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酒肉和尚
    ,!

    (前一章,刷新看吧。章节文字内容是连续的。如果不连续,说明你在看盗版。)

    一刻钟之后,小二将几个素菜送了上来。全清淡寡水的,菜里没有一点油荤。

    “师付,这没油没味的,怎么吃呀?”

    “是呀,都说到地头了,吃点好的呢。”

    跟着李有福过来的两个小跟班儿,一见这素菜,就没有好脸色。都说这进了关,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结果……

    “去,给我把那小二叫回来!”李有福也嘴馋了。

    不一会儿,刚走出去不远的小二便被刘二狗给叫了回来:“几位师傅,还要点啥呢?”

    “六个卤猪脚、三碗蹄花汤,要大猪蹄那种哦!”刘二狗首先吩咐道。

    “再来一盘花生米!一条红烧鱼!鱼要大点的哈。”另一个叫吴孝的假和尚也插话道。

    “好了,再来两只卤鸡!一壶好酒!赶紧送上来。”李有福最后被充道。

    卤猪脚?红烧鱼?卤鸡?还酒?小二一下子呆住了。这他娘的是和尚呢,还是饿汉呢。

    “好嘞!”小二应了一声,抓抓脑袋,满脸疑惑地退了出去。这他娘的是从哪里来的酒肉和尚呢?一进店就大吃大喝的。

    “掌柜的,刚才那几个和尚要酒要肉,咱给不给他们上?”小二一出去,就凑到掌柜面前询问道。

    “上,怎么不上?咱们是做生意的,才不去管他们那些寺庙的清规戒律。叫后厨动作麻利点!”掌柜不在意地吩咐道。

    “好嘞!”小二欢快地应了一声,转身又往后厨跑去。

    一刻钟后,几大盘硬菜便送到了李有福的房间,三人开始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了起来。

    “妈的,还是这大明关内的饭菜好吃!”李有福边吃边嘀咕道。

    “可不是嘛,在关外吃的那是啥猪食呀。”刘二狗翻着白眼道。

    “狗日的刘二狗!以前也没见你少吃呀?那猪食你不也一样的吃得欢实吗?”吴孝一边大口大口地傻吃,一边不客气地抢白着刘二狗。

    “说啥呢,要不是有师付带着俺们来,咱能得到这些好东西吃吗?来,主……师傅,咱敬你一下!”刘二狗满脸媚笑着道。

    “好嘞!咱走一个!”李有福痛快地喝了一杯。

    “来,来来!俺也敬一下师傅!”吴孝也向李有福举起了杯子。

    三人你一杯,我一杯,越喝越有劲。

    第二日巳时,日上三更,喝得酩酊大醉的三个满虏奸细才起了床。

    吃过早饭之后,李有福布置起了任务:“二狗,你负去监视那王瑞的府邸,把他每天进出的时间搞清楚。孝,你去那浮山衙门外转转,重点也是弄清这王瑞出入的时间。”

    “好嘞!您就放心吧,咱这就去打听清楚。”刘二狗谄笑着道。

    “小心点,多自己用眼睛看,不要轻易问人!要是遇到官兵查问,就说自己是北面来的游方和尚。”李有福仔细吩咐道。

    现在在这敌后侦探,一不小心,就会露了馅。天天都要如履薄冰才行。

    将两个帮手打发出去后,李有福自己也拿上一个钵盂,出门往工坊的方向寻去。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店小二和客人的吆喝声。

    看来,这浮山湾真的是热闹非凡啊!李胡福禁不住在心中感叹。沈阳也比不上这里吧?虽然沈阳确实比浮山湾占地面积更大。

    但是,这个城市的繁华和生气,却不是死气沉沉沈阳城所能比拟的。

    这个新建不久的小城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意,他们每个人都衣衫齐整。既便偶尔有穿着打了补丁衣服的人走过,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愁苦。

    东转西转,李有福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不过,他偶尔也安慰自己:我就是多看看,多了解一下。

    总不能一见人就问,浮山湾的军工作坊在哪吧。这不他娘的找死吗?

    “席包子!出来,出来!”李有福正在东看西看时,前面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喊声。

    他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女子带着十多个士兵模样的人,正在在一个包子店前叫人。

    “嘿嘿,秦夫人呀!怎么?今天要买俺家的包子?”一个高大的胖子满脸堆笑地跑了出来。

    “买什么包子!给你讲多少次了,你烧了的柴火灰,不要往店铺前面倒!这人来人往的,风又大,你一倒,这条街全是灰了!”叫喊的人正是带着队员巡街的秦小靖。

    “夫人,夫人!俺这早上不是忙不过来嘛。俺这就打扫!”席包子转身走进店里,拿了扫帚篮子扫了起来。

    “夫!你看,俺扫干净了。”席包子甩着一张肥脸,谄媚地笑着道。

    “好吧,这次就先饶过你!下次我们再看到你乱倒柴灰垃圾,咱们可就直接罚款了哈!到时可不要苦着喊着求情。”秦小靖严厉地告诫道。

    “秦夫人,下次一定要罚哈。自从这家伙乱倒垃圾后,俺这铁匠铺的生意都差了。你这个席包子!你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尘土飞扬的,老子的生意都差了许多!”隔壁店的小铁匠跟着抱怨道。

    “你小子,可不许落井下石!你就没有乱倒了?昨晚发地堆灰渣不是你倒的,又是谁倒的?”席包子恼怒地揭发道。

    “我不管你们谁倒的,以后呀,咱们城管队员再发现谁乱倒,那就可得罚款了!”秦小靖赶紧制止住两人的争吵。

    等秦小靖带人走后,在一旁看热闹的李有福凑了上去。先是在老席家买了三个包子,这才低声问道:“席老板,刚才那人是谁呀?”

    “师傅,你是新到咱浮山湾来的吧?她你都不认识?她可是咱们忠贞伯的夫人,大名鼎鼎的秦姑娘!”席包子一副看土包的表情看着他。

    “店家,这忠贞伯的夫人不在家里享福,还来管这事?真是狗咬耗子嘛!”李有福挑拨道。

    “师傅,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她也是为了咱浮山湾大伙儿好,不是?”席包子反驳道。

    “好,好啥呢。我看她这是巧立名目欺男霸女,收刮钱财吧。”李有福笑着道。

    他想到自己要长期在这浮山湾活动,如果能拉拢一些当地人,貌似还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