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助你为王
    ,!

    “主公,满虏派了人来!”王瑞正和众人在义州州衙大堂说笑,尹大弟跑进来报告。

    “主公?你也跟着其他人改称呼了?三国演义听多了吧。哈哈!”王瑞突感好笑。

    看来这浓眉大眼的尹大弟,也还是有一颗玲珑心的。

    “大人,现在大家都叫大人主公了嘛!俺这称呼当然是要改了。”尹大弟红着脸道。

    “好吧,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去吧,将那满虏派来的人带进来。老子倒要看看,这黄太吉……哦,黑孩9能整出什么妖蛾子!”王瑞挥挥手吩咐道。

    片刻功夫之后,一个戴着四方平定头巾、身穿儒袍、一副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学生范健字尔霍,见过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登州镇总兵王大人!”这人并不下跪,只是姿势潇洒地深施了一礼。

    “犯贱?二货?哈哈!你爹是范文程吧?你这名字可取得不怎么样!”王瑞轻蔑地嘲笑道。

    “哦!大人竟然听过家父名讳?是识得家父吗?”范健面露喜色。不过,他心中还是甚为不解:怎么我这名字就取得不好了呢?

    “哼!本伯不但知道你这做大汉奸的老爹名字,咱还知道他干过多少不知廉耻丑事。我且问你:见了本伯,为何不跪?”王瑞厉声喝问道。

    王瑞知道,满虏派了范文程这个大汉奸的亲生儿子犯险过来,一定是有什么花招要耍的。所以,他突然觉得,一定要把自己的气势拿出来,先吓吓这全家都是满虏奴才的泻奸。

    “大人……”范健面露惊恐,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他毕竟年纪尚轻,虽然在满虏之中颇有才名,但毕竟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生死大场面。被咱们的王大人一吓后,腿脚立即不争气地软了。

    “哼!狗汉奸。想不到你这厮浓眉大眼、英俊倜傥的,其实也是一个软蛋。我家主公问话,快快招来!”一旁的陈铭也跟着吼道。

    “大人!小的是生员,是有秀才功名的。”范健定定心神,拱手回话道。来之前,他那汉奸老爹范文程就叮嘱过他,让他保持风度,不要害怕。

    老奸巨滑的范文程知道,现实可不是三国演义,这让满虏闻之色变的征东将军一定不是简单的人。什么威压、欺诈,肯定是会轮番上演的。

    “你来见本伯所为何事?”王瑞笑着问道,却并不让他起身。

    “学生奉我家大汗钧令而来,只为救将军一命!”范健傲然起立,颇有几分古代的说客风范。

    呵呵,以为还是秦汉三国时呀!三国演义看傻了吧。王瑞心中暗乐,决定将这“犯贱”拿来调侃一番。

    穿越到了这古代,没网络没电视的,连起点的小说都看不了了,得自找乐趣啊。

    “啊z孩这个傻狍子还想救我一命?他恨不得食我肉、寝我皮吧?哈哈!”王瑞笑着道。

    “黑孩?黑孩是谁呀?”范健一头露水。这名字,他在满虏中也没有听过呀。

    “黑孩你都不知道?那你父子这汉奸做得可真够笨的!这黑孩就是你说的那满虏大汗黄太鸡啊!”王瑞耐心给“犯贱”解释道。

    这下轮到登州军的一众军官一头露水了。啥时候咱王大人的耐心这么好了呢?不应该哦。

    “哦哦,就是黄台吉大汗。学生便是奉他的命令来的。将军祸不远矣,尚不自知否?”范健歪着脑袋问道。

    哈哈,有点意思了!王瑞在脑子里将前世看过的三国演义电视剧回忆了一遍,觉得如果让这“犯贱”参演都不用带导演的。

    “哦?还请先生教我!”王瑞正正神情,微一拱手道。

    呵呵,上钩了!这粗鄙武夫,看来还真好蒙。这一刻的范健仿佛是苏秦张仪附体,逼格高得不要不要的。

    “将军客气!且听学生为将军道来。将军坐拥数万雄兵,战功赫赫,不觉得功高震主么?”范健装逼地摇着手中的羽毛扇笑道。

    “先生继续!”王瑞瞟了身边的一众军一眼,催促着范健继续分说。

    张扬、周云台等人一怔,神情明显有些不对。这些人的心情一下跌落到了谷底。难道将军大人要和满虏谈和?

    俺的将军大人,之前说好的驱逐满虏,杀光蛮夷呢?可不能中途放弃啊。

    龙尽虏刘玉书等人一看事情不对,这是要演砸的节奏啊。他们赶紧用眼神制止住几人。你丫的虽说是群众演员,可也得配合好表演不是?

    “这……,还请将军大人屏退左右,学生此言只能说与将军大人一人细听。”范健左右看了众人一眼,便闭口不言。

    “呵呵,先生多虑了。这帮兄弟都是和王某生死与共之人,断断不会走漏任何消息,先生有什么话,还请但讲无妨。”王瑞很是客气地说道。

    好象以前的电视剧里就是这么演的?王瑞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专业演员,而且还是陈宝国、吴秀波那样的水准。

    “好!学生便说与众人知晓。”范健清了清喉咙,便要开始长篇大论。

    “给先生奉茶!”王瑞冲尹大弟挥了挥手。

    “汉奸还要喝茶?喝尿还差不多。”尹大弟嘴里说着怪话,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开去给范健倒了一杯茶来。

    范健也真是“犯贱”,茶水倒来后,他谢过咱们的王大人赏茶,毫不犹豫地喝了起来。

    “哈哈,想不到这范文程还能有你这样一个儿子!真是狐狸无犬子啊!”王瑞忍不住对这“犯贱”又高看了一眼。

    “这大明文贵武贱,一众腐儒把持朝廷。毛大帅如何?我家大汗都得惧他三分!可又如何?还不是死于袁崇焕刀下。将军虽贵为伯爷总兵,恐怕一个五品的御史,也可以手持尚方宝剑斩之吧!”范健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呵呵!先生有何妙计?可为某免去此祸?”王瑞一副从善如流的模样。

    “将军果然非同凡响!学生此来,便是要助将军为王。将军兵精器锐、坐拥天下雄兵,何不自立为朝鲜之王?我家大汗愿与将军划江而治,结为兄弟之盟,共抗大明朝廷!将军以为如何?”

    范健终于将他的所谓“妙计”说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