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到底咋办
    ,!

    不过,他走到转角处,就悄悄地停了下来。

    原因有两个。一是王瑞既然让他照顾好潘学忠,他就得执行命令。他在辽东呆过,知道这满虏鞑子凶悍,好些女子也是能开弓射箭的。他真担心潘学忠被这满虏女子伤害。

    二是,他内心深处的好奇心犯了。你说,这潘少爷,好好的床铺不要。偏要在这脏兮兮的地方,和一个臭哄哄的满虏女子开搞,这图一个啥嘛?

    所以,他决定先偷偷躲外面听听床。看看这潘少爷能玩出个什么新花样。万一王大人问起来,自己也好如实相报。

    不过,潘学忠却不知道,不远处还有一个偷窥狂,正充满好奇心地等待他的动作片开演。

    他慢慢走进了牢房,用一根手指抬起那荫的下巴,看着她还算俊俏的小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主子的话,俺叫爱新觉罗-那荫!让奴婢来侍主子吧!”那荫娇媚地望着潘学忠道。

    说内心话,能和潘学忠这样英俊儒雅的男人搞上一回,你就是叫她去死,她也是觉得值得的。

    “哦!那本公子就让你来侍候。顺便也让你见识一下本公子的手段!”潘学忠得意地笑着道。

    “嗯!”那荫低眉顺眼地开始脱起潘学忠的裤子来。

    脱到一半,她便看到了潘学忠那条引以为傲的大玉米棒。那荫一把抓住,娇笑道:“主子!想不到你们汉家儿郎的男根,是如此又大又长!奴家好喜欢哟!”

    说完之后,她两只还算娇嫩的小手,开始拼命地套弄了起来。弄得潘学忠开始嗯嗯啊啊地乱叫。

    看来这满虏女人,确实是彪悍呀!做这事儿,都是这样的野性十足!

    不过,咱大汉儿郎,血脉传承数千年,一直挺立东方,自然有我们的骄傲!

    对,虽然没有人看着,咱也不能输了这个场子。潘学忠暗暗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喜欢?喜欢你就多吃点!”潘学忠无耻地引用了王瑞的口头禅。

    “主子,你是叫奴婢吃吗?”那荫有些娇羞地问道。

    她虽然名义上还是黄花闺女,不过满虏男女间性关系混乱,现在早就被一干叔伯兄弟耕耘过n多遍了。

    不过,这吃嘛,她还真心没有吃过。今天看到潘学忠的大玉米棒后,她是真的觉得饿了。

    轰!”一分钟时间不到,第一发炮弹便打响了。王瑞和马举用望远镜远远地看到,二十里外的山坡上,很快腾起一团青烟。

    “校正诸元!”,“准备装弹!”,“预备发炮!”负责指挥试炮的炮兵队正高声地指挥着操作流程。

    三个炮兵在高亢的号令声中,一边重复着号令,一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一个步聚。他们的动作娴熟精准,如同行云流水,王瑞和马举看了都不住地点头赞许。

    “发射!”炮兵队正最后下达了发炮的命令。

    “轰!”炮手一拉发射绳,又一枚炮弹被发射了出去,准确地击中了预定的着弹区域。

    “继续!继续打炮,不要停!”刘玉书在声地命令道。

    “轰!”,“轰!”“轰!”负责试炮的炮组不停地操作着,几乎每隔一分钟,就能打出一发。

    “好!有了这速度,满虏的大炮在咱们面前,不过就是一个大炮仗。”王瑞开心地和马举说道。

    悦来楼后院里,潘学忠正在拼命冲刺:“驾!冲呀!”

    潘学忠拍着最后一个满虏女子的磨盘般大的肥屁股,一杆大铁枪左冲右刺,将胯下的满虏杀得丢盔弃甲。

    “主子、主子威武!奴婢爽死了!”这满虏女子哪里想到,当了登州军的俘虏后,还能和一个如此英俊威猛的男子交合欢乐。她大声叫喊着,心里美得要死。

    “爽吗?爽了就好了!爽得想死了吧?”潘学忠啪啪啪地撞击着,放纵地询问道。

    “是,是是!主子厉害,奴婢爽死了!死了都值了。”满虏女子扭了扭丰臀,娇媚地应着。

    哼,那等下就去死吧!潘学忠脸上掠过一丝果决的冷笑。他终于拿定了主意,这“审问”完后,还是杀了算球!

    要是留着,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生出什么事端呢。别样不说,范冰冰那一关,也不太好过吧!

    找个什么女子不好?弄几个蛮虏,以后还能和邻居打招呼么?

    “叫本公子霍郎!快叫!”潘学忠又开始胡乱代入历史名人。

    “霍郎t爷!快,快呀!”满虏女子听话地大叫着,屁股拼命往潘学忠身上撞。

    她还以为这个英俊公子,就是姓霍呢。

    哪位是王掌柜呢?”陈松笑着扫视着众人问道。

    “俺!”,“俺是!”,“俺是王掌柜!”一下子有三个家伙爬了出来认领这个称号。

    “呵呵,不错嘛,大家都学乖了!不过我要找的王掌柜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万豪客栈的王掌柜。咱只找隔壁老王,和其它人无关。”

    “他,他是万豪客栈的王掌柜!”另外两人齐声指向了那个胖乎乎的中年汉奸。

    “先拖到一边去!把嘴堵起来,眼睛蒙起来。”陈松暂时没时间搭理他。

    两个登州军的士兵随即上前,将这个胖汉奸象死狗一样的拖到了一旁。

    “万豪客栈的伙计,全部站出来!”陈松随即命令道。

    这次没有任何人敢玩花招,两个站着的、一个被打断脚在地上的,全都都挪了出来。

    在现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不出来也不行,周围全是认识他们的人。敢不出来的,就等于是找死。看这股登州军的作派,可是动不动就会杀人的!

    “押进去,分开审问。如果所答对不上,全部杀了!”陈松威吓道。

    几个伙计闻听,心道:俺一定老老实实说,俺就是来打工的!不是来卖命的。特别是两个家离浮山湾不远的伙计,更是决定要将自己偷吃东西的事,都一咕噜交代出来。

    一番审问之后,两个浮山湾的伙计倒没有讲出什么有价值的讯息。但是,从山西跟过来的伙计,则交代了掌柜接待三个和尚,以及采买弓箭材料的事情。

    “果不其然!这万豪客栈就是一个奸细窝子!”陈松冷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