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财帛动人心
    ,!

    “哈哈.江而治,助我为王?诸位以为如何?”王瑞也哈哈大笑着问众人。

    “主公!我登州军睥睨天下,无人可挡。不管是沈阳还是京师,真要攻打,也不过是一柱香的功夫。何需他人相助!”龙尽虏首先站出来说道。

    “对!主公就是我登州军的王!想打哪就能打哪!哪里要他这狗满虏来助?要再敢胡说八道,先把他丫的沈阳打下!”陈铭厉声喝道。

    “哈哈!”,“哈哈哈,就是!先打下沈阳!把这些满虏杀光!”朱磊等跟着笑道。

    “主公……”方元欲要劝说,王瑞挥了挥手,制止住了他。

    王瑞才不怕走漏消息。让登州军上上下下感受到自己和其他明军的不同,本来就是王瑞暗地里在推动的一种认识。

    “主公!那学生回去该如何对满虏大汗回话?”范健先是脸色惊得苍白,接着便泛起了红潮。

    果然不出家父所料,这王瑞真的有吞天的野心!不过,现在咱范家搭上了王瑞这条线,如若事成,自己也算是从龙之臣了吧?范健在心中寻思道。

    “哦,这事呀!就说本伯愿意和他永休干戈。不过,本伯有一个条件。就是满虏不得再行诛杀辽东逃民,本伯要人到朝鲜来充实自己的力量。如果他们不愿意,咱们就到沈阳城下用大炮和他们说吧!”

    王瑞收起笑容,神情冷峻地说道。范健闻言,不由得一怔。他心里犯着嘀咕,这话,咱说还是不说呢?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好处。你回去后放出风声给这些满虏头子们,就说可以用汉民来换银钱物资。青壮五两一个,老人孝二两一个。有多少咱要多少!”

    “主公!这、这不划算吧?”范健甚是不解。

    在他看来,无论是从大明关内抓来的汉民,还是在辽东被满虏强迫为奴的,都是一文不值的贱民,哪能值五两二两的?

    “没有什么不划算:人虽多,却没有一个是多余的!救助同胞,正是登州军陈兵辽东的原因。”王瑞昂然应道。

    “哦!”范矫象明白了一点什么,既然他王瑞王大人钱多,要为所欲为,那就由着他吧。

    王瑞没有想到,他和满虏的这个“人贩子”约定,后来使得义州成了一个大名鼎鼎的人傻钱多的地方。

    “那,那杀来做了‘满汉全席’的五个巴牙喇兵呢?学生该如何给那满虏大汗回话呢?”范健有点犯难地问道。

    这黑孩将最亲信的五个巴牙喇派来护卫他,没想到却被登州军的胖厨师杀了取肉,还端上了桌子x去如果不交代清楚,黑孩这一关肯定是无法过的。

    “这个好回话,你如实说便是。就说我为了堵住军中监军太监的嘴,将他们全部杀了!”王瑞大大咧咧地说道。

    “哦!”范健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好象这样子说,刚好也能说得通。

    “贤弟也不用担心,本伯再给你派三个随从。”王瑞转身招呼二狗子道:“二狗子,你过来!”

    “好嘞,主公!”二狗子带着两个军情司的特工走了过来。

    “这是二狗子兄弟!他会和另外两位兄弟和你一起回去。他们便是我登州军派到满虏那边的接头人,满虏有什么消息,或是你自己有什么消息,都可以交给他们传递!”王瑞指着二狗子等三人介绍道。

    “好!主公放心,学生一定照顾好大人的三位使者。”范健拍着胸膛道。

    “照顾嘛,当然是要的。不过,你就给满虏大头领黑孩说,本伯要他保证我登州军的三个使者安全!否则……”

    “主公!咱们登州军杀了这么多的满虏,他们会不会杀了二狗子兄弟三人出气?”陈铭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心。

    “陈营官不用担心!我和主公早就分析过,以满虏大汗黑孩的气魄,他肯定会保证二狗子等三个兄弟的安全!”方元坚定地说道。

    “呵呵!”王瑞看众人的神情,知道他们暂时是不相信的。但是依王瑞看过的许多后世资料,他知道,黑孩这人还真有这种超越常人的大气魄。

    “二狗子!你们怕吗?”王瑞转向二狗子等三人问道。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属下不怕!大人就是让某等上刀山、下火海,咱们兄弟也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二狗子等三人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说道。

    “好c样的。这才是咱登州军的兄弟。”王瑞走到三人面前,亲切地看着三人的眼睛,分别用拳头敲了敲三人的肩膀。

    “兄弟们,等你们完成任务回来,本官给你们请功!金钱美女、荣华富贵,全部都有!平安回来!”

    平时不太说话的张二也走了上来,和三人一一握手,说了一些鼓励的话。

    “都拿着!吃好一点,不够还可以要。”张二一挥手,两个特工拿过来了三个包裹。沉甸甸的,每个包里都有五百两银子。

    “你也有!每个月一百两银子的俸禄。这是前半年的俸禄和活动经费,都给你换成了金子。”张二又让人给范健拿了一个包裹过来,里面装了三百两金子。

    “大人……”范健看向王瑞,实在是感到意外。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出使不但没有丢掉性命,居然还收获不少。

    “拿着!你回去后,要和那些满虏的贝勒贝子们交际,肯定是花费的。咱登州军不亏待任何一个做事的人!”王瑞和气地说道。

    “那,那小的就先收下。”范健双眼发光地从张二手中将银子接了过去。财帛动人心嘛,他岂不会不想要呢。

    “二狗子,见了黑孩后,就说你们是为了和平而去的。让他准许你们开店铺经商。先把商路打通!不过咱们只做批发,不做零售!要让一些满虏贝勒也赚到钱!”王瑞又对二狗子吩咐道。

    “好的,主公!属下一定按张主官和您的命令行事,将一些满虏贝勒拉到咱们身边。”二狗子坚定地回答道。

    “好,等你们回来!本伯亲自给你们斟酒!”王瑞拍着二狗子的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