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皆大欢喜
    ,!

    (更改中)潘学忠越想越美,脸上全是张狂的微笑。看着林思德正要出去叫士兵进来押人,他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先押四个过去!留下一个,本少爷就在这牢里审问!”

    尼玛,你们玩两女一男大被同眠,玩这玩那。不过,有谁在监牢里玩过呢?何况还是玩的异族风情!

    其实他不知道,这在牢房里啪啪啪的纪录,早就被“话本大王”周健周士相打破了。那柴清监刑的前一晚,可是和周士相在监狱里大战了一晚的。

    “好嘞!只不过这牢里无法洗澡啊!这满虏一身骚臭,思德怕她身上的臭气醺到少爷啊!”林思德说道。

    这监狱毕竟是监狱,总不成还烧了热水进来,给潘少爷和这满虏女子来个黄桶浴吧?

    “没事儿!思德,这你就不懂了!这吃野味儿,就讲究一个原汁原味儿。有点骚臭好!这没骚臭,还是满虏吗?”潘学忠得意洋洋地反问道。

    “啊!”听他这么一说,林思德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跟不上时代了。现在的有钱人都玩这些花样儿了吗?

    “那好吧!一切听从潘少爷安排。少爷,你看留下谁吧?”林思德就是王瑞留在这里搞接待工作的,一切肯定是以咱们潘少爷是否满意为准。

    “让我先想想!”潘学忠在两个牢房前左转右转,有点拿不定主意。他就象一个馋嘴的孩子,在寻思着先吃哪一块巧克力。

    “老爷……”五个满虏女子纷纷对着潘学忠抛起了媚眼。

    除了和潘学忠搞了可以保下一条小命儿外,这潘学忠也确实是一等一的帅哥。别说是为了保命,就是平时,这些满虏女子也恨不得把潘学忠拖到床上干掉。

    “就她吧!”潘学忠最后一指那荫。看来看去,好象还是这个满虏小婆子顺眼一点,那还是先搞她吧。

    “多谢主子!奴婢这就侍候主子!”那荫一听潘学忠选中了她,顿时高兴得心花怒放,赶紧跪在地上冲潘学忠磕了一个头。不管咋说,自己的这条小命儿暂时算是保住了。

    “好嘞!不过,要不要给潘少爷拿些被褥床单进来?”林思德很贴心地问道。

    这牢房里,就随意地扔了一些烂草作为床铺,总不能让养尊处优的潘学忠就在这烂草上开搞吧?

    在辽东时,她额娘是教过她这一招的。说是男人最为喜欢,她现在便想施展出来,搏眼前这英俊的新主子的欢心。

    这一招虽然她从来没有用过,不过她仍然有信心使得出神入化。毕竟平时吃东西时,她就有意识地练习过。

    她本就刁蛮,平时行为乖张,所以忍不住对潘学忠进行言语挑逗,开了一个玩笑。

    “什么?怕?本少爷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怕字如何写呢。”在这样的场景之下,潘学忠当然不愿意输了气势。

    “那奴婢可就吃了!嘻嘻……”那荫握着潘学忠的大玉米棒,将头低了下去。

    “等等!”潘学忠在最后一刻还是制止了她。

    “主子!”那荫放下手中的玉米棒,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她担心自己的激将法玩得过火了。

    “这个,这个没有沐浴啊!”潘学忠不好意思地说道。这玉米棒上满是尿水污垢的,怎能让人入口呢?通古斯野人也是人嘛。

    至于说什么怕,那简直就是胡扯!潘学忠身为大汉男儿,自然有身为汉家儿郎的骄傲。在满虏面前,输人也不能输了气势。

    “主子说这个呀?奴婢的正好用嘴巴给主子清洗。”那荫娇笑着说道。说罢,她温柔地又拿起了已经有点软下来的玉米棒子。

    “哦,好吧!”潘学忠强压着自己的起伏的情绪,平静地说了一声,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大哥、三弟,咱老潘可没给汉家儿郎丢脸!”潘学忠在心中默默说道。

    很快,一种温润潮湿的感觉侵袭到了潘学忠的身体里、意识里。这让阅人无数的潘少爷也忍不住一阵颤栗。“啊!”他低沉地轻吼了一声,一下子抓住了那荫的头发。

    不过牢里光线晕暗,距离又远,他只能隐约地看个背影。反正咱们的潘少爷是衣衫凌乱,貌似解开了裤子,而那荫好象却是衣衫齐整。

    只见这女子匍伏在潘学忠胯间,嘴里在吱吱唔唔着,缺乏想象力的林思德一时还真没弄明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把戏。

    这衣服都没有脱,咱就把潘学忠弄得如上云宵了呢?表说俺没读过书,俺以前也是生员,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

    如此持续了一刻来钟,最后潘学忠终于“啊”地大叫了一声。只见那满虏女子已经转向外,嘴口吐出不少白沫。

    “这满虏女子是晕了吗?”林思德甚感好奇。他听说过晕马晕船,没听说过做这事时也会发晕的啊!

    正当林思德疑惑不解时,那满虏女子已经开始脱起了衣服。不一会儿功夫,便脱得全身赤条条的。

    呵呵,看来这次是要来真格的了!林思德满怀期待地瞪大了眼,总算可以看正片了。

    果不其然,只见潘少爷也开始在这满虏女子的侍候下,开始脱光了衣服。

    看了潘学忠的身材,林思德忍不住有点嫉妒,因为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白晳健美了,别说女子,就是林思德这个男人看了,也感觉热血在往上涌。

    在脱衣服的过程之中,她不仅摸遍了潘学忠的全身,而且两人的身体还完整地熨贴了一遍。这番动作下来,潘学忠早已心痒难耐。

    “孝庄文太后,给老子趴下!老子要上马。”潘学忠喝令道。

    “主子!怎生这般着急?让奴婢孝庄文太后,再侍候侍候主子吧!”假“布木布泰”温柔地抚摸着潘学忠的胸大肌道。

    “侍候个屁!老子时间接金贵,那有时间和你瞎**!快趴下!”潘学忠拍着她光滑的肩膀道。

    后面还有三个女子呢,可不能耽搁时间了。潘学忠还想着速战速决,待“审问”完了后,好好地睡上一觉呢。

    他可不想晚上接风宴时,自己精神不振地出现。如果几个小小的满虏女子他都搞不定,还谈什么和马举王瑞共论天下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