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亲赴辽东
    ,!

    梁凤仙儿在前面引路,两人很快便到了悦来楼的后院。

    这后院有点江南园林的味道,假山亭阁俱全。现在时值春天,园子里的树木已经长出新芽,显得生机勃勃,让人不由得神清气爽。

    梁凤仙儿推开一间上房,对潘学忠道:“潘少爷便在这里审问吧!这院子里暂时还没有其它住客。大人只需要命人守住院门,定不会有人前来打扰。”

    “如此甚好!思德,要不我们一起审问?”潘学忠笑着问林思德。

    “此事既然主公交予少爷主理,还是少爷多费些辛劳吧!”林思德才不愿意趟这潭污水。

    尼玛,这潘少爷口味还真他娘的特别。先是在臭哄哄的牢房的开搞,然后又是要玩“几凤一龙”,现在又想来什么“共享满虏”。

    哎,真不知他是如何入的主公的法眼!雄才大略的王大人,不是该和自己这种志向高洁的人一起拓业开创的么?

    “那好吧!那就麻烦思德去外间候着了。”潘学忠学着王瑞的样子,无奈地摊了摊手。

    “林总训导官,这边请!”梁凤仙儿引着林思德去了外面,寻了一处靠后院的清幽房间请林思德坐了,这才出去安排。

    潘学忠刚刚坐定不久,外间便有人敲门,他以为是兵士送了满虏女子过来,便吩咐道:“让她自己进来吧,你们且退下!”

    没想到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却是一个清秀的小丫环。手中捧着茶壶和几碟小点心。

    “大人,请用茶!”小丫环小脸微红,颤抖着手将茶倒好了。

    话说,她在悦来楼做事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潘学忠这样的大人物呢。而且这大人物还这样英俊年轻!

    “好!”潘学忠端起香茶品了一口:“嗯,不错,好象是碧螺春!”

    “嗯。请大人用些点心!”小丫环指着盘子提醒着,却并不急着离开。

    “好!你且退下吧!”潘学忠想不到她不走,只得下了逐客令。

    他怕自己忍受不住,把这清丽可人的小丫环拖去床上正法了呢。不行,咱只祸害满虏女子!俺是来“审问”的,不是来勾引良家少女的。

    “好!奴奴就在外间候着,大人有什么需要,唤上一声便是。”小丫环红着脸道。

    “出去,出去!到院子外面去!”潘学忠生气地挥着手将这“小妖精”赶了出去。之前在牢房里,被林思偷听偷看,也就罢了。现在,他绝不允许又来一个偷窥者。

    尼玛,这浮山湾的人咋这么奇葩呢,一个个的,都爱听床根!先是林思德这个大男人,现在又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小丫环。

    你小姑娘正是清纯可人之时,好的不学,你学林思德偷听人床根,这他娘的算哪门子事儿?潘学忠就差拽着这小丫环好好学习一下了。

    不一会儿,一个高大的满虏女子被带了进来。

    这满虏女子虽然看着脸上的皮肤粗糙,不过五官眉眼还算是周正。身材嘛,如果要叫潘学忠找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虎背熊腰”!

    不过,潘学忠看着还算是满意,因为有他一直以来喜欢的地方,那便是丰胸翘臀。而且相对那荫来说,这个满虏女子可是加大版的。

    “奴婢拜见主子!主子安康!”潘学忠正待说话,这满虏女子却温顺地跪了下去。

    “哦,你叫什么名字?”潘学忠又起了玩心。

    “奴奴叫蓝齐儿!瓜尔佳氏蓝齐儿。”这满虏女子低眉顺眼地回话道。

    “知道叫你来所为何事吗?”潘学忠无耻地笑问道。

    “知道。奴婢来,就是和主子做那男女之事,让主子舒服开心的。”蓝齐儿满脸含羞地直视着潘学忠回答道。

    尼玛,太直接了0本里可不是这样写的。这满虏女子不是该寻死觅活,拼死相抗吗?怎生如此直接,如此心甘情愿呢?

    蓝齐儿不知道潘学忠心中在想啥,如果知道,她一定马上帮他说了。有啥不愿意的呢?这女人被俘虏了,不就是这样的么。

    再说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英俊健壮的美男子呢。咱为啥要不愿意呢?俺们满虏虽然是通古斯野人,不过俺们又不傻!

    难道,要让咱们学你们汉人女子,为了保全贞操去悬梁自尽、抱石投井吗?不能够啊!咱满州女人才不介意这些,和谁玩不是玩呢。

    蓝齐儿见潘学忠沉默,心中大急,赶紧趋前一步,便要来侍候潘学忠脱衣。

    “这个不急!你刚才说你叫啥?”

    “蓝齐儿!瓜尔佳氏蓝齐儿!”

    “不,今天你就叫孝庄文太后。老子要玩的是孝庄文太后。”潘学忠坏笑着道。

    “孝庄文太后?俺不是啊!”这个叫蓝齐儿的满虏女子实在困惑不已。为啥这新主子要给自己取这样一个名字呢?

    诸位看官,莫要吃惊!这潘学忠还真的不是穿越者。他只是听王瑞说,这满虏大汗有一个老婆叫布木布泰,依着满虏附庸风雅的尿性,说不定以后还得封个“孝庄文太后”呢。

    所以,喜欢角色扮演的潘学忠决心今天先玩玩这“孝庄文太后”,也就是布木布泰!

    “不是?老子说你是,你就是!你现在就是这孝庄文太后布木布泰!老子玩的就是布木布泰!”潘学忠霸道地说道。

    “好,一切但凭主子吩咐。现在、现在……可以脱衣服了吧?”蓝齐儿,哦,不,现在该叫布木布泰娇羞地提醒道。

    “好吧!你先脱。”潘学忠无奈地吩咐道。看来,这满虏的表演技能真他娘的差劲!

    事后,他喝酒时将此事和王瑞提及。王大人大笑不已,并且说:“错!满虏也许啥都不行!不过,做这低贱的戏子,可是他们的专长!”

    可不是吗,后清时,演猪尾巴辫戏的,不正是这些低贱的狗鞑子后代吗?

    呵呵,这些事,潘学忠不知,咱也不细表。

    且说这满虏三下五除二,便将全身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露出一具前凸后翘的健美身体来,将本就性趣昂然的潘学忠引得食指大动!

    这假“布木布泰”脱完自己的衣服,又温柔地抱着潘学忠,开始给他脱了起来。

    不错!老子以后一定要亲赴辽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