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满虏秘事
    ,!

    (上一章情节有些混乱,请从387跳到本章观看。)

    “好!兄弟们,动作起来!将这个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搜一遍。”特工组长吩咐道。

    很快,从李有福住的房子里搜出来银子三百多两。旁边的一个特工两眼晃光,附在自己老大耳边悄悄说道:“组正,你拿两百,其它的,我拿去给兄弟们分了就是了。”

    “滚蛋!去请亲卫队的那个队正进来。悉数交给他们。”特工组长瞪着眼睛吼道。

    “这……,是!”身边的特工犹豫了一下,随即还是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亲卫营的那个队正便带着五个士兵走了进来。

    他很快便指挥士兵将李有福牢牢地绑了起来,同时又将缴获的银子当众清点了数。最后将整个房间又搜了一遍,才押着李有福往浮山湾监狱回去。

    监狱里,张二等军情司的高层正在等待。他们首先提审了李有福这个满虏奸细头子。

    “说,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张二身边一个特务头子冲李有福喝道。

    “俺叫李有福!是大金附马李永芳主子派来的。”

    “什么大金?你们这些满虏鬼子跟人家女真金国没半毛钱的关系!乱认祖宗的狗东西!你们就是满虏鬼子、通古斯野人!”张二纠正道。

    这一点,王瑞王大人跟张二等这种登州军的高层说过。

    他说,女真族类似于什么欧罗巴那边的维京人,他们是不怕海,是可以下海的。特别是消逝了的女真民族,也没有满虏那种乱轮的野蛮无耻传统。

    而满虏鬼子是绝绝对对的通古斯野人,从他们后来搞的禁海禁商,对海洋表现出来的极端恐惧状态上看,这伙野人是完全不同于女真民族的。

    再从民族文字上来说,女真文是一种方块文字,笔画有横、直、点、撇、捺等。书写方式自上而下,由右向左换行。女真文借用汉字笔画拼写女真语,属于表意文字。类同于汉字。而满虏的满文,则是一种曲线符号文字。

    所以,张二骂得没错,这满虏就是他娘的乱认祖宗。

    “是,是!主子说得是,他们是满虏,俺们是汉人!”李有福磕着光头说道。

    “他们是满虏没错。不过你却不是汉人,你他娘的现在是汉奸!老老实实交代,你们的同伙还有谁?来我浮山湾所为何事?”张二冷笑着问道。

    “俺带了两个人来,一个叫刘二狗、一个叫吴孝,都是化成和尚打扮。咱们过来,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设法刺杀王瑞,一个是为了你们的火器。”李有福老老实实交代道。

    “狗汉奸!我家主公的名讳也是你这种狗贼能说的?掌嘴!”张二厉喝道。

    旁边两个特工闻令后,立即冲了上去,一左一右抓着他的两只断手,左右开弓就是一通暴打,将李有福打得嘴里浸满了鲜血,牙齿也掉了几颗。

    敢直呼王大人的本名,他李有福也算罪有应得。

    “要叫忠贞伯!”,“狗东西,你妈没有教过你说话吗?”两个特工一边暴打,一边对李有福进行着文明礼貌教育。

    “好了,好了!你们都退下吧。这些狗东西哪里有妈?他们的妈都早就被这些狗东西卖了!哈哈!”张二笑道。

    “报,报告主子!俺还要举报,举报那山西万豪客栈的老王!正是他们王家一路从关口接应俺们来的。”

    李有福知道,既然他被抓住了,那么刘二狗和吴孝肯定也没能逃脱。反正他不说,那两个家伙也会招供,那还不如自己先交代出来,表个功争取留下自己这条小命。

    “啊。你这狗汉奸还算老实。说吧,你们这一路走来,到底有哪些狗东西接应你们。”

    “进关时,是张家口的山西王家接应的。那张家口的参将也知道我们是从辽东来的。哦,还有那什么东林党的知县……”李有福一五一十地交代道。

    都这个时候了,反正是要将满虏在关内勾结的人物都卖了,所以也用不着藏着掖着了,还是都招了吧!要卖,他这个当头的也可以先卖不是?

    张二细细地听李有福说完,吩咐身边的文书详详细细地进行着记录,整个审问过程都是要交给王大人过目的。张二也不敢掉以轻心。

    “就这些了?光是这些东西可能保不了你的命啊!”张二无奈地叹息道,好象在为李有福作想。

    “俺,俺还知道那些满虏内部的丑事。那满虏豪格贝勒,就是那个满虏首领黑孩大汗的儿子,他经常到额附李永芳家。每次都是那满虏格格接待的,以前咱们也没觉得有啥,后来才发现他和那格格有奸情。”

    “奸情?这李永芳的满虏老婆,不是豪格这家伙的堂姐吗?他豪格一个酗子,和一个老女人格格能有什么奸情?”张二一听,也来了兴趣。

    “回主子的话,他们真有奸情,俺亲耳听过,也亲眼看到过的。”李有福讨好地说道。

    “哦。还真是这样呀!快,给老子细细道来。”张二和几个特工组长都兴趣昂然。这个时代没有音像制品,遇到满虏秘事这样的“好事儿”怎能不好好听听呢。

    “本来,豪格去见那个老女人时,整个院子都是不许有人在场的。不过,有次俺去上茅侧了,回来时,发现大家都走了。俺,俺就只好躲起来。”

    “哦,你躲起来发现什么了?”

    “俺,俺们听到李永芳那个满虏老婆的房间里有声音。”李有福脸一红说道。

    “狗汉奸9扭扭捏捏的。快说!什么声音?”一个特工组长催问道。

    老子们正他妈的听得有趣呢,你卡顿,算他妈的怎么一回事?

    “是,是那男女做事的声音。声音很大,啊哟啊哈地大叫。俺听得很清楚,就是那满虏格格的声音。然后不断有啪啪啪啪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喘息声,就象那野兽在喘着粗气!”

    “啊!这些满虏畜生真的是乱轮啊。”几个特务头子都听得面红耳赤的。

    “可不是吗?那满虏格格还叫豪格幺儿呢。她说,幺儿用劲!用力!额娘要死了。快快!俺有时就在想,这豪格会不会是黑孩和这个满虏格格搞出来的?不过,这老女人和黑孩应该算是堂叔和侄女啊!”

    李有福抓着脑袋一脸困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