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发现个怪人
    ,!

    王“大人,老板娘来了!”陈松红着脸道。

    “哈哈,老板娘可是第一个到王某这公事房来的女人呢。真是蓬荜生辉呀!”王瑞笑着道。

    “是吗?大人!”梁凤仙儿宛尔一笑。

    “是呀,你看!这陈松脸都红了。”王瑞打趣着道。

    “嘻嘻!大人的这些兵可真有趣。”梁凤仙儿用手帕掩着嘴自己的樱桃小口笑道。

    “哈哈,多谢老板娘夸奖。你认识的人多,以后可得给这些酗子们介绍介绍对象儿。”王瑞开着玩笑道。

    “好说好说。大人吩咐了,小女子以后就给大人的这些军爷们儿留意着。”

    “好!那就谢过老板娘了。对了,你家周健周士相还好吧?”王瑞问起了周士相的情况。

    “哎,还好吧。他就是,就是……有时还是会想起那狐狸精。”梁凤仙儿幽怨地嘀咕道。

    “想些啥呢?”王瑞有点好奇。

    这周士相,一个拿笔杆子的,现在掌握着登州军的喉舌。这要是思想上出了什么问题,那可是大事儿。

    “还能想啥?想她那些狐媚的功夫呗!”梁凤仙儿一下倒了醋坛子。

    “咱们先不聊他了。请问老板娘来找王某是所为何事呢?”王瑞听她越说越离谱,赶坚将话题叉开。

    王瑞估计,真要让她再讲下去,她说不定就会讲到周士相和那柴清的床第之事了。这可不行!要河蟹,不要海鱼。

    “嘻嘻。大人你看,这说着话儿,居然把俺来的正事儿给忘记了。”梁凤仙儿也有点不好意思。

    “大人,您知道,自从咱那里出了柴清那档子儿事后,我对这店里的人和事儿就特别上心。来了什么人,俺都会认真观察着。您还别说,俺还真的发现了一个怪人!”

    “哦!什么怪人呢!”王瑞也来了兴趣。

    “一个和尚。这和尚吧,他要酒要肉,还色咪咪的,老是往俺身上盯9尽盯……不该盯的地儿!”梁凤仙儿红着脸道。

    “这还不是因为老板娘长得太漂亮嘛!哈哈!不过,你总不能因为这事儿,就跑来找我报告吧。”王瑞也有点无奈。这都什么事儿嘛!

    “不是,这不是觉得他这人行事怪怪的嘛。所以,我就叫了咱店里一个伙计,一天到晚悄悄地跟着他。结果发现,他啥事儿都不干!大人你说,哪有这样的和尚嘛!”

    “嗯。是没有。”王瑞点着头道。

    “咱这伙计还发现,他呀,就爱到咱们浮山湾的军工作坊外乱逛。你说,他一个和尚,跑咱们军工作坊外逛啥呢?咱这伙计机灵,最后发现,他正跟咱军工作坊的一个工匠套近乎呢。所以,俺估摸着,这和尚肯定是要搞什么破坏!”梁凤仙儿很肯定地说道。

    “老板娘,你反映的这个情况很重要。我要代表登州军感谢你!”王瑞拱着手道。

    “哟!王大人,您这可太客气了,小女子可受不起。俺这全浮山湾的人,都承着大人的恩情呢。能不帮着大人办事儿吗?”梁凤仙儿娇笑着道。

    “要不,您把我家那死鬼儿,从干校里放出来?他现在七天才能回一次家呢。”

    “呵呵,这个呀,是对他以前包庇那柴清的惩罚。好吧,既然老板他求情,我把他给你放回来!”王瑞笑着点头同意。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梁凤仙儿弯腰一连给王瑞道了几个万福。她本来胸就大,此时一弯腰,胸前更是波涛汹涌,害得咱们的王大人根本就不敢拿眼直视。

    “谢就不用谢!你先回去吧!我这就让亲卫兵去传令。”王瑞笑着点头道。

    “嘻嘻!要谢要谢。大人,那我先回去。今天呀,我就再多派两个伙计,对这怪和尚来个全程监控。”梁凤仙儿一本正经地保证道。

    哈哈,看来,这人民群众的热情很高呀!而且这和满虏鬼子作斗争的决心还很坚定。

    不过,前世看了无数谍战片的王瑞明白,这事儿可不能这样干。打草惊蛇了故且不说,这没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去跟踪老道的奸细,那可是很危险的事儿。

    不必要的伤亡,还是能减少就尽量减少吧。

    “哦,对了。老板娘\感谢你为咱们做的这些事。不过呢,这事儿呀,不能这样办。你回去,就将你的伙计都给我撤回来。而且,你们还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王瑞叮嘱道。

    这“朝阳群众”,可得控制住她的革命热情。别让她好心办坏事儿,给打草惊蛇了。

    “那,那这怪和尚,岂不是会在咱们浮山湾干坏事了吗?”梁凤仙儿杞人忧天地问道。

    “老板娘,您呐,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咱们这不是还有军情司吗?放心吧,我会交给军情司去处理。喏,你看,说曹操曹操到!张二来了!”王瑞指着门外道。

    “见过张主官!”梁凤仙儿对于张二还是挺熟悉的。说来这还得拜那柴清所赐,要不是因为柴清呀,梁凤仙儿还真不会莫名其妙地进了他那军情司。

    “哎呀,好了!这下您放心了吧?张主官会去处理好的。”王瑞安慰梁凤仙儿道。

    “好了。张二,替我送送这朝阳群众吧!”王瑞挥手让张二给自己送客。

    朝阳群众?梁凤仙儿心道,俺可是南大街那一片儿的,不是什么朝阳的啊。

    看着张二带了梁凤仙儿出去,王瑞心中好笑:看来,这人民群众的眼睛,还真是贼亮贼亮的!

    先是军工作坊里的傻柱儿,后是悦来楼的梁凤仙儿,全都是反虏的革命积极分子呢。这说明,林思德训导司的那帮家伙确实做了不少的工作。

    现在看来,这满虏奸细的事确实不用担心了。不管他们有什么花招,肚子里憋着多少坏水,王瑞相信,张二和军情司的兄弟都能轻松应对。

    王瑞心中纠结的是,是把这帮家伙一网打尽呢,还是来个放长线钓大鱼?

    按照谍战剧本的套路,怎么也该留下他们,然后再策反,让他们给满虏传递自己想传递的消息,以达到打击、搞乱满虏内部的目的。

    不过,王瑞又觉得,以登州军现在的实力,其实根本没这必要。再说了,这递个鸡毛信儿啥子的,能有啥作用呢。

    思来想去后,他也没能作出一个最后的决定,便信步走进了马举的公事房。

    将事情和马举说了一遍后,马举笑了:“我还以为是啥事儿呢?这还不简单吗?先抓起来,全部杀了!你以前不是一直这样简单粗暴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