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好好招待
    ,!

    “哈哈!兄弟之盟?哈哈哈……”王瑞笑得合不拢嘴。身旁的一众登州军军官们也跟着一通哄笑。

    “张扬、周云台,你们来给这‘犯贱’说说,如果有御史手持尚方宝剑前来,要取某首级,汝等当何为?”王瑞指着张扬和周云台,让他们出来说话。

    “御史?算他娘的一个屁!敢到主公面前说半个不字,老子一刀就能将他砍成两段!不瞒你这狗汉奸,朝廷兵部的文官老子就在京师边砍了好几个!”

    周云台右手一砸椅子,首先恶狠狠地骂道。

    “你呢?张扬!”周云台说完后,又转向一脸懵懂的张扬。

    “我什么?这不是没御史来么!御史来了,也轮不到俺炮兵连出马吧。”张扬抓着脑袋道。

    “狗日的张扬!老子看真要有什么事儿,你小子第一个就会当叛徒!你……你给老子小心点。”尹大弟手握刀柄,瞪着牛眼睛骂道。

    “你狗日的骂谁呢?老子咋就成叛徒了呢。一个狗屁的小小御史,难道还要老子用大炮去轰吗?老子给你说,真要有御史敢到咱登州来张牙舞爪,老子就敢用大炮去轰他娘的京师!”张扬涨红着脸道。

    “吵!都给老子吵!吵个屁呀。这外人没有打来,老子看你们自己就得打起来。都给老子坐下!哈哈!”王瑞及时制止住了这两只好斗的“公鸡”。

    “都是粗暴之人,让先生见笑了。你看这御史真敢来吗?”王瑞又转向范健问道。

    “这……”范健甚为尴尬。这他娘的登州军真是大明的军队吗?杀了兵部的官员、还动动的要炮打京师,这和造反差不多了吧。

    “所以,先生的好意咱心领了。这划江而治的事嘛,也不是不可以谈。不过现在到饭点了。就请先生吃餐粗饭吧!吃了,咱带先生在这义州城里逛逛,看看我登州健儿的风采!”王瑞不由分说地吩咐道。

    “如此,学生恭敬不如从命了!”范健又犯起了贱,他觉得自己这次游说好象还真的有了成效。这不,还请咱吃饭了!

    “先生带了几个人来?”王瑞又问范健道。

    “回将军的话。有五个!都是大汗帐下的巴牙喇。”范健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哈哈!有五个呀?那够做一桌‘满汉全席’了!”王瑞开心了起来。

    “大弟,给我带去交给那个胖大叔,让他拿出看家的本事,给咱做一顿好菜,本伯要好好招待一下范小先生!”王瑞转向尹大弟吩咐道。

    “好嘞!”尹大弟会意,立即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哈哈!看来,这狗汉奸要吃满虏肉了!大人这招够狠!众人在心中暗暗揣测。

    一刻钟后,王瑞等人带着范健到了义州城外登州军的炮兵阵地上,毫不掩藏地让他看了个全套。

    “先生可曾见识过我登州军大炮的威力?这样,咱打几炮给范先生瞧瞧!”王瑞很是殷勤地对范健说道。

    “来,先生看看!你想打哪个地方?咱给你打!”

    “这……”范健有点意外,他没有想到王瑞不但让他来看自己的大炮,居然还要打几炮给自己看。

    哼,多铎!狗日的,你不是跑咱范府找女人吗?老子今天就让这登州军打你镶白旗!

    “来,你自己选个目标!”王瑞将自己用的高倍望远镜递了过去。

    “这,这个是什么东西?”范健接过王瑞的望远镜,心中好奇不已,左右摆弄着,真不知道如何使用。

    “千里镜!来,这么用……”王瑞就象一个耐心极好的老师,手把手地教起了范健。

    本来刚见到范健时,王瑞是想戏弄完后一刀砍了了事的。不过,玩到后面,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王瑞寻思着,能不能把这范健策反了,让他为自己做事呢?如果能这样,那可就有趣了!

    范健拿着望远镜看了好半天后,终于确定了多铎镶白旗的位置。他对着镶白旗的方向一指道:“就打那镶白旗的大旗吧!”

    “好!”王瑞一口答应了下来。转头将望远镜递给张扬道:“打镶白旗的大旗!看看,几炮能轰倒?”

    张扬拿着望远镜看了几次,又竖着手指比划了一嗅儿,这才伸出三个手指道:“属下只需要三炮,就能将那满虏的镶白旗轰倒!”

    “好!去吧。”王瑞挥挥手,张扬急冲冲地跑了开去。

    “轰!”半刻钟不到,炮兵阵地上的第一枚炮弹便呼啸着直奔满虏镶白旗的中军大旗位置而去。

    “吵什么吵?老子看这满虏的炮弹还真不咋样!打得又慢又不准,有个球卵子用!”陈铭给众军官打着气道。

    “好了!都知道这满虏的大炮是个啥样了。大家都各自回到自己的队伍中去!都给老子打起精神,不要这样垂头丧气的!各自回去给士兵们好好说明一下情况,士气不要丢了!”龙尽虏挥着大手吩咐道。

    “是,龙主官!”,“遵命!”义州城墙上的各个中低层军官都纷纷情绪激昂地回答着,然后分头向自己的防区跑去。

    看着众人四下离去,龙尽虏和陈铭沉默不语。虽然他们并不担心义州真的会被满虏打下,可是这被打的滋味却是真的不好受。

    “龙主官、陈主官!现在怎么办?快拿个主意吧!兄弟们都憋屈死了!”两人正在沉默间,张扬赶了过来。

    “别问怎么办?你应该说,你们可以怎么办。我就一句话,你们炮兵边能不能打?”龙尽虏皱着眉道。

    “能打!不过效果达不到平时那样好。主要是距离有些远,最多能打到最前面的满虏。”张扬估计了一下后说道。

    正说话间,又是一轮沉闷的炮击声传了过来:“轰、轰、轰!”

    “妈的,真憋屈!”龙尽虏一掌打在城墙上。

    “龙五,不管了!这迫击炮,咱打得了,要打!打不了,还是要打!咱们这边炮一响,至少能吓吓他们,干扰一下满虏的炮兵吧!”陈铭建议道。

    “对!就这么干。张扬,快去吧!”龙尽虏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