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舍得花钱
    ,!

    第二日辰时,起床后的李有福唤来了王掌柜,将自己的安排简单说了一遍。

    “师傅,还是你这安排妥当!俺们东家吩咐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几位。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说。”王掌柜点头哈腰地说道。

    “掌柜的!你还别说,还真有事儿要你帮忙。”李有福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事儿?师傅,你尽管吩咐!”王掌柜一下子来了劲。

    他东家可是吩咐了,如果把这几位照顾好了,立马把他调回到张家口总号去呢。他可不得上杆子巴结着嘛。

    “你知道哈,那个、那个我们从那边过来带的银子也不多。在你们这儿,先支两百两银子吧!你知道咱们要做事儿,开支大。”李有福老脸微红道。

    “行,我这就去给你拿!你且等会儿。”王掌柜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转身便出去给他拿银子。

    他巴不得这李有福多要银子呢,到时他才好在这其中虚报些私帐。把他那买小妾、买宅院的银子都落在这几个家伙头上。反正东家也不敢轻易去问这花费的数目。

    他东家早说了,赚钱多少不重要,只要把那边的事办好了,就是大功一件。对于做汉奸、当奸细,这帮山西商人是很舍得花钱的。

    不一会儿,王掌柜便将两百两银子拿了过来。交到李有福手上后,王掌柜殷勤地弯着腰道:“师傅,你先花着!咱东家早有吩咐,但有需要,小的这里一定全力配合!”

    “好说,好说!等咱回去后,一定给王掌柜和贵东家报功!”李有福满意地将银子揣进了怀里。

    “不过,咱这间房,你还得给咱们留着。有什么事,咱们还得到这里商议。”李有福最后吩咐道。

    交代清楚后,李有福这才离开了“万豪客栈”。

    俗话说,“狡兔三窟”。他们三个光头,要全住在一个地方,实在容易引人注意,被一锅端的风险太大。

    李有福离开“万豪客栈”后,很快便去离工坊较近的大街上寻了一间客栈住下。为了避免引得有心人注意,开好房间后,他便一头扎在了床上睡觉。

    毕竟他就是一个假和尚,僧人的那一套东西,他实在是知之甚少。真要象真和尚那样去四处化缘求财,李有福相信,自己这三个人很快就会露出马脚,引来浮山湾官军的注意。

    所以,他最后确定,尽量减少在外面的行动,才是最为安全稳妥的。

    李有福在新开的客栈吃了午饭,下午又在房间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一直等到下午申时末,估摸着工坊快要下工了,他才慢条斯理地往“港湾”酒坊踱去。

    他也不换位置,还是去了二楼原来的位置,早早叫了不少酒菜,等着那工坊的铁匠下工过来。

    酉时初刻,烦躁不安的李有福终于等来了下工的小铁匠。他还是老样子,大大咧咧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便要叫酒叫菜。

    “咦!这不是昨天的小哥儿吗?”李有福亲热地凑了上去。

    “哦,原来是大师!你又来这儿了?”小铁匠有点意外。

    “嗯,所以说咱们有缘嘛。佛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来,快过来一起坐!”李有福热情地招呼道。

    “那感情好!”小铁匠见是昨天一起喝酒的豪爽和尚,心里也非常高兴,便跟着李有福坐了过去。

    “大师傅!昨天你请的我,今日无论如何,也得让咱请你一顿!”一坐下,小铁匠便抢先说道。

    作为一个技艺不错的小组长,小铁匠的工钱,现在提升到了一月二两,还真不缺这点酒钱饭钱。

    “小哥儿客气!不过洒家已经会过帐了,你就等着喝酒便是!”李有福笑着道。

    “那,那……”小铁匠想从腰间掏银子,又怕这和尚不要,表情很有些尴尬,他可不是一个爱占人便宜的人。

    “小哥儿不要多想。咱们这一老一小,就是见面投缘了!这一两顿酒菜又算什么呢?你要真有心,明日你再请咱家便是。”李有福给了小铁匠一个台阶下。

    “好!那就这样说好了。明日放工后,还是在这港湾酒坊,俺请你!”小铁匠大气地说道。

    两人说话之间,酒菜很快便端了上来。

    今日的丰盛程度,大大地超过了昨天。一只叫花鸡、一条红烧鱼、一盘卤肉拼盘、一盘笋子炒肉、一盘炒花生米,外加两壶绍兴黄酒。端是丰盛无比!

    “吃,吃吃!莫要象昨日那般客气。”李有福撕下一只鸡腿递到了小铁匠的盘子里。

    “大、大师!你也吃!”小铁匠一边大口大口地啃着鸡腿,一边吱吱唔唔地说着话。

    呵呵,对付这些下力的泥腿子、贱民匠人,李有福自信还有几分主意。只要给他们酒肉管够,让他们尝到一点甜头,那他们以后还不得对自己言听计从?李有福越想越美。

    “来,小哥儿h酒!”李有福等小铁匠啃完鸡腿,便端起酒碗,招呼他一起喝酒。

    “大师,如何称呼你呢?”小铁匠放下筷子问道。

    “我姓李!你就叫咱家李和尚吧。”李有福笑着回道。

    “那俺叫你李大师y嘿。”

    “小哥儿,你贵姓呀?”李有福和小铁匠套起了近乎。

    “俺姓胡。在家里排行老二,叫胡二牛!”小铁匠老老实实地答道。

    “那好!以后咱家就叫你胡铁匠!”李有福看着憨厚的胡铁匠,心中暗乐,看来这小子好应付。

    “来,来!别停下,继续喝酒吃菜!”李有福又招呼着胡二牛。

    “嗯,嗯。你也吃!”胡铁匠一边说着话,一边夹去一大块卤肉放进口中,吃得嘴角流油。

    这小子是几年没有吃过肉了吧?李有福在暗自在心中腹诽。

    “喧铁匠!你这在工坊做工,一个月能挣多少银子呢?有半两么?”李有福试探性地问道。

    “呵呵!”胡匠傻傻一笑,道:“大师再猜!半两银子,现在在浮山湾那够花销呢。”

    听他这口气,好象不只?李有福笑笑,又猜道:“是一两银子吧。”

    这个岁月,许多地方做工,能管饱饭,就算是东家仁义了。就是沈阳城里,现在给豪格做炮的工匠,一个月也才只有半两银子呢。而且,做得不好,还有掉脑袋的危险。

    “大师是刚来咱浮山湾的吧?现在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钱,都已经半两了。咱是小组长,一个月有二两银子。”胡铁匠得意地说道。

    “这么多?”李有福吓了一大跳。看来,这姓王的贼将,还真舍得花银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