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混乱不堪
    ,!

    一  审问完李有福后,处在兴奋中的一干特务头子又趁热打铁地提审了刘二狗和吴孝。

    “老老实实坦白,你们来了多少人?和什么人接头的?在大明和浮山湾这边有哪些内应?”一个特工组长连珠炮式地对首先进来的刘二狗发问道。

    “军爷,别打俺,俺啥都说!”刘二狗砰砰砰地磕着头回答道。

    刚才押他进来时,他已经看到了被打得血肉模糊,要几个人抬走的李有福了。还有另一个同伴吴孝,也是腿脚被打断后,被两个登州兵死狗般的拖着。

    “废话真他娘的多,快说!”负责审问他的特务头子吼道。

    “俺们来了三个人,都是假扮的和尚。俺叫刘二狗。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头儿叫李有福;另一个叫吴孝。来的时候,就先到的山西人开的万豪客栈。那个掌柜姓王。”

    张二等人对望了一眼,他们确定,刘二狗和李有福所说的情况目前看来还是属实的。

    “你们到浮山湾这里来的任务是什么?最近有些什么行动和安排?”主审人继续追问道。

    “我们的任务就是刺杀登州军的王大人,窃取登州军的火器技术和工匠。最近头儿还叫了那王掌柜去弄制造弓箭的材料器件,准备带进浮山湾后,我们自己组装。”

    “你们怎么想到组装弓箭的?”张二皱着眉问道。

    以前他制定安保条例时,交到王大人面前总是通不过。他自己一开始还不理解,觉得自己什么都想到了,怎么就不行呢?

    最后,还是王瑞提醒他,要将所有武器的配件和材料也都包括在内。因为道理很简单,真有奸细到了浮山湾,成型的兵器带不进来时,他们就会想到运进零配件来自己组装。

    现在,这种情况还真的出现了。张二对第一个想出这个主意的奸细,心里是恨得牙痒痒的。

    “当时我们一起讨论,都发觉你们登州军防守很严,几乎没有任何破绽。而且武器也带不进来。最后还是吴孝想出的这‘化整为零’的计策。”

    “如果这些弓箭的部件、材料都带进来了,你们组装好兵器后,准备要干什么?”张**问道。

    刘二狗抓抓脑袋道:“我们打算在晚上时,用毒箭暗中射杀王大人。在射杀王大人的同时,再用火箭射向火药作坊。这样,就能在火药作坊那边引起大爆炸,我们到时就可以趁着爆炸引起的混乱逃跑了。”

    “狗东西,真是险恶!”一个特工组长闻听后,恨得牙痒痒的,冲过去对着刘二狗就是一通暴打。

    “打死你这个狗东西!狗汉奸!去死吧!”这人边打边骂。

    “好了,住手!他只是交代一下他们的企图。咱们还要接着审!”张二虽然听完刘二狗的话后,吓得脊背上都是冷汗,但还是制止住了手下。

    现在审清楚具体情况是什么,可比去打人发泄重要得多。

    刚才刘二狗讲他们的两个打算,可以说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会对浮山湾和登州军带来巨大损失和威胁的。

    张二暗自庆幸,浮山湾的民众才真的是眼睛雪亮,要不是傻柱和梁凤仙及时发现了这几个满虏奸细。张二不敢想象,会闹出什么样的大乱子。

    张二暗自在心中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抓好王大人经常讲的这种联保联防。

    有了这些“朝阳群众”,任何满虏奸细,都将无所遁形!

    “大人,大人饶命呀!俺老实交代了呀!”刘二狗被打得头破血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着。

    他实在弄不明白,怎么自己老实交代了,还是照样要挨打呢。看来,传言说登州军都是疯子,这话真不是假的。

    “对!你表现还算老实,所以你现在四肢健全。不然,哼!”张二威吓道。

    确实,相比手脚被砍断,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李有福和吴孝,他刘二狗算是幸运的了!

    想到这里后,刘二狗心中暗自得意,幸好咱没象那两个不动脑子的傻比。这浮山湾离着辽东好几千里呢,跑是跑不掉的,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吧。

    “多谢主子,多谢官爷!俺一定老实交代!你们问啥,俺就说啥。”刘二狗殷勤地跪在地上磕起了响头。

    “你知道什么说什么!什么都要说,特别是满虏内部的那些事!”负责审问他的特工组长吼道。

    “俺,俺还知道,李永芳那老狗和自己的儿媳有染,就是那李率泰的妻子。还有刚阿泰的妻子,他也搞过。俺都知道。”刘二狗决定将李永芳家里的丑事都讲出来,以便保住自己的性命。

    “李率泰是李永芳的儿子,对吧?那这个刚阿泰呢,和李永芳是什么关系?”张二好奇地问道。

    按他的理解,李永芳的儿子,不是该姓李么?

    “回官爷的话,这个刚阿泰也是李永芳的儿子。这些狗满虏不讲纲常,所以这姓名也是乱取的。李老狗还有一个儿子叫巴颜呢。”刘二狗解说道。

    “哦。那这李永芳是怎么和自己的儿媳,也就是李率泰的妻子搞上的呢?”一个特工组长好奇地问道。

    “有段时间,那满虏格格不让李永芳这老狗去后院房睡觉,他便睡在了侧面的厢房,就是李率泰隔壁的那间。这李率泰的妻子也是一个满虏女子,便去照顾这老狗。一来二去之下,这一老一少两个狗男女就勾搭成奸了!”

    “尼玛!今天审这几个满虏奸细,算是大开眼界了!对了,刘二狗!这事可是你亲眼看到过的?”

    “俺,俺没有看到他们搞那事。不过,俺看到过李永芳这个老狗从她儿媳妇房间出来时,一边走一边系裤带。当时是那满婆子的丫环进来报信,说是李率泰回来了。所以他急急忙忙的就跑出来了。”

    刘二狗讲述着当时的情形,脸上满是回忆的神色。

    “哦!”几个特工组长脸上明显露出了失望,还以为又可以听一点香艳的细节呢。

    “那刚阿泰的妻子呢,她是怎么和李永芳这个老狗搞上的?”主审的特工组长又追问道。

    “刚阿泰的妻子是一个蒙古台吉的女儿,在家中没啥地位,也被李率泰的妻子看不起。她为了在李家有一个立足之地,主动施展狐媚功夫,和这李老狗勾搭上的。”

    “怎么个狐媚法?”另外一个特工组长催问道。

    “那蒙古鞑子女人,这个,这个又挺又大!”刘二狗两只手在自己胸前比划着,两只眼睛色眯眯的,仿佛那女人就在他眼前一样。

    “今晚就到此为止!都回去吧!”张二突然站起身道。这审问,不用再进行了。

    尼玛,这些满虏和狗汉奸家庭,真他娘的混乱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