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尔虞我诈
    ,!

    “将军,下次该咱们出马了吧?”何汉军出头请战道。

    “呵呵,你这家伙!就不想在家中多陪陪二妮了?”

    “嘿嘿!都回来陪了这么久了呢,也该去打打仗了!”

    “该!不过还得过上一段时间。老子还要造十门潘学忠炮带到朝*鲜去!”王瑞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说道。

    “什么炮?大人!”何汉军听到这个新鲜名词后,心中甚感好奇。

    “潘学忠炮!以咱们潘大少爷的名字命名。”王瑞笑着道。

    “哦,那以后这个大炮就叫潘大炮!哈哈!”何汉军摸着自己的胡子,直接给出了一个自己的简称。

    “潘学忠炮?三弟,怎生以为兄的名字命名了?这造炮之事,全是大哥和三弟在张罗,为兄可是没出什么力啊。”潘学忠有点不好意思。

    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个大炮,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在潘学忠的记忆之中,好象以前只有过将马举造出的强弩命名为“马举强弩”吧。

    “哈哈!二弟不用客气。用你的名字命令,正好体现这门大炮的性能特征。射速快、威力巨大、射击时间持久。”马举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啊!”潘学忠有点哭笑不得。哥,你咋知道的呢?咱今日力战五个满虏女子,可是差点累得要吐血的啊!

    “潘大少爷可别客气!一般人还得不到这样的殊荣呢。”刘玉书在一旁劝说道。

    “好吧!就叫潘学忠炮、潘大炮!咱老潘就无功受禄,领了这大炮的威名吧!哈哈。”潘学忠终于释然。

    “玉书、正浩,你们下去后,可要抓紧时间训练兵卒。下批前往朝*鲜的兵丁也要挑选了。”王瑞吩咐道。

    “是,大人!”两人齐刷刷地站起来应道。

    “坐下,坐下!这喝酒嘛,不用如此讲礼。”王瑞挥着手道。他还保持着自已前一时空中,做老板时的工作习惯。边喝酒边谈工作。

    “大哥,看来,我们也得呆在军工坊作坊里去了!我决定,先量产十门潘大炮!造好后,就运去朝*鲜。”王瑞又转向马举说道。

    “好呀!明天我就搬到军工作坊去住!”马举当即表了态。哈哈,又有借口躲开家中的两个文艺女青年了。

    “不行,不行!”王瑞将自己的脑袋摇得象拨郎鼓:“这活要干,家还得回!小心你这后院起火。再说了,你这天天地不归家,两个嫂子还不得骂死小弟!”

    “哈哈,我这后院是不会起火的。你当心你那后院起火。”马举笑道。

    “这事,你们军情司肯定是有责任。所以,以后要加强侦探的力量,将你手下的特工们都撒出去,给我盯着各个角落。这次三个满虏奸细,要是扮成了和尚,太过引人注意,估计咱们还不会这么快发现他们。”

    “是,大人!属下一定组织军情司的所有人,进行深刻的反省。找出好的办法和措施,绝不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张二赶紧保证道。

    “大人,咱们亲卫营也有责任。那两个奸细盯了大人这么久,我们居然没有发觉,也是脱不了干系的。还有,咱们对三位夫人的保护,还做得不够。属下计划,以后要增派人手。”陈松也出言思考道。

    “好!我等着你们以后的表现。你们遇到事情后,能这样想,我很欣慰!这说明,你们在成长,咱们这个团队在进步。”王瑞鼓励两人道。

    说完后,王瑞又重新在自己案前坐了下来,继续翻阅昨晚的审问案宗。

    “哈哈,真有这样的事?”王瑞看到李有福和刘二狗等人交代的满虏内部情况后,也不由得哑然失笑。

    “嗯,可能真有其事,那几个满虏奸细说得绘声绘色的。”张二红着脸道。

    “哦!以前有人说满虏不守纲常、**污秽,老子还以为是说的假的。想不到还果如真如此!”王瑞也很是感叹。

    后清时,那些傻比导演拍猪尾巴戏,演员都是用的俊男美女,演得那叫一个缠绵悱恻!剧中的人物,更是个个痴情。

    如果这些长着一副猪脑子的观众,看到王瑞手上的这份审问纪要,真不知她们会做何感想。表情一定象吃了翔吧!

    “大人,那满虏内部的污秽之事,还是从案卷中清除吧!”在张二看来,这些内容实在是太不“河蟹”了!

    “不,秘密封存。让子孙后代看看,这个被咱们消灭了的野蛮民族有多肮脏吧!对了,陈松,你叫亲卫去通知周士相过来!这么好的素材,他一定能创作出一本好话本。”王瑞吩咐道。

    “相公,你这是怎么啦?”范冰冰很是困惑。怎么平时龙精虎威、一碰就硬的潘大少爷今天就雄风不再了呢?宝宝不明白啊!

    “今天去审问了好些满虏,可能是太累了!”潘学忠老实回答道。

    “这三叔也是,相公才回浮山湾,咋就安排这么多事给你做呢?不是,这审问满虏的事,怎生要相公出面呢?”范冰冰好奇地问道。

    “咱不是三弟的义兄吗?咱们是亲兄弟,当然要多担待些。再说了,这不是能者多劳吗?你相公就是这能者。咱浮山湾不是有一句话么?”潘学忠一通忽悠。

    悦来楼后院里,潘学忠正在拼命冲刺:“驾!冲呀!”

    潘学忠拍着最后一个满虏女子的磨盘般大的肥屁股,一杆大铁枪左冲右刺,将胯下的满虏杀得丢盔弃甲。

    “主子、主子威武!奴婢爽死了!”这满虏女子哪里想到,当了登州军的俘虏后,还能和一个如此英俊威猛的男子交合欢乐。她大声叫喊着,心里美得要死。

    “爽吗?爽了就好了!爽得想死了吧?”潘学忠啪啪啪地撞击着,放纵地询问道。

    “是,是是!主子厉害,奴婢爽死了!死了都值了。”满虏女子扭了扭丰臀,娇媚地应着。

    哼,那等下就去死吧!潘学忠脸上掠过一丝果决的冷笑。他终于拿定了主意,这“审问”完后,还是杀了算球!

    要是留着,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生出什么事端呢。别样不说,范冰冰那一关,也不太好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