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重大的突破
    ,!

    潘学忠确实辛苦了。征服这名叫那荫的满虏女子后,他意犹未尽,决定趁胜追击。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大汉男儿,当如是焉!

    “走!将这名胸贺带上!咱们再去悦来楼审那四名女子!”潘学忠很快便恢复了他的优雅和平静,笑着吩咐林思德道。

    “还要到悦来楼去?潘少爷审问辛苦,要不要歇息片刻,或是明日再审?少爷放心,主公早就有吩咐,都是要潘少爷来审问处置的。”林思德暖心地提醒道。

    这潘少爷也太猴急了吧?反正这些女子,都是大人送给他的礼物,他想怎么搞就可以怎么搞。真不用急在一时。

    不过,潘学忠似乎不太领情,坚持道:“今日事,今日了。难道思德看潘某人是孱弱体衰之人吗?忠贞伯为国征战尚不惜身,我等属下,又岂能偷懒?开路!”

    “潘少爷请!”林思德无奈,只能带着一干军士,押着那荫,护送潘学忠前往悦来楼里。

    尼玛,真是色鬼投的生9想连搞五个!你丫真有这么好的体力吗?

    不过,不管林思德如何在心中腹诽,一刻钟后,他们还是到了梁凤仙儿的悦来楼里。

    梁凤仙儿听说是自己相公的顶头上司到来,立即风摆柳似的就迎了出来:“原来是林总训导官来了!快快请进!我家相公可没少在家里提起你。”

    “哦。梁当家的客气!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家主公的义兄,大人的左膀右臂,潘学忠潘少爷!”林思德赶介绍起潘学忠来。

    “原来是潘大少爷!奴家早有耳闻,今日得见,实在是奴奴的福份!两位大人这一来,咱这悦来楼都蓬壁生辉了!”梁凤仙儿娇笑着在潘学忠面前道了一个万福。

    望着一表人才,地位尊贵的潘大少爷,梁凤仙儿有点迷醉。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是焉!

    同样的,林思德看向梁凤仙儿的目光也很特别。这女人风姿绰约、眉目含情、处事大气,端的是一个可人儿!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林思德在心中告诉自己。再好,也是那周士相的,跟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他林思德之前就是在这男女之事上栽了跟头,不能在同一个地方用相同的姿势跌倒。林思德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心魔。

    他要敢乱动下属妻子,他估计,王大人会叫张二悄悄把他弄去沉海。然后宣布他林思德为国殉难。

    这还是好的。最有可能的是,死后还得背上一个勾结满虏,通敌卖国的骂名。

    林思德止住自己脑海中的乱七八糟念头,正色道:“刚才差人送来的满虏女子,可有安排妥当?”

    “哦,你说她们呀!早安排好了!奴家已经吩咐人送了吃食和热水,想来,她也也沐浴更衣了吧。”梁凤仙儿回话道。

    说完后,她还粉面含春地对着两人一笑,完全就是一副“我懂的”表情。

    “好!头前带路!安排一个清静的上房,潘少爷奉忠贞伯的命,前来逐一审问。”林思德吩咐道。

    “好嘞!一定让两位大人满意。嘻嘻……”梁凤仙儿仍然娇笑不止。

    “走着!”潘学忠挥挥手道。两人跟在梁凤仙儿屁服后,往悦来楼后院而去。

    林思德从梁凤仙儿扭动的翘臀上收回色眯眯的眼光,悄声问潘学忠道:“潘少爷是一个一个的审问呢,还是比如两个、三个的一起审?”

    “两个、三个一起审?嘿嘿!思德真是一个人才!这个主意不错。本少爷喜欢!以后咱一定会在我家二弟面前为你美言。”林思德的这个提议,让潘学忠惊喜万分。

    尼玛,都说咱江浙人会玩儿,咱怎么没有想到这招儿呢?

    两个,三个的“审”,这多带劲儿!以后传之后世,也是香艳美谈一段啊。

    尼玛,老子出这馊主意干啥?还嫌事情不乱吗。

    这两个,三个的“审”,确实很刺激。不过,也很危险啊!

    万一在这“审问”的过程中,这些女子动了坏的心思,这潘学忠能活着出来吗?说不定直接被这些强健如牛的满虏女子掐死了吧。

    “这,这还是不行!少爷您的安全没有保障啊。”林思德挖了一个坑,现在要自己去填了。

    “没事儿,林大人放心。咱这院子安全得很,又有你们这么多的官军守卫,定不会有任何危险。”

    走在前面的梁凤仙儿插话道。她还没有听明白两位大人物讲的黑话,只是想尽地主之谊讨好二人。

    “喏,你看!老板都说没事嘛。”潘学忠笑着道。

    哎,林思德心中暗急:你说,你这客栈老板,你来乱插话添什么乱!真出了事,你担得起吗?忘了柴清的教训了?

    “不,不不!梁老板她不了解情况。还是一个一个的审吧!”林思德生气地白了回头说话的梁凤仙儿一眼。

    他下定决心,那怕得罪潘学忠,也不能让他这么干。这不是行险吗?王大人也不会同意。

    “思德,这事儿不是由潘某人做主吗?”潘学忠纨绔的毛病又犯了。你不让他干的事,他偏要干。

    “潘少爷!潘大人!属下这是为了您的安全作想啊!就是报给主公,他也不会同意您这么审啊!你放心思德吧,出了啥事,俺可担待不起。”林思德将心一横,将王大人抬了出来。

    不管了,得罪就得罪吧!老子是为了你丫的安全着想。他就差没说自己“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儿”了。

    “好吧!就听思德的安排。”潘学忠一下子软了下来。

    他这人其实就是一顺毛猪,你顺着一捋,他也很好说话。总不能因为了自己一时兴起,就让人家堂堂的总训导官为难得象小媳妇儿一样吧!

    正说话间,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轰!”

    “这是什么?”林思德和潘学忠都吓了一跳。该不会有什么敌军来袭吧。

    “哦。最近这一两个月三天两头的都在响。这浮山湾的人都知道。怎么,两位大人刚从外地回来吗?”梁凤仙儿反问道。

    要不是这两位是一大堆登州军的士兵护卫而来的,她都以为是来了两个“西贝货”呢。

    “哦。是刚从外地回来。走,咱也去打炮!”潘学忠挥着手道。

    他们不知道的是,浮山湾的大炮研制终于取得重大突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