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有请大厨
    ,!

    “啊!”范震被不远处巨大的炮声吓了一大跳。

    从第一轮的那一发,再到第二轮的三发,登州军的大炮发射得太快了。这种快捷的速度,完全超越了范震的想象。

    “轰、轰、轰!”,三发威力巨大的开花弹在满虏镶白旗大旗位置爆炸开来,多铎的这杆一丈八尺高的贝勒大旗斜斜地倒了下去。

    伴随着镶白旗大旗的倒下,无数的残肢断臂被大炮爆炸的冲击波抛到了空中,炮弹落点周围更是腾起一片血雨。肉泥和血点散落后,三缕青烟袅袅升起。

    “先生以为我登州军的大炮威力如何?”王瑞意味深长地询问道。

    “果然威力巨大,如同天崩地塌!”亲眼见识了登州军炮弹爆炸的威力后,范健吓得脸色惨白,喃喃地嘀咕着。

    “将军的登州军果然是天下无敌!这大炮一炮轰出,立马就十里糜烂啊!恭喜将军、贺喜将军!”范健将手中的望远镜递回给王瑞,弯腰下去,深深施了一礼。

    “同喜同喜!这也是先生的大炮!”王瑞客气地将范健扶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我的大炮?将军何出此言。”范健有点困惑。这明明是摆在你登州军阵地上的大炮,咋就成了我的了呢?

    “先生现在和咱们站在一起。这炮,你指向哪,就打向哪!不是你的炮,又是谁的炮?”王瑞微笑着解释道。

    “哦!”范健忍不住点了一下头。他心想,好象也是啊!

    多铎,这丑小子厉害吧?满虏老野猪皮最亲的老幺儿子。现在,老子不是照样用炮轰吗?哼d死他丫的。

    范健想起多铎这个又丑又狠的狼崽子,心中就有气。这狼崽子不但抢了范文程的小妾,连范健的老妈老婆也全不放过。

    范健虽然无奈地跟着汉奸老爹做了满虏的奴才,可他毕竟是受儒家教育长大的。他骨子里对满虏这种荒谬乱轮的**作风,还是非常牙齿。

    哎,也不知道这三四炮下去,这狗日的被打死没有!

    范健心中不知不觉,便和登州军站在了一起。貌似这种感觉好象还不错!

    “主公!饭菜准备好了,回去吃饭吧!”王瑞正陪着范健发呆呢,尹大弟急匆匆地跑来催促。

    “走,走!本将略备了几杯薄酒,今日便与先生不醉不休!”王瑞热情地招呼着范健一同回去。

    半刻钟后,王瑞带着范酵众人一起回到了义州州衙大堂。

    大堂的每个案台上都摆满了酒菜,其中尤以范健面前的案台上菜品分外丰富。红烧的、清炖的、卤煮的,应有尽有。

    “来来,来!为范先生和咱登州军站在一起而干杯!”王瑞首先致了祝酒词。

    “为主公贺!为范先生贺!”众将异口同声地吼道。

    “嘿嘿!众位兄弟客气。”范健也被王瑞和众人的热情所感染,举起酒杯向王瑞敬起了酒:“学生谢过主公!”

    不知不觉之中,范健便把自己的身份摆在了王瑞的手下位置。

    “来来,来!今日咱们便学那水泊梁山的英雄,来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旁的龙尽虏十分配合地招呼道。

    “哈哈!登州军的兄弟果然是豪杰!学生今日便放肆一回,陪众位壮士饥餐胡虏之肉,笑谈渴饮匈奴之血。”范健此时也变得毫气满怀。

    “哈哈,好男儿,当如是哉!干!”王瑞举起酒杯,和众人一饮而尽。

    “来来,来!范先生,吃菜,吃肉!”陈铭等人非常的热情。

    “嗯嗯,范先生现在是自家人了,随便一点,不要客气!吃!在满虏那边,可吃不到这么好的酒菜吧!”朱磊等人纷纷开始劝吃劝喝。

    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个场景,十有八*九,还会以为这几个家伙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呢。

    吃喝一番之后,王瑞挥着手示意众人安静:“安静安静!范兄弟,难得来一次,咱们唱首歌欢迎欢迎吧!”

    “对,对对!此情此景,岂能没有诗歌唱和?”陈松这个歌迷首先热烈的响应。

    “对,就唱那《纠纠老秦》”朱磊提议道。

    “来,一百唱!”王瑞一手拿着一支筷子,指挥众来唱起了大合唱。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西有大秦,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桑难平!天下纷扰,何得康宁!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很快,登州军的十多个将士便整齐划一地扯开粗大的嗓门吼了起来。范健听了,忍俊不住地想笑。

    这五音不全的,能唱出个啥呢?

    不过,慢慢地,他便听出了这其中的不凡来。因为他们越唱越激昂,越唱越有气势,这股浑厚的歌声声震天地。

    而范焦发现,这些人虽然歌唱得不好,但他们却是全身心地在唱歌,仿佛要拼尽有生以来所有的力气。其中一些泪点低的人,隐隐约约之间,眼眶中还挂着晶莹的泪花。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范健也忍不住跟着轻声唱了起来,声音越唱越大。

    一曲歌罢,众人又端起酒杯,拿起筷子大吃了起来。也许是因为今天走了不少的路,又或是因为今天的心情特爽,范健不知不觉中吃喝了不少。

    “范先生今日吃得可好?”酒足饭饱后,王瑞放下筷子问起了范健。

    “多谢主公关怀!今天这酒菜,实在是味道好极了!”范健满意地放下筷子回答道。

    “哈哈!为了招待先生,咱们主公可是把胖大叔都搬了出来!”龙尽虏笑着介绍道。

    “胖大叔?是有名的大厨的吗?”范健也很好奇。

    “哈哈,当然是有名的大厨!他今天可是给先生做的满汉全席!”陈铭补充了起来。

    “哦?可否请来一见?”七八杯老酒下肚后,范健酸文人装逼的毛病又犯贱了,非要将做菜的大厨请出来一见。

    “这……”龙尽虏和陈铭都迟疑了起来。有王瑞这个主公在,凡事当然得由王大人作主。

    “哈哈,这有何难?有请无聊的胖大叔!”王瑞冲跑腿的尹大弟挥了挥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