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三国的套路
    ,!

    闻战而喜,正是现今登州军现今的精神风貌。

    “你叫人抓了几个满虏女子?”回浮山湾公事房大院的路上,并肩策马而行的马举悄悄地问道。

    “大哥也知道了?”王瑞有点不好意思。他现在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都是屎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都在缴获的清单上写得清清楚楚呢。”马举笑着道。

    “给大哥和二哥预备的!”王瑞尴尬地解释道。

    “是给学忠这个好色的家伙准备的吧?可别拉上我。礼物太重,为兄也无法收受啊!”马举轻笑着推荐,一下子便看出了王瑞言语上的小把戏。

    马举是在辽东长大的,从小到大,他都和满虏这帮野人打过交道。满虏长什么模样,平时的生活习性,他都是最熟悉不过的。

    这些满身腥臭,长着一张张大饼子黄脸的满虏女子,他可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口的。

    “这个,就看大哥见了人喜欢不喜欢了。您要喜欢呀,您给先挑。您挑剩的,再给二哥呗!”王瑞嘻皮笑脸地说道。

    “别、别别!都给你二哥吧!咱家里的两个,都支应不开呢。要按我说呀,当初你这美奴嫂子,就没必要进咱这家门。你可别再添乱了哈。”马举叮嘱道。

    “怎么啦?美奴嫂子哪里让你不满意了?”王瑞好奇地问道。在他想来,这青楼出来的美女,七十二招没有,三两下的功夫,总还是应该有的吧?

    君不见那东莞的行业标准,又是**,又是啥冰火两重天的,随便一招出来,还不得把马举给搞得软塌塌的!

    “我呀,倒不是对她不满意。她呢,和你婉儿嫂子一样,用你的话说呀,就是一个文艺女青年。这天天为赋新词强说愁,娇滴滴、哎哎怨怨的,就总觉得我陪她的时间短了。你说,大哥我每天能有多少空闲时间?”

    “嗯,真没有!”王瑞也点头称是。

    “所以,我这不是后悔吗。”

    “此事既然主公交予少爷主理,还是少爷多费些辛劳吧!”林思德才不愿意趟这潭污水。

    尼玛,这潘少爷口味还真他娘的特别。先是在臭哄哄的牢房的开搞,然后又是要玩“几凤一龙”,现在又想来什么“共享满虏”。

    哎,真不知他是如何入的主公的法眼!雄才大略的王大人,不是该和自己这种志向高洁的人一起拓业开创的么?

    “那好吧!那就麻烦思德去外间候着了。”潘学忠学着王瑞的样子,无奈地摊了摊手。

    “林总训导官,这边请!”梁凤仙儿引着林思德去了外面,寻了一处靠后院的清幽房间请林思德坐了,这才出去安排。

    潘学忠刚刚坐定不久,外间便有人敲门,他以为是兵士送了满虏女子过来,便吩咐道:“让她自己进来吧,你们且退下!”

    没想到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却是一个清秀的小丫环。手中捧着茶壶和几碟小点心。

    “大人,请用茶!”小丫环小脸微红,颤抖着手将茶倒好了。

    话说,她在悦来楼做事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潘学忠这样的大人物呢。而且这大人物还这样英俊年轻!

    “好!”潘学忠端起香茶品了一口:“嗯,不错,好象是碧螺春!”

    “嗯。请大人用些点心!”小丫环指着盘子提醒着,却并不急着离开。

    “好!你且退下吧!”潘学忠想不到她不走,只得下了逐客令。

    他怕自己忍受不住,把这清丽可人的小丫环拖去床上正法了呢。不行,咱只祸害满虏女子!俺是来“审问”的,不是来勾引良家少女的。

    “好!奴奴就在外间候着,大人有什么需要,唤上一声便是。”小丫环红着脸道。

    “玉书辛苦了!来,咱们喝杯茶,先议上一议!”王瑞淡淡一笑,要生产定型,时间还早着呢。

    打这么几炮,就算成功了?差得远呢。别人心里没有数,王瑞这个经过大工业生产锤炼的穿越者可是明明白白。

    按王瑞的意思,至少需要在各种地形、各种气候条件下,每次打上十发、八发的,收集的数据才算真实可靠吧。

    特别是连续发射的时速,炮击到不同着弹点的效果,都需要在实射中一一记录调整的。

    换言之,在大炮的研制和量产各个方面,王瑞都拥有超越这个时代任何人的全新实用理念。

    “议什么议!走,先去看看实射,再回来议也不迟。”马举一把拉着王瑞便往外走。这些年来,他一直就和王瑞在一同前行。

    也是,实实在在看一下大炮的发射,才是最真切的。闭门造炮,才是最要不得的。王瑞乖乖地带上亲卫队,和马举刘玉书一起往浮山湾郊外的大炮试验点赶去。

    由于大炮试射时选择的发炮点和着弹点,都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所以相距浮山湾城区还相当遥远。王瑞带领一行人花了近两刻钟,才额头冒汗地赶到了目的地。

    “酗子们,看看谁来了?”炮兵营营官刘玉书很是开心,大声地招呼着众人。

    “大人!”、“将军大人!”士兵们激动地围了上来。

    现在可不比从前,以前还叫做“莱州军”时,军队的最大规模也不过才一万多、两万。所以大多数的士兵,其实是有机会和王瑞面对面接触的。

    “万豪客栈的伙计,全部站出来!”陈松随即命令道。

    这次没有任何人敢玩花招,两个站着的、一个被打断脚在地上的,全都都挪了出来。

    在现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不出来也不行,周围全是认识他们的人。敢不出来的,就等于是找死。看这股登州军的作派,可是动不动就会杀人的!

    “押进去,分开审问。如果所答对不上,全部杀了!”陈松威吓道。

    几个伙计闻听,心道:俺一定老老实实说,俺就是来打工的!不是来卖命的。特别是两个家离浮山湾不远的伙计,更是决定要将自己偷吃东西的事,都一咕噜交代出来。

    一番审问之后,两个浮山湾的伙计倒没有讲出什么有价值的讯息。但是,从山西跟过来的伙计,则交代了掌柜接待三个和尚,以及采买弓箭材料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