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小心河蟹
    ,!

    一  “大人,可以写得轻松愉快些吧?”周士相试探性地问道。

    “可以!只要能揭露这些满虏鬼子的丑恶和无耻,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王瑞笑着道。

    “真的吗?”周士相有点兴奋。凭手中这些素材,他相信,自己能写出一本不亚于《金瓶梅》的大作来。

    写出一本象《金瓶梅》一样的长篇巨作,使其传之后世,一直以来便是周士相梦寐以求的一个心愿。

    “当然是真的!不过,不能有关于胸部的描写,不能有任何**官、性动作的描写。而且,你还得写得生动有趣,要让咱们这里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王瑞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吧!咱试试。”周士相的神情顿时沮丧了起来。

    这家伙本来就对诸如《金瓶梅》这样的衅文感兴趣,自认为个人水平不输兰陵笑笑生,正想写出一本超级肉文呢。不曾想,王大人却给他戴上了一个紧箍咒。

    尼玛,周士相写的话本,是要刊印成书,四处播讲的,特别是说书先生,要在各种酒楼茶坊里讲的。真要是写得太黄了,训导司肯定会把它强制“河蟹”掉。

    不过,周士相还是暗暗在心中打定主意,还是要打点擦边球。这老百姓,哪喜欢什么说教?

    说到底,大家去听讲书,也就是图一乐。既然是图一乐,那暴力色情、插科打诨那就必不可少。生活中不能三妻四妾,听人讲书了,总可得满足了吧。

    “好了!周士相,你也不要这样愁眉苦脸的,能不能写出一个好话本来,就看你小子的笔下功夫了!这次你妻子梁凤仙儿也有功劳,所以本伯看在她的面上,准许你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以后你可以回家了!”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恩德!”要不是王大人不喜跪礼,周士相忍不住就想下跪致谢了。

    这些天在“五七”干校,虽说没受到什么亏待,但饮食住宿,毕竟还是不能和他在家中所能比。

    那悦来楼本就是酒楼,饭菜吃食当然比一个惩戒性的干校好多了。至于住嘛,那就更不用说了。周士相在家里,原来可是有娇妻美妾的。

    现在虽说那柴清因罪被杀,但那梁凤仙儿也是一个人间尤物。周士相平时在家里,哪天不是好酒好菜地享受着,到了晚上还可以抱着一个美娇娘啪啪啪。

    所以,听说王瑞准许他正常回家,他是真的开心死了。他在心中暗自决定,如果今晚梁凤仙儿再叫他吃鲍鱼,他一定毫不犹豫。

    这在“五七”干校啥苦都吃了,吃个鲍鱼,又算个什么?

    打发走周士相后,王瑞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他问张二和陈松两人道:“其它的涉案人员呢?可以排除嫌疑吗?”

    “其它人员的嫌疑,倒是可以排除。”张二和陈松对望了一眼,见他点了头,才开口向王瑞报告。

    “那就暂时先关着,观察一下!关上个十天半个月,弄清楚了再放。咱不能轻易让奸细漏网了。”王瑞笑着道。

    王瑞在前一时空中,谍战片可是他最爱看的一个类别。特工行动中,什么掩护、什么死间诱饵、什么阴谋诡计,那可都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王瑞觉得,也不排除这三个满虏奸细是在掩护其它的潜伏者。所以,对于这些可能和这个满虏奸细有过接触的人,再进行几轮审查,还是有必要的。

    “好,大人所言极是,就应该这样办。”张二和陈松都点着头道。

    “那,那几个满虏奸细呢?”张二最后问道。

    “这个没啥说的。肯定是要全部杀了的!不过,要把他们的这个奸细身份利用充分。先在各个工厂作坊组织批斗大会,让他们去现身说法。就让他们讲满虏在辽东是如何惨杀汉人的。对了,满虏内部的那些丑事也可以讲!形式要生动有趣。”

    “大人,你这都要把他们杀了,他们哪会这样配合呢?”一旁的尹大弟插话道。

    “真笨!榆木脑袋!我们只需要告诉他们,这是在待罪立功就行了。等到活动开展完,直接割去他们的舌头,押上刑场砍了就是!”张二阴笑着道。

    “这样做,不道德吧?”尹大弟的内心深处,此时对张二鄙视到了极点。

    “没什么不道德!跟满虏鬼子,通古斯野人是不需要讲什么狗屁道德的。要讲仁义道德,也得是咱们汉人内部讲!”王瑞及时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作为登州军的最高统帅,王瑞就不是一个假仁假义的人。在这个世界还主要是以丛林法则为竞争准则时,哪怕表面的幌子王大人都不想要。

    他很怕这些虚伪的幌子,不但没有什么迷惑性,反而因此束缚了子孙后代的手脚。

    在王瑞以前生活的时空,欧洲人的祖先经过数百年的争斗,终于处在了食物链的上端。

    结果,因为某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想用假惺惺的各种主义去骗人。最后好了,别人没有骗到,把自己家的迂腐傻孩子全给忽悠瘸了!强势的欧罗巴,就快成为了黑鬼和黑头巾的家园。

    在王瑞看来,这些圣母婊的欧罗巴人再不警醒,可能以后就得改称这片大陆为欧罗巴斯坦了。

    世界上族群从来都是在以丛林的方式竞争着。几千年来,从未不曾改变,以后也不会改变。卡菲勒们想和平?黑头巾们早就声明了:先把你体内肮脏的血放完吧!

    没有妥协,只有生死相搏,不管在哪一个层面!

    “对了,今天这些话,你们听着就是了。特别是不要对外乱传。大家想想,如果这些满虏奸细和汉奸知道自己最终难逃一死,他们还会配合去宣传吗?不会。所以,都给老子管好自己的嘴。有泄漏机密的,以通敌罪诛灭!”王瑞最后严肃地盯着尹大弟道。

    他就怕这家伙没听懂自己自己的话,去大着嘴巴乱说。其实,王瑞的这个担心还真是多余的。

    尹大弟这人虽说看似粗鲁,但其实最有主见。王大人反感的事,他都是避而远之的。

    “大人放心,俺晓得的。”尹大弟赶紧保证道。

    “现在都三月份了,算算日子,林思德那家伙该回来了!”王瑞感叹道。

    林思德这个总训导官,王瑞用趁了手。这家伙一旦不在,王瑞还真有些不习惯。

    在宣传鼓动方便,方元比起林思德还是差了不少。谁叫咱们的林总训导官本来就是混娱乐圈的呢?何况,人家可是师从评书大师南美哥。

    “大人,现在这海都化开了!估计这几天辽东就该有船回来了。”陈松插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