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后院起火
    ,!

    林思德打发走冲进来准备护驾的士兵后,又偷偷地探出了脑袋。

    这次,他终于看到了他熟悉的场景。那野性十足的满虏女子现在已经脱得一缕不挂,而我们的潘大少爷依然雄风不减,仍然在拼命啪啪啪。

    “主子,主子!主子饶命呀!”那荫身体耸动着,银牙紧咬着嘴唇,叫声纠人心魄。

    “你们、你们满虏不是冒充女真人后代吗?那老子就是岳爷爷在世!今日、今日便拿你这满虏女子开杀!杀呀!杀!”

    此刻的潘学忠仿如岳爷爷附身,健美的身躯显得更加强魄有力。他挺枪纵马,动作幅度也更大,如同当年岳爷爷大战金兀术一般。

    “岳、岳爷爷!岳爷爷饶命呀x贺(注:满虏语女孩儿)求你快点!快点插!”

    “哈哈!这个叫法老子喜欢!对,就叫老子岳爷爷!快,快叫!”潘学忠嘴里说着话,身体却依然耸动不停。

    “岳爷爷!爷爷饶命x贺要死了……”那荫体内一股热流涌出,身体瞬间软了下去。

    潘学忠此时依然长枪前指,又岂能让她收兵罢战!

    他一把拉起那荫,将其扔到了烂草堆上,也顾不得草堆上的霉臭,扑上去又开始了又一**战。

    “女真鞑子休走!与你岳爷爷再战三百回合!”潘学忠扮演岳飞入了魔,他还真当自己是岳爷爷穿越重生,大喊大叫着真像是在金戈铁马的战场。

    岳爷爷?林思德本来在外面听得面赤耳热,突然听到两人在说岳爷爷,不禁心中一乐:尼玛,是在角色扮演啊!

    不过,在这种时候,提到我大汉民族不屈不挠的铁马英雄岳爷爷,好象……不太庄重吧?

    如果岳爷爷泉下有知,真不知他会不会手执钢刀,砍死潘学忠这个不肖汉儿!

    “啊!”一刻钟之后,牢房里的满汉大战总算分出了结果。潘学忠在一战之中,便让那荫失魂落魄了两次。

    “主子!岳爷爷!你太威武了x贺最爱主子了。”那荫虽败犹乐,从她懂得这男女之事时起,她便从来没有如爽快性福过。

    和她搞过的那些兄弟叔伯,都是些粗野猴急之人,扑上来就是啪啪啪地开搞,全无半点情趣。

    不过,眼前这个新主子却大不一样。光是这一副白晳健壮的身躯,就让她沉醉不已。它是如此的光滑,如果的健壮有力,就连流出的汗水,也是如此的芬香迷人。

    “主子?主子我算是第一巴图鲁了吧!”潘学忠一边擦拭着身体,一边调笑道。

    “算,算算!主子就是第一巴图鲁!”那荫温柔地侍候着潘学忠穿衣,嘴中赞个不停。

    要说这时间、这力度、这招势,所有的满虏男子在有没有超过潘学忠她不知道。但就她以前的叔伯兄弟,还真没有一个比得了潘学忠的。

    或者说,拿这新主子去和他们比,都是对这位主子的侮辱。那些粗鄙可憎的家伙,岂能和眼前这位华美高贵的男子共论?

    这一刻,那荫是真心的爱上了这位新主子。与他春风一度后,就是今日便死,她也了无憾事。

    她温柔地为潘学忠整理着弄得折皱的衣服,清理掉衣服上的杂草灰尘。她觉得自己高尚无比,这份爱超越了种族的间隙,超越了血海深仇。

    “哈哈!老子算是落了个好名声?”潘学忠忍不住大笑。

    “坏名声!这巴图鲁的说法,可是满虏的话语,少爷切莫拿它开玩笑,以免以讹传讹,引得我家主公不快!”林思德见潘学忠穿戴好了衣裳,这才走出来提醒道。

    这林思德是负责整个登州军体系宣传教导的,对这话语之事犹为在意。这舆论阵地,是决不能允许满虏鬼子轻易占领的。

    “哦。多谢林总训导官提醒。倒是潘某冒失,让思德见笑了!还望思德莫要报予我家三弟知晓!”潘学忠不好意思地拱手致谢。

    “回主子的话,俺叫爱新觉罗-那荫!让奴婢来侍主子吧!”那荫娇媚地望着潘学忠道。

    说内心话,能和潘学忠这样英俊儒雅的男人搞上一回,你就是叫她去死,她也是觉得值得的。

    “哦!那本公子就让你来侍候。顺便也让你见识一下本公子的手段!”潘学忠得意地笑着道。

    “嗯!”那荫低眉顺眼地开始脱起潘学忠的裤子来。

    脱到一半,她便看到了潘学忠那条引以为傲的大玉米棒。那荫一把抓住,娇笑道:“主子!想不到你们汉家儿郎的男根,是如此又大又长!奴家好喜欢哟!”

    说完之后,她两只还算娇嫩的小手,开始拼命地套弄了起来。弄得潘学忠开始嗯嗯啊啊地乱叫。

    看来这满虏女人,确实是彪悍呀!做这事儿,都是这样的野性十足!

    不过,咱大汉儿郎,血脉传承数千年,一直挺立东方,自然有我们的骄傲!

    对,虽然没有人看着,咱也不能输了这个场子。潘学忠暗暗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喜欢?喜欢你就多吃点!”潘学忠无耻地引用了王瑞的口头禅。

    “主子,你是叫奴婢吃吗?”那荫有些娇羞地问道。

    她虽然名义上还是黄花闺女,不过满虏男女间性关系混乱,现在早就被一干叔伯兄弟耕耘过n多遍了。

    不过,这吃嘛,她还真心没有吃过。今天看到潘学忠的大玉米棒后,她是真的觉得饿了。

    “大人,大人!朝*鲜的兄弟回来了!”几人正在说话间,周云台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他今天担任港湾的守备官,所以第一时间看到了海面上驶过来的登州军帆船和旗帜,立即便亲自骑马跑回公事房大院向王大人报告。

    “回来了?没有弄错吧?”王瑞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平静地询问道。

    “回来了!我用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全是咱们登州军海军的船和风帆。打的也是咱们的旗帜!”周云台将观察到的情况如实说了一遍。

    “走,都去看看!”王瑞也激动了起来。

    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浮山湾都没有得到朝*鲜那边的消息了。要说王大人不牵挂,那都是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