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扬帆起航
    ,!

    哪位是王掌柜呢?”陈松笑着扫视着众人问道。

    “俺!”,“俺是!”,“俺是王掌柜!”一下子有三个家伙爬了出来认领这个称号。

    “呵呵,不错嘛,大家都学乖了!不过我要找的王掌柜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万豪客栈的王掌柜。咱只找隔壁老王,和其它人无关。”

    “他,他是万豪客栈的王掌柜!”另外两人齐声指向了那个胖乎乎的中年汉奸。

    “先拖到一边去!把嘴堵起来,眼睛蒙起来。”陈松暂时没时间搭理他。

    两个登州军的士兵随即上前,将这个胖汉奸象死狗一样的拖到了一旁。

    “万豪客栈的伙计,全部站出来!”陈松随即命令道。

    这次没有任何人敢玩花招,两个站着的、一个被打断脚在地上的,全都都挪了出来。

    在现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不出来也不行,周围全是认识他们的人。敢不出来的,就等于是找死。看这股登州军的作派,可是动不动就会杀人的!

    “押进去,分开审问。如果所答对不上,全部杀了!”陈松威吓道。

    几个伙计闻听,心道:俺一定老老实实说,俺就是来打工的!不是来卖命的。特别是两个家离浮山湾不远的伙计,更是决定要将自己偷吃东西的事,都一咕噜交代出来。

    一番审问之后,两个浮山湾的伙计倒没有讲出什么有价值的讯息。但是,从山西跟过来的伙计,则交代了掌柜接待三个和尚,以及采买弓箭材料的事情。

    “果不其然!这万豪客栈就是一个奸细窝子!”陈松冷笑着道。

    随后,陈松又亲自审问了王掌柜。一开始,这王掌柜还想遮掩他勾结满虏奸细的事。不过,陈松随即给他玩了一出好把戏。

    今天刚挨了骂的陈松亲执利斧,将王掌柜的一条断脚砍了下来,然后当着他的面玩起了烧烤。烤得滋滋直流的人油,香味满屋。

    “你不想讲,对吧?那无所谓。你不讲,自然有人讲。老子先把你做成烤鸡!”陈松阴森森地笑着道。

    “哈哈,人家是‘说曹操,曹操到’,我这是‘想曹操,曹操回’。快,请潘少爷进来!别愣着。”王瑞高兴地吩咐道。

    尼玛,正主儿总算是回来了。为了满足潘学忠玩几个满婆子的心愿,王瑞可说是拼了!

    可不是拼了吗?这抓美女的离谱命令他都下了。给潘学忠背了一个好色的坏名声呢。说真心话,王瑞还真不是那种爱“集邮”的人。

    但架不住潘学忠是啊!王瑞估计,以后要是能打到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等地,可能七大洲四大洋的,这家伙都想弄几个扔在自家后院里吧。

    不一会儿,潘学忠便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见到王瑞和马举就道:“这辽海总算是开冻了,咱们的海军又可以纵横四海了!”

    “哈哈,我正想着二哥呢,想不到你这人经不住念叼,一想你,你就回来了。”王瑞笑着迎了上去。

    “真想我了?那今晚请我喝酒。”潘学忠和王瑞开起了玩笑。

    “哈哈,什么好事儿,都让你撞上了。我们今天晚上还真的有饭局,给你、思德和李正浩办的接风宴!”马举笑着道。

    “嗯9有其它礼物呢。走,我们一起和思德去看看!”王瑞神神秘秘地说道。

    “什么礼物?”潘学忠早就忘记自己跟王瑞说过的话了。

    “走,去了你就知道了。”王瑞拉上潘学忠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王瑞看马举没有跟来,又回头道:“大哥,一起去啊!”

    马举笑笑道:“大哥老了,体力不行了,就不去了。”

    “大人,大人!朝*鲜的兄弟回来了!”几人正在说话间,周云台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他今天担任港湾的守备官,所以第一时间看到了海面上驶过来的登州军帆船和旗帜,立即便亲自骑马跑回公事房大院向王大人报告。

    “回来了?没有弄错吧?”王瑞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平静地询问道。

    “回来了!我用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全是咱们登州军海军的船和风帆。打的也是咱们的旗帜!”周云台将观察到的情况如实说了一遍。

    “走,都去看看!”王瑞也激动了起来。

    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浮山湾都没有得到朝*鲜那边的消息了。要说王大人不牵挂,那都是假的。

    在王瑞的记忆里,觉华岛貌似就是在冬天被满虏攻破的。不过,这事现在到底有没有发生,王大人不是学历史的,他一时也记不清。

    崇祯年间进入小冰河期后,冬季的天气奇冷,靠岸的海水都结成了厚厚的冰层,满虏骑着战马都可以在上面乱跑了。

    有时,王瑞会独自在心底担心,黑孩(黄台吉)会不会狠下一条心,用人命和在朝*鲜的登州军死拼。对于满虏来说,能拼掉登州军在朝鲜的两万多人马,哪怕是死上十万人,无疑也是一场大胜。

    不过,现在看来,王大人不但低估计了自己手下将士的战力和智谋,似乎也高看了满虏高层的这帮强盗头子。

    满虏本身就人丁稀少,现在的许多满人也是包衣奴才和老林子里的生女真抬旗而成。饶是黑孩再认识到登州军的危险,他依然不可能在满虏内部达一个和登州军死磕的共识。

    尼玛,自己旗中的丁壮包衣,都算是自己的财产,哪个旗主舍得拿出去送死!有谁见过把自己家里的钱往门外撒的吗?没有!

    “哈哈,人家是‘说曹操,曹操到’,我这是‘想曹操,曹操回’。快,请潘少爷进来!别愣着。”王瑞高兴地吩咐道。

    尼玛,正主儿总算是回来了。为了满足潘学忠玩几个满婆子的心愿,王瑞可说是拼了!

    可不是拼了吗?这抓美女的离谱命令他都下了。给潘学忠背了一个好色的坏名声呢。说真心话,王瑞还真不是那种爱“集邮”的人。

    但架不住潘学忠是啊!王瑞估计,以后要是能打到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等地,可能七大洲四大洋的,这家伙都想弄几个扔在自家后院里吧。

    不一会儿,潘学忠便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见到王瑞和马举就道:“这辽海总算是开冻了,咱们的海军又可以纵横四海了!”

    “哈哈,我正想着二哥呢,想不到你这人经不住念叼,一想你,你就回来了。”王瑞笑着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