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天的收获
    ,!

    很快,一些工人涌入到李有福所在的“港湾”酒坊,纷纷大喊大叫着要酒要肉。

    “小二,两个卤猪脚、一碟花生米、一续酒,快些上!”一个二十来岁的汉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李福边上的一张桌子旁。

    “铁匠,又是一个人啊?能不能移个位?你知道的,这放工时间,位置实在是太挤。”小二看这年轻汉子一个人就占了一张桌子,显然不太愿意。

    “妈的,又是移位、移位,移吧!只要别人没意见,老子不介意!”年轻铁匠气呼呼地回应道。

    看年轻铁匠答应,小二又笑呵呵地凑到了李有福面前:“大师傅,小店桌子少,这放工时间人多,可否和人拼坐一桌?”

    “什么?”李有福抬起头,就想发火。爷啥时候吃饭要和这些泥腿子贱工匠坐一起了?

    不过,等他看到年轻铁匠身上深蓝色的厂服后,马上就转换了语气:“你是说和这位小施主同坐吗?可以,可以!”

    真是想睡觉了,有人送枕头呀。他正要找机会和这工坊里的人聊聊呢,马上就有人要和自己坐一桌,他能不同意吗。

    “谢谢大师傅!”小二见他同意,心里欢喜,手脚麻利地将铁匠的茶碗移了过来。

    待年轻铁匠坐定,李有福这才认真端详起他来。只见这人大约二十岁左右,身形十分高大、鼻梁挺拔,显得很是孔武有力。

    “小二,再送一副碗筷上来!”李有福冲小二吩咐道。

    等小二将碗筷送来后,他才对年轻铁匠道:“小哥儿如不嫌弃,先和贫僧一起用点?”

    “这,这……就叼扰大师了!”铁匠也不客气,拿起筷子拿开吃。

    “来,来来!做工辛苦,喝上一杯解解乏吧。”李有福客气地给铁匠又倒上了一杯酒。

    “大师客气了!多谢大师。我敬你!”铁匠端起酒杯,向李有福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随即便一饮而尽。

    放下酒碗后,铁匠不由得一怔。对面这个光头喝酒吃肉的,真是和尚吗?

    “怎么?小哥儿感觉很奇怪吗?”李有福笑着问道。小铁匠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俗话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心中有佛,便得佛佑;心中无佛,守戒无用。小哥儿以为如何?”李有福又故作高深地说道。

    “大师所言极是!”小铁匠被李有福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一个劲地点头称是。

    “小哥儿在这工坊里做什么工呀?”李有福一边夹着菜,一边不经意地问道。

    “俺是铁匠,打铁的。嘿嘿!”小铁匠憨笑着应道。

    “都打些什么东西呀?吃菜吃菜!”李有福一边招呼铁匠吃菜,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话。

    “还能有啥?工坊机器的零件呗。”

    “哦,我还以为小哥儿是造枪造炮的呢。造枪造炮,要技艺好的人才能打吧?”李有福套话道。

    “那也不是。这枪炮上的东西,偶也是打过的。只不过要求严格些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咱浮山湾造什么东西要求不严格?”小铁匠不服气地说道。

    “嘿嘿,这些东西咱家不懂,咱家只懂这喝酒吃肉,跪拜佛祖。”李有福呵呵一笑道。

    “厚脸皮,酒肉和尚!”小铁匠忍不住在心中暗骂。

    两人说话之间,小二又将小铁匠点的卤猪脚、花生米和一续酒送了上来。

    “客官,你们慢用!想要什么,便叫小的来!”小二殷勤地笑着,便要转身离去。

    “且慢!”李有福止住了小二,从怀中掏出一两银,递给小二道:“小二,把我和这小哥儿的帐一起会了。”

    “好嘞!”小二高兴地转身跑了。现在处于放工时间,正是酒坊最为繁忙的时间。都忙着呢。

    “大师,这,这……可使不得!”小铁匠从怀中摸出一块散银,便要递给李有福。

    “嘿,小哥儿是看不起洒家咋的?你我二人今日能共处一桌,便是有缘。些许吃食,小哥儿切莫计较。”李有福豪爽地阻止道。

    两人喝着酒东扯西扯了许久,直到天色已晚,这才拱手告别。在后面的聊天中,李有福没在过多询问工坊的事,他怕自己问得太多,引起对方的警惕。

    等李有福回到“万豪客栈”好一会儿后,另外两个奸细刘二狗和吴孝才一脸疲倦地从外面回来。

    “二狗,你今天去探得咋样?”李有福首先问去王瑞府邸侦探的刘二狗道。

    “我可能去得晚了!一直就没见到有人出门。除了给他家送东西的人进出过外,就再也没人进出过了。直到过了酉时,才有三个女子,分别在十多个兵丁的护卫下回来。”

    “你可见到那姓王的回来?”李有福又追问道。

    “见到了。少说有五十多人护卫着,整条街都封了。全部都穿着相同的衣甲,分不清楚谁是那姓王的。”刘二狗沮丧地回报道。

    “你明天早些出门吧。也不要只呆在一个地盯梢,还要四处走动一下,千万不要引起那些巡逻的兵丁注意。”李有福叮嘱道。

    “孝,你呢?盯得如何?”李有福又转向另一个奸细问道。

    “这浮山湾的衙门太大,只能在哪啥广场边上的茶楼上观看。一整天那衙门大门处进出的人都很多。午时过后,有一队五十多人的队伍进去。小的猜,这队人中,肯定有那姓王的。”

    假和尚吴孝抓着自己光溜溜的头皮,努力回忆着当天的所见所闻。

    “孝,你明天还是照常去。不要只呆在一个地方。茶坊酒肆,你多换几家。这样才不会引起人注意。”李有福又耐心地指导了吴孝。

    “好嘞,师傅!”两个跟班儿屁颠颠地答应着。

    “今天还算有收获。都吃饭了吧?”李有福又问。

    “吃了!不过这浮山湾馆子的价钱可他娘的贵!都快超过沈……省城了!”吴孝抱怨道。

    “嗯!师傅给我半两银子,都花得只剩十几个钢板了。”刘二狗嘟囔道。

    “这样,我们全住在这里可能太显眼了。我先给你们一人五两银子,你们分开去住店。每天戌时,咱们在这里见,就这个房间。我叫掌柜给我留着。我也得搬出去住!”

    李有福思索了片刻后,又吩咐道。

    “嗯,俺们都听师傅的。”两个奸细跟班儿点头哈腰地答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