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人有我精
    ,!

    (更改中)好样儿的!龙尽虏和林思德这几个家伙总算没有让咱失望!”王瑞笑着道。

    从大军回来的气势上看,王瑞觉得,这个冬天,在朝鲜的酗子们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大人!啥时候咱们亲卫营才到朝鲜去?”好战的尹大弟在一旁兴奋地问道。

    “快了!等老子造好大炮就去!”王瑞笑着道。

    现在浮山湾的短板便是大炮。无论在陆上还是在海上,登州军都缺少射程数里乃至十里左右的远程大炮。

    如果在战斗中遇到敌人使用远程的大炮,登州军便有被打败的可能。特别是在海上,己方没有大炮的话,得胆战心惊地让敌人轰上很长时间。

    至于能不能被敌人打中,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这个时代,在东亚海面上活动的欧洲红夷人,比如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他们的舰船上可都是装备了大炮的。

    这些红毛鬼的大炮射程,通常都在七八里、十来里左右。如果登州海军没有属于自己的大炮,在海上对敌时,是最有可能被动挨打的。

    所以,大炮!王瑞哪怕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是要尽快地造出来的。这几天要不是因为满虏奸细作乱,王瑞这个时间可能正和马举呆在军作坊里呢。

    “嗯,就等着大人把大炮造好了!到时,咱们就又多了一种破敌的利器。”陈松拍着马屁道。

    “依俺看,这有了大炮,首先得在这海边装上十几门!”尹大弟突然插话道。

    此话一入耳,王瑞眼睛不由得一亮:“哦!你还能想到这。那你给说说,这大炮造出来了,为啥要首先装备在这海岸边呢?”

    “俺是想,这海上没遮没挡的。如果敌人开了船从海上来进攻,咱们可就麻烦了。”尹大弟红着脸道。

    “麻烦个啥?来一个咱们杀一个,来两个咱们杀一双!”陈松不屑地插话道。

    王瑞见不陈松插话,也不出声,只是转向尹迪,看看他能不能说个子曰。对于这种同伴之间相互的辩论,王大人一贯是执鼓励态度的。

    只有在这种活泼宽松的气氛中,人与人之思想才能得以碰撞,整个集团才能保持激情和进取的精神。

    前一时空的王瑞,在网上看了许多满清的老照片。在他看来,满虏这个高颧骨、大饼脸、黄牙齿的野人族群,能有美女绝对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不过,为了满足结义二哥潘学忠的这个重口味要求,他才勉强下了一个去抓满虏美女的奇葩命令。

    “希望大人能满意!这些女子一直单独看管着,属下审问了,都是没结婚的处子。嘿嘿……”林思德干笑着,脸上一副“你懂的”表情。

    王瑞尴尬地一笑,面带欣慰道:“思德费心了。”

    此时的王大人,拿脑袋撞墙的念头都有。看来,这个好色的黑锅,他得先给潘学忠背上了。

    这次林思德和李正浩带回来的缴获还真的不少,除了近百万两银子外,还有不少的东珠人参等物。

    考虑到自己的三个夫人都可很快会有身孕,王瑞毫不客气地命人取走了近十斤老参。后来想想,马举和潘学忠安也有女人,王瑞又叫人拿出了十多斤人参。

    有两株特别大的十年老参,王瑞犹豫好半晌后,决定让潘学忠带回家送给潘父和潘母。毕竟他们是长辈,而且整个潘家对王瑞的事业发展,确实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看完丰厚的缴获之后,王瑞叫上马举,亲自去军营里检阅了胜利归来的士兵,并亲手给把每个将士分发了奖金。

    海外作战的奖金补贴之丰厚,让一旁观礼的其实将士都兴奋莫名。大家都暗暗打定了主意,下一轮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去朝*鲜打仗。

    能不能立下军功故且不说,光这出外征战一次,这些乱七八糟的发钱方式,就非常地诱人。

    许多队官把总,等检阅一散场,便立马叫了会读书写字的少年文书来。给他们布置的第一个紧急任务,便是要争取下一轮下派往海外作战的机会。

    闻战而喜,正是现今登州军现今的精神风貌。

    “你叫人抓了几个满虏女子?”回浮山湾公事房大院的路上,并肩策马而行的马举悄悄地问道。

    “大哥也知道了?”王瑞有点不好意思。他现在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都是屎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都在缴获的清单上写得清清楚楚呢。”马举笑着道。

    “给大哥和二哥预备的!”王瑞尴尬地解释道。

    “是给学忠这个好色的家伙准备的吧?可别拉上我。礼物太重,为兄也无法收受啊!”马举轻笑着推荐,一下子便看出了王瑞言语上的小把戏。

    不一会儿,潘学忠便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见到王瑞和马举就道:“这辽海总算是开冻了,咱们的海军又可以纵横四海了!”

    “哈哈,我正想着二哥呢,想不到你这人经不住念叼,一想你,你就回来了。”王瑞笑着迎了上去。

    “真想我了?那今晚请我喝酒。”潘学忠和王瑞开起了玩笑。

    “哈哈,什么好事儿,都让你撞上了。我们今天晚上还真的有饭局,给你、思德和李正浩办的接风宴!”马举笑着道。

    “嗯9有其它礼物呢。走,我们一起和思德去看看!”王瑞神神秘秘地说道。

    “什么礼物?”潘学忠早就忘记自己跟王瑞说过的话了。

    “走,去了你就知道了。”王瑞拉上潘学忠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王瑞看马举没有跟来,又回头道:“大哥,一起去啊!”

    马举笑笑道:“大哥老了,体力不行了,就不去了。”

    潘学忠听两人讲着只有二人才懂的黑话,心中迷疑不已。这马举才20多岁,虽说少年老成,可真心说不上老啊!咋就体力不行了呢?我看他龙精虎威嘛。

    好吧,他不去就不去,王瑞对此表示理解。前一时空,王瑞就有一个兄弟在东莞厚街工作了二十来年,这家伙一直就守身如玉,愣不知道自己身处在繁花似锦的“性都”之中。

    两人和林思德一起,半刻钟不到,就进了浮山湾的监狱。那荫和几个满虏女子现在正关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