分得拔什库使了个眼色,五个巴牙喇甲兵不动声色地打马围了过来,簇拥着范酵二狗子四人,急冲冲地往黑孩的中军大帐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二狗子一行终于在满虏士兵们怪异的眼光之中,打马走入满虏的军营大门。

    “啊,狗日的,满虏的营寨离着大江还真远!”一个同伴长吁了一口气道。

    “还用说吗?他们敢不离江远点,咱们就能用大炮把这些野蛮人轰成渣!”另一个特工得意地搭腔道。

    “好了,好了!交代你们的话都忘了?以后说话注意点。不该有的称呼,不该说的话,都不要说了。”二狗子急忙提醒两个同伴。

    离着黑孩汗帐两百米处时,范健幸运地遇到了他的汉奸老爹范文程。他不由得心中大喜,急急忙忙地便迎了上去。

    “父亲大人,孩儿回来了!”范健拱手行了一礼。

    “好x来了就好!”范文程上下打量了一下范健,最后面带欣慰地感叹了一句。

    “父亲大人!事成了!”范健有点得意,忍不住就想在老爹面前显摆。

    “为父平日教你修身养气,你怎忘了?”范文程不悦地皱着眉道。

    “是,父亲大人!”范健收拾起自己激动的心情,缓步趋身上前,低声将去义州后的事,和范文程说了一遍。

    不过,吃“满汉全席”、投靠登州军的事,他却暂时隐下不言。边上还有满虏甲兵在呢。

    “我儿果然不辱使命!颇有苏秦张仪之风范。走,我们一起去报予大汗知道。”范文程满脸激动潮红。

    这和登州军暂休干戈,划江而治的主意就是他出的。而这出马去和登州军和谈的人,又是他的长子。这可是妥妥的大功一件啊!

    这对于极为热心功利的范文程而言,可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功绩,又岂能不尽快让满虏大汗黑孩知道呢。

    “那这几位登州军的信使呢?”范焦没忘记二狗等三人。

    他投靠了王瑞的事,暂时还没找到机会和汉奸老爹说起。但二狗子三人的人身安全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