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满满的恨意
    ,!

    一  “张主官!这,这还有一个家伙呢?”负责审问的特务头子说道。

    “那你们就接着审吧m浮山湾相关的事,明天一早报告给我。”听了一大堆满虏和汉奸的污秽之事,张二觉得自己回家后,至少得喝上两杯才能压住惊。

    尼玛,这些满虏全部都是畜生!连带着李永芳这样的汉奸,也全部变成了禽兽。这些狗屁事,张二感觉,还是少听点为好。

    “好!我们一定今晚审完。”几个“色狼”特工兴奋地保证道。

    “走吧,小哥儿,你也回去睡觉。余下这个奸细的审问,你就不用记录了!”张二拍拍少年文书的肩膀道。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做好文书记录,是属下的工作,请让我完成我的工作。”少年文书啪的一声向张二行了一个军礼,一本正经地报告道。

    张二一看这样,也不好多劝,便说道:“好吧。不过,这个记录,主要记录和我浮山湾登州军相关的事。那些什么满虏污七八糟的事,可以不记。我会亲自向大人说明的。”

    张二决定,还是不能任由这帮家伙毒害这个纯情少男。

    “不行,张主官。按照军情司的审问条例,除非将军大人特批,一切审问皆需一字不漏地记录。属下不敢怠慢!”少年文书倔强地昂着头道。

    “哎!”,张二叹了一口气,他接触过不少从少年营出来的人,这些人学东西很快,见识和头脑也不是普通人可比的。而且对将军大人也是绝对的忠诚。但就是有时脑子一根筋。

    虽然他知道这少年未必肯听,不过还是叮嘱道:“这个,这个满虏内部发生的那些禽兽之事,可以不用记录。要批判要唾弃,因为他们就是禽兽!”

    “是,张主官!”少年不知是应付张二,还是脑子开了窍,最后终于答应了下来。

    张二走后,吴孝又被押上来连夜审问。他说出的事情和李有福和刘二狗都差不多,主要还是跟这次来登莱做奸细相关的事。

    不过,他将用毒箭射杀王瑞的恶毒计策推到了李有福身上。负责文书记录的少年冷冷一笑,他知道这吴孝一定是死定了。

    这人是满虏派出来的奸细,心思毒辣,在审问中还在耍心机。这种人,大人是一定会杀之而后快的。

    问完正事后,几个“好奇宝宝”又问起了满虏内部的秘密之事。这个几个特工组长,其实岁数都不大,全都是二十多岁,正是对这些风月之事好奇的时候。

    吴孝这家伙似乎很懂得这几个好色之徒的心思,将他所知道的满虏内部的狗血事全部说了一遍。就连一些啪啪啪、野战口战的事,都全方位地向几个特务头子展示了一遍。

    整个审问,最后一直持续到了深夜寅时,几个特务头子才意犹未尽地散去。留下疲倦不堪、口干舌燥的吴孝,被人象死狗一样的拖回了监狱。

    张二和一干特务头子在监狱里审查时,陈松也在万豪客栈里折腾。对万豪客栈这个山西老王的客栈,陈松明显的能感受到王瑞口气中满满的恨意。

    因为王大人对她说:“陈松!万豪客栈的这帮汉奸,就交给你去解决!敢反抗的,全部给老子杀了!客栈里所有的山西人,一录打断手脚!”

    “大人,这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全打断手脚吗?”陈松有点疑惑地问道。

    “对,全打断!陈松,你狗日的啥时候学会置疑老子的命令了?”王瑞有点不满意地反问道。

    “属下不敢!”陈松赶紧立正道。

    “老子给你说,这个时代的山西商人,如果你抓到十个,杀九个,漏网一个;杀十个,全没错。信不信由你!给老子执行命令!”王瑞挥着手道。

    在去万豪客栈的路上,尹大弟幸灾乐祸地看着陈松道:“小松子,你可以呀?胆儿肥了!敢置疑将军大人的命令了?”

    “咱当时不是随口一问吗?”陈松有点小委屈。以前类似这样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提过,也没见王大人这么生气啊!

    “呵呵,要换成老子,老子才不问。大人叫俺打谁,俺就打谁!叫俺杀谁,俺就杀谁!老子才没你这么多屁事儿。”尹大弟得意地道。

    两人东拉西扯地说着话,一刻钟不到,陈松亲率的亲卫队就到了万豪客栈大门前。

    “上!给老子炸开大门!”陈松恶狠狠地命令道。

    他出门前被王瑞骂了,现在正在气头上呢。哦,干脆,连叫门都省了,扔两颗手榴弹去炸开吧。

    “轰!”一声爆响后,万豪客栈的大门随即被炸得稀烂。

    “冲进去,有敢反抗者,一律当橱杀!”

    随着陈松命令一下,四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冲了进去,砰砰砰地砸开了所有房间的房门。

    “你,你们是谁?”一个肥头大胖的山西商人生气地冲着砸开他房门的登州兵吼道。

    “奉命搜拿满虏奸细,反抗者杀!”门外的四个士兵大声喝道。

    “鹅是张家口来的客商,是正经的生意人!俺这生意里,有户部侍郎的股子。你们这些丘八惹得起吗?快滚!”胖商人不客气地喝呼道。

    “反抗者杀!”带队的伍长一声大吼,同时扣响了手中的扳机。子弹从枪口闪电般地射出,砰的一声打在了胖子的额头上。

    子弹在胖子的脑袋里翻滚撕裂,带出血白的脑花和血水,他随即向后一仰,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立马死得不能再死了。

    半刻钟后,万豪客栈所有的客人和店里的掌柜以及伙计,全都被押到了客栈后面的院子里。

    “山西的,全部站出来!”陈松厉声喝道。

    一大堆如狼似虎的士兵立即冲了过去,将声称是山西来的八个商人全部拉到了一边。

    “还有你们!是山西的,全部站过去!”尹大弟指着店里的掌柜和伙计命令道。随即,又站过去了四人。

    “我再说一遍,如果是山西的,没有站过去的,清查出来后,就地斩杀!”陈松最后说道。

    “俺,俺也是山西的。”一个面目憨厚的商人站了出来,走到了山西人一堆。

    “好了!现在,把这堆山西人的手脚全部打断!”陈松命令道。半刻钟不到,在一片惨叫声中,这十多个山西全部被打断了手脚。

    “现在,一个一个的审查!将刚才没有站出来的山西人就地斩杀!”尹大弟指着另一堆人吩咐道。

    一刻钟后,两个自以为聪明的山西商人被清查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被一枪爆头。

    血腥的杀戮,终于让所有人都老实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