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蹩脚特工
    ,!

    “胡兄弟,你这不是通敌!你这是在为我浮山湾、为我登州军做事。只要你配合,咱们才能将这些满虏奸细一网打尽!你好好想想!”王瑞拍着胡铁匠的肩膀道。

    “是、是这样呀?”胡铁匠还是有点犹豫。

    “是的,是这样!你愿意为我们这个国家,为我们这个民族做点事吗?”王瑞诚挚地望着胡铁匠道。

    “大人但有吩咐,小人莫敢不从!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俺也眉毛都不会眨一下!”胡铁匠扑通一下跪下道。

    这一刻,胡铁匠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此时就是王瑞叫他马上去死,他不带会眨一下眼睛。

    “哈哈,这就对了嘛y,快起来,都跟你说了,不要跪来跪去的。”王瑞一把将他扶起。

    “是,大人!”胡铁匠站起来,热泪盈眶地应道。

    “好。去吧!张主官会告诉你怎么做。你要完全配合他!”王瑞拍着胡铁匠的肩膀道。

    “走吧,跟我走!”张二在一旁招呼道。

    “大、大人,俺、俺……”胡铁匠突然脸一红,变得有点结结巴巴的。

    “胡兄弟,有什么话就说!看看我能帮你些什么。”王瑞亲切地鼓励着他。

    “俺、俺想要当咱登州军的兵!”胡铁匠鼓起勇气道。

    “想到咱们登州军的兵?好呀!这是好事。下次咱们再征兵,你就可以去报名。”王瑞也很高兴。

    看来咱们这支军队在人民群众中,还是有很好的名声嘛!

    “俺,俺怕俺爹娘不答应!”胡铁匠哭丧着脸道。

    “这事儿呀!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你得自己多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去吧!真有心,就自己争取!”王瑞挥着手道。

    “走吧!咱们大人早上卯时中分就出门处事各种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呢。别耽搁大人的时间了!”张二不耐烦地催促道。

    “张二,说完事后,派人送胡兄弟回去z兄弟去吧!”王瑞最后叮嘱道。

    “嗯,大人!”胡铁匠一边跟着张二往外走,一边不时回头看看王瑞。

    每次他回头时,都看到王大人在微笑着望着他。这一刻,胡铁匠发誓,此生那怕粉身碎骨,也要坚定不移地效忠咱们的王大人。

    别样不说,光这一次会见,胡铁匠觉得,自己这一生便没有白活。这登莱的百姓有千千万,不过有几个人能这么亲近神一样的王大人?

    没有多少。咱胡铁匠算是其中的一个z铁匠越想越激动。他发誓,等这件事了了,一定要叫上那傻柱好好喝一次酒,让他知道知道老子的这个经历。

    呵呵,不用他自己讲。人家周士相早给写到话本中去了。

    “来,坐下吧。我给你讲讲你下一步该如何做!”进到张二的公事房后,他立即单刀直入地说道。

    “大人尽管吩咐!叫咱去死,咱也不会皱一下眉。”胡铁匠拍着胸膛保证道。

    “呵呵!别说什么死不死的。要死,也是死满虏鬼子!”张二挥手制止住了他。

    “是这样。你呢,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照样和他喝酒吃肉,这个餐费,咱们给你报!然后……”

    “大人,这餐费咱自己有。”胡铁匠急忙道。这给大人办事,还能讲条件,要好处吗?不能!

    “好,也行。接着听我讲。别打断我讲话!”

    “是,大人!”

    “然后,他问你什么,你都可以如实和他讲。你知道的情况,告诉他也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最终还是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你明白吗?”张二解释道。

    “俺明白了。”胡铁匠点着头应道。

    “你特别要注意的是,一定要和前几日一样!千万不要露出任何异样,特别是不要露出厌恶和仇恨的情绪。咱们让你这样做,就是不想打草惊蛇。好查清楚他们还有些什么同伙,以便于将其同伙一网打尽!”张二细致地叮嘱道。

    “好,俺坚决做到!”胡铁匠拍着胸膛保证道。

    “嘿,不要这样紧张!要放松些。这些奸细可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你要尽量象平常一样。”

    “那、那俺还要去上工吗?”胡铁匠又问道。

    “上,怎么不上?工作还是要照做。一切如常!

    “俺,俺怕俺爹娘不答应!”胡铁匠哭丧着脸道。

    “这事儿呀!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你得自己多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去吧!真有心,就自己争取!”王瑞挥着手道。

    “走吧!咱们大人早上卯时中分就出门处事各种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呢。别耽搁大人的时间了!”张二不耐烦地催促道。

    “张二,说完事后,派人送胡兄弟回去z兄弟去吧!”王瑞最后叮嘱道。

    “嗯,大人!”胡铁匠一边跟着张二往外走,一边不时回头看看王瑞。

    每次他回头时,都看到王大人在微笑着望着他。这一刻,胡铁匠发誓,此生那怕粉身碎骨,也要坚定不移地效忠咱们的王大人。

    别样不说,光这一次会见,胡铁匠觉得,自己这一生便没有白活。这登莱的百姓有千千万,不过有几个人能这么亲近神一样的王大人?

    没有多少。咱胡铁匠算是其中的一个z铁匠越想越激动。他发誓,等这件事了了,一定要叫上那傻柱好好喝一次酒,让他知道知道老子的这个经历。

    呵呵,不用他自己讲。人家周士相早给写到话本中去了。

    “来,坐下吧。我给你讲讲你下一步该如何做!”进到张二的公事房后,他立即单刀直入地说道。

    “大人尽管吩咐!叫咱去死,咱也不会皱一下眉。”胡铁匠拍着胸膛保证道。

    “呵呵!别说什么死不死的。要死,也是死满虏鬼子!”张二挥手制止住了他。

    “是这样。你呢,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照样和他喝酒吃肉,这个餐费,咱们给你报!然后……”

    “大人,这餐费咱自己有。”胡铁匠急忙道。这给大人办事,还能讲条件,要好处吗?不能!

    “好,也行。接着听我讲。别打断我讲话!”

    “是,大人!”

    “然后,他问你什么,你都可以如实和他讲。你知道的情况,告诉他也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最终还是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你明白吗?”张二解释道。

    “俺明白了。”胡铁匠点着头应道。

    “你特别要注意的是,一定要和前几日一样!千万不要露出任何异样,特别是不要露出厌恶和仇恨的情绪。咱们让你这样做,就是不想打草惊蛇。好查清楚他们还有些什么同伙,以便于将其同伙一网打尽!”张二细致地叮嘱道。

    “好,俺坚决做到!”胡铁匠拍着胸膛保证道。

    “嘿,不要这样紧张!要放松些。这些奸细可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你要尽量象平常一样。”

    “那、那俺还要去上工吗?”胡铁匠又问道。

    “上,怎么不上?工作还是要照做。一切如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