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俺也有炮
    王瑞在前一时空中,谍战片可是他最爱看的一个类别。特工行动中,什么掩护、什么死间诱饵、什么阴谋诡计,那可都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王瑞觉得,也不排除这三个满虏奸细是在掩护其它的潜伏者。所以,对于这些可能和这个满虏奸细有过接触的人,再进行几轮审查,还是有必要的。

    “好,大人所言极是,就应该这样办。”张二和陈松都点着头道。

    “那,那几个满虏奸细呢?”张二最后问道。

    “这个没啥说的。肯定是要全部杀了的!不过,要把他们的这个奸细身份利用充分。先在各个工厂作坊组织批斗大会,让他们去现身说法。就让他们讲满虏在辽东是如何惨杀汉人的。对了,满虏内部的那些丑事也可以讲!形式要生动有趣。”

    “大人,你这都要把他们杀了,他们哪会这样配合呢?”一旁的尹大弟插话道。

    “真笨!榆木脑袋!我们只需要告诉他们,这是在待罪立功就行了。等到活动开展完,直接割去他们的舌头,押上刑场砍了就是!”张二阴笑着道。

    “这样做,不道德吧?”尹大弟的内心深处,此时对张二鄙视到极点。

    “没什么不道德!跟满虏鬼子,通古斯野人是不需要讲什么狗屁道德的。要讲仁义道德,也得是咱们汉人内部讲!”

    “主子,主子!这不是讨您欢心,说着玩的吗?”

    几个满虏女子瞬间又回忆起承欢潘学忠胯下之时,那时她们哇哇大叫着,身心可是愉悦得很。咋会认为这什么“爽死”、“搞死我吧”,这样的床第之语是当真的呢。

    “说着玩儿?玩人呢。”潘学忠轻蔑地说道。

    “你,你……”五个满虏女人全被潘学忠这个无耻的“负心汉”气得说不出话。

    林思德一看,都这个时候了,还瞎屁屁个啥呢。还是直接杀了吧!

    “预备!举枪!”林思德冲行刑的军官一挥手,军官随即开始下令射击。

    “少爷……”林思德最后征询了一下潘学忠的意见,见他点了点头,这才大声命令道:“射击!”

    “轰!”十多个士兵闻令后,同时扣动了扳机,十多颗子弹瞬间迸出,射进了五个满虏女子身体里。

    看着倒在地上、血流不已的抽搐着的满虏女子,潘学忠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意,对林思德和军官吩咐道:“去,补刀!都割破喉咙,不要让任何一人漏网。”

    “是,少爷!”军官点头领命,带着五个士兵走上前去,将五个满虏女子的喉咙一一割开。

    狗日的,算你狠!刚啪啪啪完,你就能果断地下死手杀人,果然也是世之枭雄。林思德在心中暗暗腹诽。

    “潘少爷,咱敬你一杯!今日辛苦了!”坐在潘学忠边上的林思德向他敬酒道。

    “好,好好!今日思德也费心了。”潘学忠举杯和他碰了一下。

    “将军,下次该咱们出马了吧?”何汉军出头请战道。

    “呵呵,你这家伙!就不想在家中多陪陪二妮了?”

    “嘿嘿!都回来陪了这么久了呢,也该去打打仗了!”

    “该!不过还得过上一段时间。老子还要造十门潘学忠炮带到朝*鲜去!”王瑞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说道。

    “什么炮?大人!”何汉军听到这个新鲜名词后,心中甚感好奇。

    “潘学忠炮!以咱们潘大少爷的名字命名。”王瑞笑着道。

    “哦,那以后这个大炮就叫潘大炮!哈哈!”何汉军摸着自己的胡子,直接给出了一个自己的简称。

    “潘学忠炮?三弟,怎生以为兄的名字命名了?这造炮之事,全是大哥和三弟在张罗,为兄可是没出什么力啊。”潘学忠有点不好意思。

    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个大炮,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在潘学忠的记忆之中,好象以前只有过将马举造出的强弩命名为“马举强弩”吧。

    “哈哈!二弟不用客气。用你的名字命令,正好体现这门大炮的性能特征。射速快、威力巨大、射击时间持久。”马举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啊!”潘学忠有点哭笑不得。哥,你咋知道的呢?咱今日力战五个满虏女子,可是差点累得要吐血的啊!

    “潘大少爷可别客气!一般人还得不到这样的殊荣呢。”刘玉书在一旁劝说道。

    “好吧!就叫潘学忠炮、潘大炮!咱老潘就无功受禄,领了这大炮的威名吧!哈哈。”潘学忠终于释然。

    “玉书、正浩,你们下去后,可要抓紧时间训练兵卒。下批前往朝*鲜的兵丁也要挑选了。”王瑞吩咐道。

    “是,大人!”两人齐刷刷地站起来应道。

    “坐下,坐下!这喝酒嘛,不用如此讲礼。”王瑞挥着手道。他还保持着自已前一时空中,做老板时的工作习惯。边喝酒边谈工作。

    “大哥,看来,我们也得呆在军工坊作坊里去了!我决定,先量产十门潘大炮!造好后,就运去朝*鲜。”王瑞又转向马举说道。

    “好呀!明天我就搬到军工作坊去住!”马举当即表了态。哈哈,又有借口躲开家中的两个文艺女青年了。

    “不行,不行!”王瑞将自己的脑袋摇得象拨郎鼓:“这活要干,家还得回!小心你这后院起火。再说了,你这天天地不归家,两个嫂子还不得骂死小弟!”

    “好嘞!大人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妥贴,让潘少爷审得舒服!”林思德一本正经地点着头道。

    安排停当后,王瑞笑着拍拍潘学忠的肩道:“那就劳烦二哥先审着,咱的公事还多,就先回去了。”

    “好嘞!晚上接风宴上再给你们讲这审问的情况。保证讲清楚所有细节。”潘学忠一副嘻皮笑脸的公子哥儿模样。

    好吧,你们明代人会玩!王瑞很快便带着护卫自己的亲卫闪闪闪了。

    好嘞!大人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妥贴,让潘少爷审得舒服!”林思德一本正经地点着头道。

    安排停当后,王瑞笑着拍拍潘学忠的肩道:“那就劳烦二哥先审着,咱的公事还多,就先回去了。”

    “好嘞!晚上接风宴上再给你们讲这审问的情况。保证讲清楚所有细节。”潘学忠一副嘻皮笑脸的公子哥儿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