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潘学忠炮
    ,!

    “轰!”一分钟时间不到,第一发炮弹便打响了。王瑞和马举用望远镜远远地看到,二十里外的山坡上,很快腾起一团青烟。

    “校正诸元!”,“准备装弹!”,“预备发炮!”负责指挥试炮的炮兵队正高声地指挥着操作流程。

    三个炮兵在高亢的号令声中,一边重复着号令,一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一个步聚。他们的动作娴熟精准,如同行云流水,王瑞和马举看了都不住地点头赞许。

    “发射!”炮兵队正最后下达了发炮的命令。

    “轰!”炮手一拉发射绳,又一枚炮弹被发射了出去,准确地击中了预定的着弹区域。

    “继续!继续打炮,不要停!”刘玉书在声地命令道。

    “轰!”,“轰!”“轰!”负责试炮的炮组不停地操作着,几乎每隔一分钟,就能打出一发。

    “好!有了这速度,满虏的大炮在咱们面前,不过就是一个大炮仗。”王瑞开心地和马举说道。

    悦来楼后院里,潘学忠正在拼命冲刺:“驾!冲呀!”

    潘学忠拍着最后一个满虏女子的磨盘般大的肥屁股,一杆大铁枪左冲右刺,将胯下的满虏杀得丢盔弃甲。

    “主子、主子威武!奴婢爽死了!”这满虏女子哪里想到,当了登州军的俘虏后,还能和一个如此英俊威猛的男子交合欢乐。她大声叫喊着,心里美得要死。

    “爽吗?爽了就好了!爽得想死了吧?”潘学忠啪啪啪地撞击着,放纵地询问道。

    “是,是是!主子厉害,奴婢爽死了!死了都值了。”满虏女子扭了扭丰臀,娇媚地应着。

    哼,那等下就去死吧!潘学忠脸上掠过一丝果决的冷笑。他终于拿定了主意,这“审问”完后,还是杀了算球!

    要是留着,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生出什么事端呢。别样不说,范冰冰那一关,也不太好过吧!

    找个什么女子不好?弄几个蛮虏,以后还能和邻居打招呼么?

    “叫本公子霍郎!快叫!”潘学忠又开始胡乱代入历史名人。

    “霍郎t爷!快,快呀!”满虏女子听话地大叫着,屁股拼命往潘学忠身上撞。

    她还以为这个英俊公子,就是姓霍呢。

    “好!请看骠骑将军追亡逐北,大败匈奴蛮夷!”潘学忠转眼之间,又从岳爷爷改换成了骠骑将军。

    后来他和王瑞说及此事时,就连多了几百年见识的王瑞也被雷得七荤八素的。我靠,你丫的是要把历史上的汉家英雄全扮演个遍啊?

    呵呵,要是再多得几个满虏女子,他自己人玩坏前,肯定会把历史上的英雄豪杰都得玩坏!

    就在潘学忠化身骠骑将军,纵马狂奔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炮声,“轰”!

    炮声突然一响,潘学忠忍不住身子一抖,那根大玉米棒子瞬间便缩成了一根小辣椒。

    “霍郎,霍爷!”满虏女子正要爬上颠峰,此时不得不停了下来,语气中也带着几分幽怨。

    “来!给你家骠骑将军吞吐一番!”潘学忠拔过满虏女子的大脸,将自己的小辣椒塞入了她的口中。

    “好,好!”满虏女子口中吱唔着,嘴中开始了活塞运动。

    “轰!”正当小辣椒要变回大玉米棒子时,又一巨大的炮声传了过来,直接又将潘学忠炸软了!

    妈的,老子打炮,他也打炮!潘学忠心中暗骂。多这样来上几回,老子肯定得被整阳萎了。

    潘学忠决定,等下出去,一定要问问,谁他娘的早不打炮,晚不打炮,偏偏在老子“审问”满虏女子时乱打。

    强撑着精神,连战五女的潘学忠,哦,不!是骠骑将军,终于在一刻钟后,将最后这个满虏女子斩于马下。

    不过,坚持总会有成绩。潘学忠看着瘫软如泥的满虏女子,心中不由得得意万分:论天下英雄,谁敢横枪立马?唯我骠骑将军!

    霍陵里的骠骑将军一脸怒意:我呸!

    老子曾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你狗日的,为何不效仿呢?你狗日的,可是在白日宣淫,拼命啪啪啪!

    骠骑将军的英魂就差点从霍陵里冲出来,要找这姓潘的家伙算仗。

    潘学忠的“炮”刚打完时,王瑞他们那边试炮也刚好结束。

    一刻来钟时间,试炮组总共打了十五发,将专门造出来试炮的十六发炮弹打得一发不剩。

    “这个速度不错,可以定型了。先造十门,到时我亲自带到朝*鲜去。”王瑞想了想后,最后拿定了主意。

    “大人,咋不多造点呢?造上它几百门!到时一起发射起来,那叫一个地动山摇!”刘玉书无限神往地说道。

    “想得美!你以为是杀满虏啊?先杀几百个再说。这可是造炮!没有经过充分的实战检验,是真没必要大造特造的。”王瑞解释道。

    “哦!”刘玉书有点失望地叹息了一声。看来,要打大排炮,还得等上几个月了。

    不过,他还是决定,要赶快抽调炮组,加强新型大炮运用的实训。大人不是常说吗:要人等装备,不能让装备等人!

    “大人!这个炮叫做什么炮呢?”刘玉书最后问道。

    “大哥!这门大炮你也出门不少,你给定个名吧!”王瑞决定将这分荣耀让给了马举这个大哥。

    “取名?让我想想!”马举开始想起名字来。

    该不会叫皮皮虾吧?嗯,只要不叫这样的名字就行。王瑞在心中暗道。

    马举左想右想,最后少有地怪笑着道:“三弟!我看这炮就叫潘学忠炮吧!”

    “潘学忠炮?”王瑞很意外。他就是要叫个“马举大炮”,王瑞也不会如此吃惊。

    “对呀,就叫潘学忠炮!三弟可否愿意?”马举征询着王瑞的意见。

    “愿意,愿意!只是,只是这咋要叫潘学忠炮呢?”王瑞还是颇有点不解。

    这没来由嘛!这大炮从研究、试制、再到重制、试炮,一系列的过程,完全就和潘学忠没有半毛钱关系嘛。

    “哈哈!这个名字,最能显示这门大炮的雄威呀!经打,耐用,射速还快!而且还打得久!”马举笑着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